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

元永定正
作品
一九六三年作
款識
元永
油畫、合成樹脂漆及礫石畫布 畫框
116.7 x 90.9 公分 ,46 x 35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Fergus McCaffrey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幻與夢:美麗新世界
元永定正

「我描繪大自然中出現的各種形狀。這是簡單至極的一件事,因為它擁有上兆年積累下來的各種資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元永定正1

「新美感常以非同尋常的形態出現。僅僅摹擬自然並不足夠,更要創造出來。」
──元永定正2

「元永定正」這個名字意味著兩種與眾不同,卻同樣具有代表性的藝術風格。作於一九六三年,《無題》(拍品編號605)是元永定正於一九六〇年代初至中期創作的典範之作,畫中的奇妙世界使人喚起星團、宇宙行星、平靜河床及火山熔岩的聯想。早期作品的視覺效果豐富多采,採用別具一格的創作手法,藝術家首先勾勒出理想中的圖象,然後將畫布放在地上,再向不同角度傾斜,讓倒在畫布上的顏料、樹脂和琺瑯混合物因應黏度及地心吸力,以不同的速度和質地「流動」和「匯集」。在這段時期,元永定正喜用鮮艷奪目的原色,色彩流入成形中的燈泡形態,構造渾然天成的流線及塗面,最終的構圖迷人眼目,彷彿在洩露原始生命力的天機。他藉以前衛風格改造日本傳統繪畫技巧「tarashikomi」(意指「滴落式」)而成的創新手法,跟美國畫家莫里士·路易斯的《面紗》繪畫系列在同一時間發展,利用滴落方式把未完全乾透的顏料一層一層地重疊在一起,製造出宛如溪流漣漪的效果。然而,傳統的「滴落式」繪畫只是一種裝飾手法,到了元永定正的手中卻變成了概念探索,探討意向與直覺、控制與時機、偶然與蓄意策劃之間的微妙平衡。如藝術家所說:「我有意識地用這種方式把作品交託給自然力量。」3

元永定正著重自然本身的藝術特性,其創作意念使他在一九五五年的首個具體派展覽「挑戰仲夏驕陽的戶外現代藝術實驗展」上一鳴驚人。展覽位於蘆屋市的一座松林公園,元永定正把裝有液體的塑料管及塑料布掛在樹上,製造虛無縹緲的「光」裝置,水面映照的太陽光線使作品熠熠生輝。具體派領袖吉原治良當下稱讚其作品為「世上第一件水雕塑」,形容得恰如其分,後來古根漢美術館在二〇一一年委託藝術家為館內的圓形大廳再次創作此經典作品(《作品(水)》,一九五六/二〇一一年作)。一九五六年,元永定正為《生活》雜誌進行藝術表演,他讓煙霧通過一個大型金屬盒子,再拍打另一面,一圈圈的煙霧隨即被彩色的燈光點亮。從早期的實驗性作品可以發現到一個共同主題,就是他渴求在作品中將無形的自然元素「捕捉」或「封裝」起來──藉此促進並醞釀自然形態及質感的重現。藝術家對待素材和物質的真誠態度及「具體」感受,促成後來發展出傾倒法的先要條件。

儘管元永定正發展出創新手法的同時,路易斯的《面紗》畫作同樣利用引力控制色彩,但前者並不著眼於平滑的畫面,而是要為顏料注入生命。兩位藝術家摒棄抽象表現主義的行動繪畫,讓顏料在不受畫筆或姿勢影響下自然流動;不過,元永定正筆下的濃豔用色、明顯觸感及有機形態,與路易斯整齊劃一的半透明層疊色彩形成鮮明對比。元永定正試圖透過大自然喚醒顏料的生命力是其技法的核心;如他所言,其傾倒法讓他可以「借取自然的力量,創造出超越我個人想法的作品」。最終成果是一幅幅如自然河流或湖泊靜謐奔流的畫面。他曾解說:「讓顏料慢慢流動,就可以在畫布上塑造出河流般的效果……雨過天晴時,連河水也清澈起來,沉積的沙在河床上留下美麗的圖案。我用顏料跟著模仿。」4

一九六六年,元永定正前往紐約參與為期一年的藝術家駐留計劃。在這一年間,他掌握噴槍繪畫及噴漆技巧,大力革新了其藝術語彙。從《作品 - 兩種色》(拍品編號606)可見,元永定正作於一九六六年後的作品由硬邊抽象的幾何圖形、飽滿用色和亮麗色調的圖形獨當一面,而藝術家在這個時期建立名聲,成為最舉足輕重的日本藝術家之一。這些怪誕形狀看起來充滿歡樂,卻又荒誕不經,蛻變中的標誌形態饒有趣味,引人入勝──有時令人聯想到花樹從土壤萌芽,或是在異想世界裡飄浮的氣球承載著卡通似的物體。雖然兩幅晚期作品的畫風大相徑庭,卻同樣開拓出各自的獨特意境,也是藝術家對不穩定性與具體性、直覺與控制、生命之間畢生沉思的延續。作品中尚未成熟的形狀充滿熱情,強而有力的浮游感對畫作的靜止性作出挑戰:動感是貫穿元永定正早期作品包括表演、裝置藝術和畫作的元素。正如河合隼雄在與元永定正的私下會面中所言:「根據我的觀察,你早期的作品給我一種墜落感,後期作品卻充滿上升感。」5 因此,元永定正畫作所散發的神秘感可說是由「上升」與「墜落」、動感與靜態、以及藝術創作所需意識當中的微妙平衡組成。就創作意識評論時,元永定正若有所思地說:「假設在夢境中的天空愉快地飛翔,一旦懷疑自己能飛多久,就會立刻墜下。這種意識只在夢中見效。」6

1 《元永定正:1955-1989》,第40頁
2 同上,第57頁
3 元永定正與尾崎信一郎、山村德太郎的訪談,1985年8月21日
4 同上
5 見1,第39頁
6 同上,第38頁

筆道II: 彩潑天下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