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對許多非西方國家的人來說,「現代化」一詞與西方化以及對西方文化的追捧密不可分。香港蘇富比 S|2 畫廊現正舉辦的「亞洲前衛藝術——韓國單色美學」展售會回顧1960年代至1970年代韓國現代藝術家的創作進程,他們對抽象表現主義、極簡主義和色域繪畫都認知深切,但並非一味追隨,對「現代化」這議題賦予了自己的獨特闡釋。

許多來自這一代韓國藝術家的作品都呈單色調,表現極簡和抽象概念,被普遍稱為「單色畫」,向傳統水墨美學頓首致敬,其韻味也讓人想起朝鮮王朝(1392-1910年)藝術品中清雅低調的裝飾和純色釉彩。作品色調素淨,筆法看似輕描淡寫,與本次展覽另一邊廂日本具體派藝術家奔放鮮明的色彩和狂野不羈的構圖產生鮮明對比。兩國藝術家作品相映成趣,展開一段意味盎然的對話,韓國單色畫藝術家對我而言頗為新穎,在這次展覽中格外讓我著迷。


朴栖甫,《描寫 NO. 51-79》

對於單色美學的研究一向糾結於其韓國特質及民族身份的討論。有說它是對1960年代至1970年代間朴正熙獨裁統治下政治宣傳樣板畫的反擊,也有說它是對西方現代運動作出的回應。

李禹煥既是藝術家,也是哲學家,早期移民日本。是次展覽包括了其《從線》(1979年作)和幾幅各有特色的《從點》(1974年作)等不少重要作品。李禹煥的作品經常被視為是找尋民族身份過程中出現的文化產物,其畫作揮灑書法的抽象潛質,著重於點或線的重複性,作為觀者與藝術品之間的美學交流。




朴栖甫之《描寫 NO. 51-79》(1979年作)呈現畫布多層白色顏料上重複的鉛筆畫線,讓人馬上想到塞·托姆布雷在其大型「灰色繪畫」(1967-71年間作品)中塗寫的筆痕。但朴栖甫的畫充滿沉靜的力量,來自傳統書法動態,藝術家與畫筆融為一體,成為媒材的一部分。

這些藝術家的作品都曾在首爾 Kukje Gallery 展出,那裡是首爾當今最重要的藝術空間之一,展覽韓國及西方現代及當代知名藝術家作品。我在「亞洲前衛藝術」展售會開幕酒會中有幸與 Hyun-Sook Lee 女士見面,她是一位充滿熱忱的收藏家,1982年成立 Kukje 畫廊,涉足畫廊業,更多次名列「Art + Auction’s Power 100」, Kukje Gallery 這次也前來香港參加香港巴塞爾藝術展(3月15-17日)。



Hyun-Sook Lee 女士、女兒 Suzie Kim及 CHIU-TI JANSEN 在開幕酒會與李禹煥畫作《與風》合影

Hyun-Sook Lee 女士的理念其實與韓國現代畫家的藝術理念不無相通,讓西方現代藝術及韓國傳統藝術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文化共存,打破任何規限。我通過其女兒 Suzie Kim 詢問她畫廊這次在香港的展出內容,不出所料,答案是一句響亮的「單色畫!」。

 

亞洲前衛藝術——韓國單色美學」及「亞洲前衛藝術——具體派傳奇
香港蘇富比展售會
2015年3月13-27日


置頂圖片:李禹煥,《從點》,1978年作(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