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 台灣企業家陳泰銘是亞洲首屈一指的西方當代藝術收藏家,他將朝夕相處的收藏藉由出借美術館展覽,讓更多人欣賞藝術之美,並搭建起東西方藝術間的橋梁。

國巨公司的全球總部鄰近台北市,其中一個會議室的牆上,掛著德國攝影名家湯瑪斯·斯特魯斯的大型作品《普拉多美術館四》。作品淡然流露著深刻的戲劇感,來自斯特魯斯代表系列《美術館攝影集》。照片中,一群學生到西班牙的藝術殿堂普拉多美術館參觀,少年男女漠然地流連在維拉斯蓋茲 1656 年作品《宮女》前面,那是維氏的傳世鉅作,歷代以來,從畢加索到弗朗西斯·培根等藝術家都曾經從作品身上得到啟發。

公司的業務轉變非常迅速,新科技不斷在市場出現,所以我每天都在拼搏。藝術與音樂對我非常重要,能為生活帶來平衡。

陳泰銘

陳泰銘獨自走進無人的會議室(房間能容納約 30 人),很快的望了作品一眼,然後在桌前坐下。他是電腦工程師,在台灣接受教育,1977 年創辦國巨,公司在其領導下發展成全球最大的電子零件製造商之一,每年銷售額平均為八億美元,在全球 17 個國家設立九間工廠及多間辦公室。多年來,陳泰銘一直積極參與國巨的日常業務管理。

chidorigafuchi_013_resize183-620陳泰銘在東京的住所。彼得‧多伊格的《獨木舟湖》傲然佔據飯廳中心位置。尚‧巴蒂斯特·黃(Jean-Baptiste Huynh)的《Inde-Portrait XXIX》及何塞‧瑪麗亞·卡諾(José-María Cano)的《RM-凱特·摩絲》就在入口旁邊。照片由國巨基金會提供。

陳泰銘表示:「公司的業務轉變非常迅速,新科技不斷在市場出現,所以我每天都在拼搏。藝術與音樂對我非常重要,能為生活帶來平衡。」他在辦公室和居所內收藏數百件藝術品,存放在儲藏室的還有更多。不過從今年夏季開始,陳泰銘的 76 件藏品將先後於四間知名日本美術館公開展出。

這是上述四間美術館首次展覽出自單一藏家私人收藏的現代及當代藝術品,也是國巨基金會首次在亞洲地區公開展出多件藏品。展覽於 6 月開始,先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舉行,後移師名古屋市美術館(9 月)、再於廣島市現代美術館展出(12 月),最後一站為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展期始於 2015 年 3 月。 

國巨基金會借出的藏品當中,許多都是日本美術館難得有機會展出的珍品。不過,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策展人保坂健二朗表示,他們希望與陳泰銘合作,不單是由於藏品珍貴,也是因為它們「有一種為東西藝術世界建築橋樑的力量,這是日本美術館努力多年的一個目標。」

陳泰銘說道:「日本的美術館非常專業,藝術愛好者品味亦很成熟,所以我決定接受邀請。日本觀眾既仰慕傳統,亦喜愛創新。我也考慮在日本退休。」他在東京有一所公寓,前往國立近代美術館只需五分鐘,非常便捷。 


陳泰銘生於台南一個中產家庭,在高雄成長,家族在台灣紮根已經超過二百年。他喜歡到畫廊欣賞展覽,在 1976 年還是學生的時候,就買了第一件藝術品:那是香港藝術家張義的木雕作品,只有一個椰子大小。他半工半讀,當兼職電腦程式員,花了一年半才儲夠 25,000 台幣買下雕塑。今天,他還是自豪地把作品放在辦公室裡。 

IMG_0184-620陳泰銘在香港府邸的客廳,作品為格哈德·里希特的《抽象畫》及馬克·坦斯的《聖維克多山》。照片由國巨基金會提供。

隨著公司業務起飛,陳泰銘開始收藏華人藝術家作品,因為他覺得從作品當中可以獲得許多啟發。然後業務範圍逐漸發展至其他國家,他也開始常到各國處理商務,並「喜歡到美術館及畫廊參觀,因為那是學習的好地方」。他不但廣閱各種藝術書籍,並且經常參觀展覽,時至今日熱情仍然不減。他說:「我還是不斷有新的發現。」說話時,黑框眼鏡背後的眼睛閃現光彩。 

