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 — 蘇富比亞洲藝術週(3 月 18-20 日)圓滿結束,在來自全球的熱烈競投下,拍賣總成交額達 5,600 萬美元,穩勝預估之 3,400-4,800 萬美元。「現在,亞洲藝術的市場可謂是空前強盛,各個類別的價格都在騰升」,蘇富比北美洲副主席司徒河偉談到,「我們在這週的一系列拍賣證明,前來紐約購買亞洲藝術的國際藏家與日俱增。」


商晚期 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紀 天黽父乙角,成交價 2,405,000 美元

中國瓷器及工藝品拍賣會在亞洲藝術週一開始就打響頭炮,一件元朝製青花如意印花纏枝牡丹紋菱口盤(估價 200,000–300,000 美元)吸引到八位客人競投,最終由倫敦古董商喬瑟普 · 埃斯肯納茨以 420 萬美元投得。「此盤實屬珍稀罕有,西方博物館間僅有一到兩件相類之品。」司徒河偉如此評價。本場另一難得精品為明嘉靖年製五彩魚藻圖罐(成交價 845,000 美元),而一支估價 150,000–250,000 美元的粉青釉燈籠瓶則以 665,000 美元成交。


明嘉靖 五彩魚藻圖罐 《大明嘉靖年製》款,成交價845,000美元


本場的青銅器也獲各藏家垂青。商晚期製之天黽父乙角估價 400,000–600,000 美元,而最終拍出 240 萬美元的佳績。「此青銅器之來源可追溯至清廷之皇家收藏,足見其歷史價值。」司徒河偉為我們解釋,同樣來自商晚期的己祖乙尊在藏家的競逐下以 130 萬美元成交,遠超預估之 300,000–400,000 美元。

商晚期 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紀 己祖乙尊,成交價 130 萬美元

古青銅器市場何以在近年異軍突起?「如今,藏家開始尋找具有歷史意義的珍品,這點在中國藏家尤其為甚,是大勢所趨。」司徒河偉解答,五年前,此類青銅器仍處大概 40 萬美元的價位。

家具為本場拍賣第四部分,也就是重點壓軸環節,一眾鑑藏家、室內設計師都對明代家具簡約的線條敬佩不已。一張估價 250,000–350,000 美元的十七世紀黃花梨書桌以 695,000 美元成交,而另一張黃花梨香几估價 25,000–35,000 美元,連番叫價之下拍出 256,000 美元的佳績。十九世紀之精細巧工在曾屬 Furness 子爵一世夫人的黑漆描金西湖景圖六扇屏風上可見一斑,此屏風以 75,000 美元成交(估價 20,000–30,000 美元)。「此屏風無出其右」,司徒河偉說道。


元十四世紀 青花如意印花纏枝牡丹紋菱口盤,成交價 420 萬美元

在現代及當代南亞藝術拍賣中,瓦蘇迪歐·蓋同德的 1962 年作品《繪畫  第3號》估價 200-300 萬美元,終以 250 萬美元成交。紐約古根漢博物館將在今年秋天為蓋同德舉辦大型回顧展。


瓦蘇迪歐·蓋同德,《繪畫  第3號》,2,517,000 美元成交

琳瑯滿目的鎏金銅器、唐卡及印度細密畫在印度、喜馬拉雅及東南亞工藝品拍賣中爭妍鬥艷。一尊明永樂鎏金銅度母像以 1,025,000 美元成交,大幅勝過預估之 300,000–500,000 美元。另外,一幅估價 25,000–35,000 美元的十三世紀西藏唐卡《帕木竹巴與其前生及輪迴》則拍得 269,000 美元。「我們很欣慰見到中國客人開始涉獵這個類別,這是前所未有的」,司徒河偉說道。


明永樂 鎏金銅度母像,成交價 100 萬美元

而在中國古代書畫拍賣,王守仁於 1514 年所作的十五開冊草書耶溪送別詩引來多位藏家的激烈競投,從 60,000–80,000 美元的估價一路攀至 200 萬美元。沈藻的 1419 年手卷書法作品《舞鶴賦》估價 30,000–50,000 美元,最終以 520,000 美元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