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8

拍品詳情

淵雅尚典-史博曼雅藏中國藝術珍品(一)

|
香港

明永樂至宣德 掐絲琺瑯纏枝蓮八吉祥藏草瓶

來源

華盛頓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御壇清供
康蕊君

纏枝蓮八吉祥藏草瓶,屬十五世紀早期特為供佛所造之一批掐絲琺瑯佳器,時值永樂至宣德朝間,帝王極為注重工藝發展,詔命巧匠能工製作各類材質之供佛器,用於宮廷藏傳佛教儀式。與當朝掐絲琺瑯器相較,此瓶更顯精細善美,應屬早期之作,造於永樂朝。與此相配對者,存世惟有一器,然工藝品質能與之齊驅媲美者,珍稀少有。

藏草瓶造形特殊,瓶口折沿下翻,略作外撇,乃藏傳佛教法器特有形制,近類西藏傳統賁巴瓶,或稱「寶瓶」,後者高足外撇,常見綁縛絲帶,或絲質包巾,內盛三寶、孔雀羽毛,亦有器身帶流者。此式無足藏草瓶,瓶肩多飾浮雕龍紋雙耳,用以盛裝聖草,北京故宮博物院藏二件景泰年款藏草瓶,出自清宮舊藏,應屬明代中期所造,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金屬胎琺瑯器》,香港,2002年,圖版35、36,同錄一件造形相似之瓶,圖版3,亦為清宮舊藏,斷為元代作例。

現存僅知一器與本品成對,為烏德瑞雅蓄,瓶身裝飾風格富麗,器形、紋飾與此瓶相同,惟細節處略顯微異,如纏枝蓮紋的卷葉開展變化,印證個別器物在製作過程上手工難以避免之細微差距(圖一)。烏德瑞藏草瓶著錄甚多,曾為 J.M. Hanbury 夫人舊藏,1964年10月26日售於倫敦佳士得,編號61,後入 Mariquita Sedgwick 珍藏,1968年7月2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48,刊載於迦納爵士,《Chinese and Japanese Cloisonné Enamels》,第二版,1970年,彩圖版C;Helmut Brinker 與 Albert Lutz,《Chinese Cloisonné: The Pierre Uldry Collection》,倫敦,1989年;德文版,蘇黎世,1985年,彩圖版9,作者論及此瓶(頁88),述其展現「中國早期琺瑯器製作之至高品質」,「精美之蓮紋滿覆豐圓瓶身,纏枝卷葉紋線條優雅,環繞盛開蓮華,肩足各飾仰覆蓮瓣紋,瓶頸綴飾傳統八吉祥紋,…八吉祥紋雖非瓶身主要紋飾,仍可推斷此原為佛教祭祀用途。」

此二件藏草瓶之紋飾富麗非凡,精妙細緻,所用工法、技巧極為繁複,取盛開蓮花、蓮苞、卷葉、枝莖之形,分填各色琺瑯於其中,其中更見二色並用者,例如綠葉間端填入紅、黃,色彩交融,師法自然,華貴繽紛。瓶身銅絲宛若繪畫線條,不僅用以勾勒輪廓,間隔琺瑯彩料,亦於同色琺瑯格中繪出線條細節。

瓶身六蓮蕊之結構、配色變化多樣,均無相同。如此細巧之蓮紋,可比較一件淨水瓶,1994年6月7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63,但另一件 Kitson 舊藏早明淨水瓶,則無此特徵,1960年10月18日,編號104,現藏倫敦大英博物館,載於羅森編,《The British Museum Book of Chinese Art》,倫敦,1992年,圖版140。

仰覆蓮瓣紋以十二種形狀各異之元素組成,分區填入不同彩料,共計四種色彩搭配,此構圖複雜程度,更勝拉薩西藏博物館所藏僧帽壺,彼為傳世最重要早明佛教掐絲琺瑯器之一,展出於《雪域藏珍:西藏文物精華》,上海博物館,上海,2001年,編號90,此處論其應為朝廷所賜之物。

本品之琺瑯工藝細緻卓絕,普世難尋,即使同時期所造其他供佛器亦是罕得如此臻藝,例如二件早明掐絲琺瑯香爐,其一曾為 M.J. Shepherd 夫人、弗雷德里克奈特遞藏,現為烏德瑞珍藏,錄於 Brinker 與 Lutz,前述出處,彩圖版15,1982年6月15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129;另一爐出自 Kitson 舊藏,載於迦納爵士,前述出處,圖版17A,1960年10月18日售於倫敦蘇富比,編號105;較為簡化之蓮瓣紋,可參考烏德瑞收藏一件圓璧、二件宣德年款蓋盒,及另一件宣德朝蓋罐之蓋鈕,均刊於 Brinker 與 Lutz,前述出處,圖版1、2、4、5。

十五世紀初以降,蓮紋之發展變化與逐漸簡化過程,可參考 Brinker 與 Lutz,前述出處,頁59,載錄之線描圖集,其中包括烏德瑞收藏年代較晚之掐絲琺瑯器,如一件十五世紀下半葉所造纏枝蓮紋爐,出處同上,彩圖版27,另一件十六世紀早期蓋罐,彩圖版44,以及十七世紀前期掐絲琺瑯瓶,彩圖版124,或年代更晚之例,乾隆年款軍持,圖版253。

淵雅尚典-史博曼雅藏中國藝術珍品(一)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