香港──Swatch是鐘錶界的普普藝術代表。今年四月香港蘇富比鐘錶拍賣將呈獻一系列重要私人珍藏,向大眾展現Swatch彩色繽紛的時光。

我還記得Swatch最初的宣傳廣告。當時我對鐘錶已經很感興趣(儘管我的收藏對象僅限於二手雜貨店裡的舊東西),我不記得那個廣告的詳細字眼,但它的宣傳口號,似乎預示了個人時計的新潮流。當Swatch正式面世的時候,我不禁有點失望——它仍是圓形錶殼、一長一短的指針橫掃錶盤。

瑞士的鐘錶貿易曾經面臨崩潰危機,當時我只有十多歲,對此事完全懵然不知。直至後來我才知道,在當年的瑞士鐘錶市場上,Swatch是橫空出世的新品種,而正是這些塑膠手錶拯救了這個國家行業。


一系列私人珍藏Swatch 手錶將於香港拍賣

當年第一枚Swatch面世時,灰黑色的液晶屏幕電子手錶幾乎已經完全取代了傳統的指針錶。此前,鐘錶界最重大的轉折,是懷錶到手錶的過渡。數以萬計的員工被曾經傲立市場的大品牌相繼裁走。

SSwatch改變了這個潮流。自它面世以來,品牌總銷量數以億計。奇趣繽紛的設計和塑膠質感,大眾化的價格和佻皮風格使它廣受歡迎。品牌公司的生產技術日益精進,將機芯置於錶背的底板上,這樣與傳統方法相比,製錶所需的零件大量減少。

Swatch的破格創新令瑞士鐘錶業重獲生機。今日的Swatch集團旗下擁有非常多元化的品牌,包括歐米茄、Jaquet Droz、Harry Winston、寶璣和寶珀。試想如果沒有Swatch,市場將會是另一種面貌。

Swatch手錶也是那個年代的文化象徵。1980年代是設計當道的時代,各式產品花樣百出。Swatch正是當中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他們成功融合創新技術和趣味設計,又以大眾化的價錢,讓所有人都能分享這方寸間的繽紛妙趣。Swatch成功捕捉多彩多姿的後現代時代精神,將之置於人們的手腕間—— 例如1984年凱斯·哈林經典的《Swatch 街舞大賽》。此後Swatch與多位優秀藝術家和建築師合作,讓錶盤和錶帶成為他們發揮自由創意的畫布,Sam Francis、Pol Bury、Valerio Adami、Kenny Scharf與Mimmo Rotella都是其中之一。今次在香港推出的Swatch私人珍藏超級單項拍品,包涵這些精彩紛呈的藝術設計型號,可見藏家對品牌的鍾愛。

Swatch的冒起或許是一陣狂熱的旋風,但不久已發展成為一個文化現象。品牌的成功在於它對生命的熱愛和歡欣,這種活力足以將本來轉瞬即逝的平凡事物,昇華至跨時代的經典象徵。

Nick Foulkes 是《Vanity Fair》及《How to Spend It》特約編輯及《GQ》雜誌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