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彩是最迷人的中國陶瓷類別之一,在衆多唐朝皇族顯貴墓中都有發現,例如陪葬武則天乾陵的懿德太子、永泰公主等墓葬。本件三彩鵝曲項昂首,造型端莊大器優美靈動,釉色明亮悅目,釉彩流淌天趣自然,飾有唐三彩中極為珍貴的藍彩。與之形似的完整三彩器似僅有三件,但都沒有藍彩,本品似為海內外孤例。

N09393_gooseessay_fig4d
唐 三彩鵝形尊 估價$350,000-450,000美元


河南鞏義市(前鞏縣)窰址曾出土一件幾乎相同的三彩鵝,飾有藍彩,但頭頸部殘,見北京藝術博物館展覽,《中國鞏義窰》,北京,2011,圖版179,及238頁(圖一)。鞏義可說是唐三彩最重要的産地,該窰的白瓷及三彩類器物,在長安洛陽、外貿港揚州、印尼黑石號沉船、柬埔寨吳哥窟、中東等很多國內外遺址都有發現。影響所及,以鞏義産品爲代表的唐三彩還引起國外陶工仿制,被稱爲奈良三彩、新羅三彩等,可參考日本愛知縣陶磁資料館展覽《日本の三彩と綠釉》,濑戶,1998;及李知宴,《中國釉陶藝術》,香港,1989,頁186-190。

N09393_gooseessay_fig1b圖一:鞏義白河窰址出土,現藏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殘高25.5厘米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收藏一件幾乎相同者,曾先後屬盧芹齋、Avery Brundage,該博物館陶瓷多數爲其捐贈。見賀利,《Chinese Ceramics. The New Standard Guide》,倫敦,1996,圖版170 (圖二);又見臺北故宮博物院編《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唐三彩》,臺北,1995,下卷,圖版159。該件三彩曾兩次借展於洛杉磯郡立博物館展覽,見《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Prehistoric Period Through Chiʼen Lung》, 1952,圖版66,及《The Arts of the Tʼang Dynasty》,1957,圖版213。另有一件收藏於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見大阪東洋陶磁美術館展覽《Masterpieces of Chinese Arts from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1989,圖版49。1974年河南新安墓葬出土一件鴛鴦(圖三),現藏河南省博物院,見《河南唐三彩與唐青花》,北京2006,圖版121;又見前述《中華五千年文物集刊:唐三彩》,上卷,圖版144。

上述三件藏品主體釉色都爲較暗的褐色,且都沒有藍彩。藍彩在唐三彩類器物中甚爲珍罕,還有極少數在白釉下施藍彩,工藝技術和裝飾效果和元明青花瓷基本相同,國內外都有學者將其稱為世界最早的青花者。唐青花或許以黑石號沉船中的三件藍彩碟最爲著名。該阿拉伯商船滿載中國陶瓷,於826年或稍後駛向中東途中沉沒於印尼水域。船上發現不少鞏義陶瓷,包括三件藍彩碟,花紋僅見於伊斯蘭陶瓷,系專為中東燒制,見康蕊君等編,《Shipwrecked: Tang Treasures and Monsoon Winds》,華盛頓,2010,頁208-212。唐三彩與伊斯蘭陶瓷關係緊密,甚至多年前即有學者提出鞏義所用藍彩鈷料可能部分進口自中東。無論如何,唐代藍彩器對於研究中外交流及青花的起源發展都頗為重要。牛津大學等近來研究可參看Nigel Wood等,《Blue and White – The Early Years: Tang China and Abbasid Iraq Compared》, 見英國大維德基金會會議文集《Transfer:  The Influence of China on World Ceramics》,倫敦,2009,頁21-45。

N09393_gooseessay_fig2d圖二: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收藏。殘高30.4厘米

三彩鵝另可比較洛陽著名的安菩夫婦墓(709年)出土一件,姿態不同,較小,見愛知縣陶瓷資料館等巡展,《唐三彩展:洛陽の夢》,2004,圖版56。相關之三彩鴨類可參考日本靜嘉堂文庫一件,《世界陶磁全集》,卷11,東京,1976,彩圖版197;及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編,《西安文物精華:三彩》,西安,2011,圖版114。另有鴨銜荷葉形三彩杯,一例河北安新縣出土,《中國出土瓷器全集:河北卷》,北京,2008,圖版66;另一例見周立、高虎編,《中國洛陽出土唐三彩全集》,開封,2007年,卷下,頁560。另有鴨形角杯,造型與西方器物角狀杯「來通 」(Rhyton)相同,一例售於倫敦蘇富比1983年6月21 日,編號95。

唐三彩用途多樣,包括日常實用、宗教儀式、喪葬明器等,主要為顯達官紳所用,部分窰場帶有官窰性質。諸多問題可參考謝明良,《中國古代鉛釉陶的世界:從戰國到唐代》,臺北,2014年;深圳市文物考古鑒定所展覽,《唐人器用》,北京,2013年;《典藏讀天下:古美術》,第6期,〈製作燦爛•唐三彩〉專輯,2014年9月。2015年2月,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舉辦討論會《史上最強唐三彩》,見北京大學《陶瓷考古通訊》,總五期,2015年7月。

N09393_gooseessay_fig3圖三:河南省博物院收藏。殘高21.7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