近年間,最讓陳泰銘感興趣的是西方當代藝術。他在80年代中毅然踏出第一步,買下塞·托姆布雷的無題作品,因為作品讓他感到「平靜」,隨後又買了沃荷的「驚駭假髮」自畫像,因為它「概念新穎」。 

自此,他的收藏日漸豐厚,涵蓋馬克·羅斯科、威廉·德庫寧及亨利·摩爾以至弗朗索瓦·沙維爾·萊蘭、安東尼·葛姆雷、蔡國強及傑夫·昆斯等藝術家的數百件作品。國巨公司總部展出多件台灣當代藝術佳作,以及多位著名國際藝術家的作品。他自己的辦公室外面,則掛著西班牙藝術家何賽-馬利亞‧卡諾的蠟畫作品,陳泰銘非常喜愛卡諾的藝術創作,家中也藏有其作品。此外,陳泰銘也是聞名國際的格哈德·里希特和弗朗西斯·培根收藏家,2003 年於紐約蘇富比以380萬美元拍得培根的盧西安·弗洛伊德肖像三聯作,創下當時的培根作品拍賣紀錄。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於六年前邀請陳泰銘借出一件培根作品,雙方對話自此展開。他經常借出藏品予世界各大博物館,現為倫敦泰特國際委員會成員,對台北雙年展給予慷慨支持,在紐約亦贊助了一項亞洲文化協會駐團計劃。在台灣,國巨基金會定期為員工舉辦藝術教育節目。陳泰銘說:「藝術對他們來講已經很自然了」。

他的許多藏品幾乎每年都換一個地方展出。例外的應該是現時掛在台北新家客廳、里希特生氣盎然的一幅大型畫作。他的家身處一座現代建築裡面,倚山而建,壯麗山水景色盡收眼底。他說:「我用了好幾年時間才把作品弄進房子裡,要搬動它實在太難了。」要把這張大型畫作搬進家裡,必須先把落地玻璃窗拆走。 

明年,他的多件珍藏將會在日本展出,包括安德烈亞斯·古爾斯基的全景作品《五月天》,平時掛在其公子及千金府上。另一重要展品為格奧爾格·巴塞利茲的 70 年代大型作品,描繪一隻上下倒轉的狗,該畫作平常置於另一居所。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策展人保坂健二朗表示,他本人最期待的,是馬克‧奎因的雕塑作品《神話》(獅身人面像)在日本展出。他補充說道:「雖然一件中型的奎因雕塑曾於日本展出,可是如此大型的奎因雕塑作品從未在日本亮相。這次展覽包羅奎因、昆斯及朗‧穆克的多件重要當代雕塑,(在日本)是第一次。」。 

來自拍賣行業的黃嘉若現任國巨基金會執行長,她表示,研究及記錄藝術品的動向,是基金會的主要工作。不過在過去數月以來,基金會一直忙於為日本的展覽作安排。關於收購、借出藏品及各項計劃的重要決定,都由陳泰銘親自負責。 

在心愛藏品遠赴日本期間,陳泰銘也不閒著。法國建築師基斯頓·里耶為一座新府邸擔任設計,陳泰銘希望在未來兩年間完成建築。此外,他亦正參與建造一個雕塑花園,入口處現時放著萊蘭的銅蘋果雕塑,迎接來訪的客人,近期購入的露易絲·布爾喬亞蜘蛛雕塑則正從歐洲前往台灣。相信它的新家一定不乏良伴,高朋滿座。


Alexandra A. Seno為亞洲藝術文化專題作家


圖片: 知名企業家兼收藏家陳泰銘先生台北寓所,牆上作品為格奧爾格·巴塞利茲所作。Andrew Loiterton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