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無界: 當代藝術

|
香港

趙無極
1920-2013
07.08.74 - 24.08.77
款識
無極ZAO
ZAO Wou-ki, 7.8.74 - 24.8.77 (作品背面)
畫框 一九七四至一九七七年作
油畫畫布
95 x 105 公分,37 3/8 x 41 1/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家族購於約一九七八年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 著(法國,巴黎,Cercle d'Art 出版社;西班牙,巴塞羅那,Poligrafa 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圖版 500,347頁

相關資料

作品附設趙無極基金會所發之證書及將刊載於由Françoise Marquet與 Yann Hendgen編寫的藝術家全集中。

70年代初期,趙無極曾一度無法創作,因而更焦灼地尋探靈感。他重拾中國傳統水墨畫法,以筆墨創出一片渾然天成的空間。這個過渡期使他後來的創作漸入自由、曠逸跌宕的境界。他在水墨畫中以留白或淡彩的空間,探索虛空的無限可能;後來在油彩畫中亦保留了這種風格。1972年,他的第二任妻子陳美琴逝世,為撫喪妻之痛,他在去國二十四載後首次返回中國。1974年趙無極再次回訪中國,這次他獲得幾乎等同於官方接待外賓的禮遇,更可自由四處遊覽。兩次重回祖國,使他獲得了靈感的滋潤和創作的源泉。從70年代開始直至80、90年代的創作中,畫面中央的虛空奠定了整幅作品的氣魄。對於趙無極本人來說,這片虛空本身就是一個宇宙:一個充滿力量的空間,各種元素在此交匯融合。在此作中,趙無極以氣勢磅薄的筆觸、變幻交融的色彩,在那無限的畫布空間裡開創出一個廣闊如夢幻般的精神世界。1969年,法國詩人作家赫雷·德·素列爾(René de Solier)問趙無極其至愛顏色為何。他答曰:我愛所有的顏色。(我並不偏愛任何顏色。我是個敏感的人,對所有色彩變化都是如此。)1978年法國藝術史學家尚·雷馬烈(Jean Leymarie)在其專題論著中謂:這簡潔的答案就是他的作品及其奧妙之精要所在之一。(……)因此在趙無極眼中,色彩不是具體物質而是光之映像,它們與具象圖案並不矛盾。 它們為空間注入生命,亦表現出光線的流動。(尚·雷馬烈著,,紐約,1979年, 44頁)

趙無極雖然從1957年開始轉向抽象風格,但在其大型作品中那抽象艷麗的世界裡,仍能感受到山川景物。在此作中,趙無極以中國山水畫傳統的留白開闢一片廣袤的天空。層層透亮色彩營造出幽邃飄渺的氣氛。畫面的前景似乎是石塊堆積而成的岸邊,海沫拍岸湧上。1975年巴黎法蘭西畫廊(Galerie de France)為趙無極舉行個人展覽,法國詩人雷內·沙爾(René Char)在展覽圖錄的引文裡描述這種現象:「我對趙無極的畫作有三種不同的感應。第一種是對他早期作品中那些具象圖形的深切感受,那奧妙難測的符號圖案令人神迷;近乎游弋不定的色彩和形狀隨著畫筆飛舞,來自遙遠的上古藝術向我們昭示了這種永恆之美。然後這原始對話倏然終止,引導我們發現第二種混沌狀態,它似是將要融入一個在深淵的峽谷邊緣上徘徊的流浪者。它們在呼喚他,然而他仍滯立於這空間裡。此刻流浪詩人奧菲斯在邈綿天地間留下的魔法跫音驀然響起。趙無極畫作中那些不同元素接連碰撞相交,像一條暫時的分界線——那條劃過傍晚夜空那混沌紛亂色彩的天際線(……)。」(尚·雷馬烈著,同上述作品, 49頁)

無界: 當代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