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趙無極 22.3.61 油彩畫布 一九六一年作
22.3.61
款識:
無極ZAO(右下)ZAO Wou-Ki 22.3.61 (畫背)
oil on canvas
114 by 146 cm. 44 7/8 by 57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此作將收錄於趙無極基金會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 趙無極基金會)

附:趙無極基金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法國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Ediciones Polígrafa出版,巴塞隆納,一九七八年,圖版三百,二百八十五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Hier et Demain出版,巴黎,一九七八年,圖版三百,二百八十五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Ediciones Polígrafa出版,巴塞隆納,一九七九年,圖版三百 ,二百八十五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Rizzoli International出版,紐約,一九七九年,圖版三百,二百八十五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Cercle d’art出版,巴塞隆納,一九八六年,圖版三百三十二,三百二十五頁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Cercle d’art出版,巴黎,一九八六年,圖版三百三十二,三百二十五頁

相關資料

法國重要私人收藏
趙無極60年代鉅作《22.3.61》首度登場

滄海銀河   激盪寰宇

1960年代是趙無極藝術生涯的一個高峰,在此時期,他成功融匯四十年來所汲取的中外大師精華,加上自我個性化的理解與創新,創造出獨具個人風格的精煉表現。在《22.3.61》上,大器初成的趙無極盡展鋒芒,其抽象語言不僅益發成熟,更在自然風光的感召下,在畫中創生出宋代大山大水空靈壯闊的精神境界,堪稱奠定其大師地位的宣世之作。 

歐洲風景中的東方意境

《22.3.61》具備了強烈的東西方世界特質,卻消融於藝術家的個性與手腕,成為一超然物外的異想空間。欣賞此作,猶勝憑欄於壯闊無垠的地中海岸,象徵貴族血統的普魯士藍,在翻滾之中向我們展露著不同層次的韻律,而底部的太極線分界,清晰地把海洋劃成兩段,下方的月白聯繫著淺灘,上方湛藍則指涉著大洋的深淵。而當中有趣且引人注目的是畫作正中央白、黑、藍彩的交滙,三種顏色激烈交戰,若以希獵神話為喻,它們若天神宙斯、冥王黑帝斯、湖海霸主波塞頓正互相傾軋,生成一股澎湃無窮的氣勢,此既樹立了作品的張力,亦樹立了趙無極在當時藝壇的一大成就,那就是對於抽象空間的詮釋與創造。

60年代,趙無極渡過了在歐洲的初期藝術探索階段,在之前的十餘年,無論是克利時期抑或甲骨文時期,均為他邁向不朽的奠基。旅居歐洲,不僅讓趙無極親炙古今西方大師的作品,更重要的是,當地嶄新的人文與自然環境,徹底改變了他的思維定勢,讓他得以從旁觀者的角度,重新審視故國文化的意義,而這一片海洋環繞的國度,正為他進入偉大的東方藝術意境開闢了一條嶄新的蹊徑。

中國水勢的解構與再造

中國畫很注重空間,西洋畫方面稱為l’space空間。充滿神秘感,所以我很重視這方面的追求,例如空白,或者空間、或光線光線其實是顏色。」 在一次與香港媒體的對談中,趙無極罕有地分享了自己的藝術之道。對於被稱為「東方文藝復興」的宋代藝術,趙無極較諸任何同輩都更具情結,而宋代巨匠在其山水繪畫中所建立的精神空間,亦成為他畢生追求的藝術境界。在《22.3.61》,趙無極獨獨抽出「水」的元素,取神棄貌,再造形驅。中國藝術對於水的形態和氣勢,自有一套深入詮譯。作為繪畫背景,「水」很早便具備了烘托氣氛的作用,譬如顧愷之的《洛神賦圖》,整幅卷軸便是以超現實的洛水風景,突顯洛神的高貴神秘;若作為主角,則首推宋代趙芾的《江山萬里圖》、馬遠的《水圖》,尤其《水圖》為由十二幅作品所組成,將水的各種形態全面呈現,其畫面純粹以墨彩勾勒、暈染構成,透過虛實、明暗、張弛的關係,來表現水的自然力量,蔚為巨觀;《22.3.61》在力量與空間的生成上,明顯受到以上諸家的影響,但有所不同的是,趙無極以顏色取代線條,使得畫面更為充實,藍與白的激烈色光沖突,如九天銀河導入滄海,而其空間感則在色彩的綿密變化中組織構成。 

妙採西方精華,創凜冽酣暢之美

「水」在中國文化中,一直是智者文人的靈感泉源,但中國文人在過去對於海洋的表述,卻遠少於江河湖泊;相反,歐洲文明自希臘、羅馬時代,已對海洋存有豐富幻想,在大航海時代以來的經商與作戰過程中,更培養出征服驚濤駭浪的壯志豪情。十九世紀英國風景大師透納(William Turner),即以氣勢非凡的海洋作品攀上成就巔峰。1960年代,趙無極在透納作品中找到了建構抽象空間的靈感,但從獲得靈感到作品完成,還有漫長的征途,需要參考框架為輔。自杭州藝專時代,趙無極已十分崇拜塞尚(Paul Cezanne),而成熟期的塞尚風景作品中,許多都以灰藍色為主調,著色輕盈鬆動,使得畫面空闊非常,示範了使用油彩追求空間感之方法。正如康汀斯基所說:「毫無例外,藍色屬於抽象和非物質界域」。油畫裡的留白,實際上並不是「留」出來的,而是「實中生虛」,較諸水墨別有困難。《22.3.61》以藍色為主旋律,明顯經藝術家的深思熟慮,在博採西方各家色彩理論之後,找到了東方精神融入現代抽象的契合點。

現代史上,許多華人藝術家都矢志調和中西,但在實踐方面能如趙無極一般成功者,屈指可數。《22.3.61》蘊含詩意盎然的生命之氣,呈現大江大海的磅礡神秀,為趙無極的創作帶來關鍵性突破。此作自1960年代末由法國私人收藏家直接購自趙無極,逾半世紀以來未曾公開展示,如今首現於世,不僅其美學價值讓人驚艷,論收藏機會更是千載難逢,值得珍藏。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