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

拍品詳情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

曾梵志 江山如此多嬌1號 油畫畫布 二OO六年
款識
曾梵志, 2006, Zeng Fanzhi
249.5 x 329.7 公分, 98¼ x 129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美國私人收藏

出版

〈曾梵志的繪畫〉﹙中國香港, 漢雅軒畫廊, 二OO六年﹚, 24-25頁
〈中國當代藝術〉Uta Grosenick, Caspar H. Schübbe出版﹙德國柯隆, 二OO七年﹚, 573頁
〈當代藝術家叢書:曾梵志〉呂澎主編﹙中國四川, 二OO七年﹚, 92-93頁

相關資料

融和兩個雙對的世界
曾梵志

任何人看見曾梵志的《面具》系列,就算不知道藝術家的名字,對標誌性的面具總有一些印象。蒼白的面容、誇張的輪廓和四肢、空洞的眼神,教人一眼便把它們認出來。然而,在千禧之交,曾開始探索一條不同的路徑。他將目光從人物轉向周圍的環境,從此展開《風景》系列。這些作品帶有雕刻的味道,畫布上的刷痕充滿激清地扭動著;並夾雜各種不同的顏色。《江山如此多驕1 號》(拍品編號904)是一件具有歷史意義的作品,充份捕捉藝術家風格轉型時的表現主義特色。

這件作品描繪毛澤東在曠野之中。這位歷史人物望向積著雪的湖,與四周的荒涼景象形成強烈的對比。他亠身標誌性的灰色中山裝,雖身處荒蕪之地,卻泰然自若;無懼似快要將他吞噬的環境。衣服的下擺被風吹開,但又彷似是被野獸走過時抓住了。然而,他滿不在乎地觀望著,雙手交疊在背後。毛澤東是畫中唯一突出的主體,襯托著他的是陰霾的天空,滿佈不祥的灰色和一抹抹的白色。雜樹亂草肆意生長,遮掩著後方光禿禿的樹。毛的身影在雪白的湖面晃動,模糊不清,影子的藍紋逐漸演變成畫右側深靜的藍。在一片荒涼之中,毛挺然獨立,堅定地將我們抓回現實。

《江山如此多驕》是一個完整的系列,經常展示漫漫荒野的反面烏托邦景象,通常是沒有人跡的荒天僻地。在作品中加入毛澤東,是很罕有的,因為曾已在早前的《偉人》系列,如《毛澤東與我們》和《毛澤東肖像》,表達了對這個人物的興趣。這幅作品中的毛澤東獨自一人,置身風景之中,而不是空白的畫布背景,或是在一堆人之中。作品的標題也有重大的意義,出自毛澤東的詩《沁園春.雪》。這個出處豐富了我們對作品的了解,彷彿作品是在與詩句對話,如「惟余莽莽」諷刺地將毛澤東放在一個單色的畫面之中。作品中的亂紅,令人聯想起文化大革命的紅旗,不過在此它們是沉默的、隱藏在其他划痕的背後。若果沒有毛澤東的存在,這些紅色便好可能會被忽略。

相比起二零一零年的《江山如此多驕之一》,這幅二零零六年的作品更加有活力和表現力。這幅畫不僅以人所熟悉、穿著標誌性外套的毛澤東為主角,它與書法古風和中國傳統藝術也有很深的淵源。曾梵志風吹衣角的毛澤東令人立即想起名作如《毛主席去安源》,畫中年青的毛澤東,身上長衫被風吹起,踏著充滿朝氣和活力的腳步向前。

曾的《江山如此多驕》結合歷史和現代藝術,散發著古典和傳統的氛圍,但又處於過去和現在兩個世界之間。《風景》系列後來發展到包括抽象的風景,有時甚至加入動物,然而在這一幅畫中,卻是人的元素令到這個風景如此具有吸引力。曾梵志憑著其獨特的筆觸,將歷史意義與個人在當代中國藝術界的名聲連成一線。

當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