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趙無極
27.1.86
款識
無極ZAO
ZAO Wou-Ki,《27.1.86》(作品背面)
一九八六年作
油彩畫布 畫框
200 x 162 公分;78¾ x 63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亞爾居里亞畫廊
歐洲私人收藏
巴黎,Tajan,2001年11月21日,拍品編號93
亞洲私人收藏

註: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展覽

法國,巴黎,亞爾居里亞畫廊〈趙無極,一九五五至一九八八〉,一九八八年九月至十一月,33頁
日本,東京,石橋財團普利斯通美術館〈趙無極〉,二〇〇四年十月十六日至二〇〇五年一月十六日,圖版50,133頁

出版

〈20世紀中國藝術與藝術家〉邁克爾‧蘇立文著 (美國伯克利,加利福尼亞大學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圖版59;(中國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二〇一三年,圖版59
〈趙無極 - Grands formats - Au bord du visible〉Bernard Noel著 (巴黎法國,Cercle d'Art ,二〇〇〇年) ,圖版54

相關資料

趙無極《27.01.86》 - 大氣無垠的生命之力

國際抽象大師趙無極一生波瀾壯闊,其行跡廣被全球,不僅作品為各地博物館與藏家珍愛,亦使他的創作路上靈感不斷,透過繪畫呈現他不同時期的宇宙觀與精神境界。相較於五○年代活躍於巴黎,六、七○年代縱橫歐美,藝術家在鼎盛的八○年代展開了回歸東方的旅程:一九八一年,巴黎大皇宮國家美術館(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為趙無極舉行個展,這亦是藝術家在公共博物館的首次個展,由此展開他全球巡迴展覽之旅,除了在日本、香港、新加坡、台灣、韓國獲得廣泛迴響,趙無極更重回他闊別已久的神州大地,包括於一九八二年為北京香山飯店創作壁畫、一九八三年在北京中國美術館及杭州浙江美術學院(前杭州藝專、今中國美術學院)舉行個展,並特別於一九八五年重回母校,在浙學美術學院短期講學,而他此時的抽象繪畫,亦顯示出更強烈的中國特徵,本次北京秋拍登場之《27.01.86》(拍品編號38),無論尺幅、筆觸、色彩以至精神境界,無不象徵著趙無極此時的創意和氣魄。

永不休歇的創新歷程

趙無極的抽象繪畫,仿如一個不斷演進、生成的世界,從克利時期的詩意情調、甲骨文時期的神秘深邃、狂草時期的雄奇恣意,無不反映著藝術家隨著閱歷、智慧之累積而豐富的精神領域;七○年代以後,趙無極的作品更顯恢宏大氣,畫面呈現廣袤無垠的空間,過去力量賁張的激烈搏鬥,昇華成深具東方智慧的空靈與禪機;步入八○年代,藝術家在「空」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作品不僅是一片寧謐和諧的無何有之鄉,更呈現了生機勃勃的色彩與線條。《27.01.86》給予觀眾的第一印象,即是其磅礡大氣而生生不息的力量:已臻盛年的趙無極精力充沛,縱筆馳騁於巨幅畫布之上,磅礡大氣的水墨線條阡陌交錯,彷彿從四方八面進入畫面,如藤蔓綺蘿、如蟄龍盤虯,交織成一張踽踽欲動的網絡,結構渾厚而蒼勁嶙峋,將天地之氣源源不絕輸進畫面正中,餔育、孵化出嶄新的力量與生命;佔據畫面大半空間的珊瑚紅,以稀釋至高流動性、高透明度的狀態潑灑而出,大幅提升了整體視覺效果,並藉著此一中國傳統象徵希望、吉瑞的色彩,啟示宇宙運轉生生不息的源動力。

變而常新的抽象世界

趙無極曾經指出:「作為一位畫家,不僅須善於運用線條和色彩,還須有蘊蓄內心深處的誠摯情感。一幅佳作,形式和內容是渾然一體的,畫家只是透過線條和色彩,把他內心的情感表現出來,畫的『天地』應是個人的,它隨著個人的情感而變,唯其『變』,所以『常新』。」《27.01.86》將畫面力量滙集於正中的構圖,在他八○年代的作品中並不多見,然而這種滙聚的力量,卻與他在六○年代強調色彩與畫布角鬥的力量大相逕庭,更顯和諧而逍遙自得。在道家的宇宙哲學中,「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趙無極在追求空靈的創作時期,完成此幅富於生機之《27.01.86》,境界正如《道德經》所指的「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以悠遊之心境欣見造化之神奇;一九八八年,趙無極接受漢城奧運會委託創作抽象作品,以推廣奧林匹克精神,若以之與《27.01.86》相較,可見兩者風格互相輝映。

西方形式,啟動東方氣韻

如果說趙無極抒情抽象繪畫的基調,源自法國抒情抽象浪潮;其挑戰尺幅宏大的畫布的喜好,來自旅美時期紐約畫派的啟發,那麼藝術家在《27.01.86》對於水墨線條的運用、空間留白的美感、釋道哲學的感悟,則應歸功於他的中國文化根源。本作所呈現的富於東方美學的抽象世界,實乃趙無極七○年代以後重拾水墨,逐步從技巧到精神層面所帶來之影響。對於這一點,資深藝術傳媒人何政廣曾經如此分析:

「我們對自然樸素的宇宙觀,禪理的審美觀,太極乾坤抽象運動的韻律,充滿生生不息的『生氣』,凝結著東方審美的心理及氣質,形成了中國民族的審美理想,這種博大縱深的哲學思想,濃縮為繪畫上的最高境界─氣韻生動。正如趙無極所說的和他在作品上所表現出來的,都呈現著『氣韻生動』這一寶貴的傳統脈絡,也是中國繪畫美學上所追求的抽象概括。趙無極將西方的抽象形式與東方的氣韻,凝煉為自己的思想感情,創造出『趙無極式』的氤氳化醇、融合創新的抽象風格,成為趙無極的智慧結晶。」

作為國際畫壇舉足輕重的大師,趙無極在作品裡正面回應中國藝術傳統,不啻是一次以西方藝術形式,啟動中國古典美學的壯舉,並獲得了圓滿的成功。《27.01.86》誕生之後,不但先後參與一九八八年巴黎亞爾居裡亞畫廊(Galerie Artcurial)的大型個展,以及二OO四年東京石橋財團普利斯通美術館 (Bridgestone Museum, Ishibashi Foundation)的趙無極大型回顧展,更被牛津大學院士、中國現代藝術史專家蘇立文(Michael Sullivan)收錄在專著《二十世紀中國藝術及藝術家》(Art and artists of 20th Century China),足證其跨躍東西的藝術魅力與學術地位,允稱博物館級經典钜作,如今亮相北京,誠為難得之鑒藏良機!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