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3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桃源圖
(1899-1983)
潑墨潑彩紙本 立軸 一九八二年作
款識:
種梅結實雙溪上,總為年衰畏市喧;
誰信阿超才到處,錯傳人境有桃源。
摩耶精舍梅甚盛,二三朋舊見過吟賞,歡喜贊嘆,引為世外之歡,且謂予曰:自君定居溪上,卜鄰買宅種花,雞犬相聞,燈相照,君欲避喧,其可得乎?相與大笑!予時方作此圖,口占小詩記一時笑樂,遂書其上。時七十一年嘉平月之初七日。八十四叟爰。

鈐印:「摩耶精舍」、「張爰」、「大千父」、「壬戌」。

藏印:「謫仙館」。


209 by 92.2 cm. 82¼ by 36¼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謫仙館」舊藏
香港蘇富比,一九八七年五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98
安思遠舊藏

展覽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張大千書畫展〉,一九八三年一月
新加坡,新加坡博物館,〈張大千畫展〉,一九八四年六月十日至廿四日
香港藝術中心包兆龍畫廊,香港藝術中心與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合辦,〈張大千回顧展〉,一九八五年五月十七日至六月二十四
美國,華盛頓,沙可樂藝術館,〈血戰古人 — 張大千回顧展〉,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廿四日至九二年四月五日
美國,紐約,亞洲協會,〈血戰古人 — 張大千回顧展〉,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七月十九日
美國,聖路易巿立美術館,〈血戰古人 — 張大千回顧展〉,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至十月二十五日
紐約,古根漢博物館,〈世紀的轉折:二十世紀中國藝術中的傳統與現代性〉,一九九八年二月六日至五月二十四日

出版

著錄:
〈張大千書畫集〉第五集(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一九八三年十月),書套封面及圖版81
〈張大千畫展〉目錄(新加坡博物館,一九八四年),圖版81
〈張大千回顧展〉目錄(香港藝術中心,一九八五年),封面及展品編號78
〈張大千繪畫藝術之硏究〉,巴東撰,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硏究所碩士論文(一九八七年五月),頁190
〈二十世紀中國繪畫(英文本)〉,高美慶編(牛津大學出版社,一九八八年九月廿二日),封面及頁22
〈張大千畫〉(台北,藝術圖書公司,一九八八年十月),圖版52
〈大千璀璨錄〉,林建同編著(香港,大同印務公司,一九九〇年),封面
〈血戰古人 — 張大千回顧展〉目錄,傅申著(華盛頓,沙可樂藝術館,一九九一年),圖版85
〈張大千書畫集〉上集(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九一年),圖版166
〈血戰古人的張大千〉,傅申撰,刊載於〈雄獅美術〉月刊第250期,一九九一年十二月號,頁167
〈雲山潑墨張大千〉,湯皇珍著(台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二年十月),頁150-151
〈香港蘇富比二十週年(1973-1993)〉(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兩木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圖版657
〈名家翰墨〉第三十九期,張大千山水畫特集( 香港,翰墨軒,一九九三年四月),頁E1
〈一代國畫大師---張大千(Chang Dai-chien)〉(台灣麥克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七年一月),頁120
〈世紀的轉折:二十世紀中國藝術中的傳統與現代性〉(紐約,古根漢博物館,一九九八年),圖版178
〈張大千的世界〉,傅申著(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一九九八年九月),頁27
〈張大千先生百年紀念展〉導覽手冊(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日),頁19
〈張大千生平和藝術〉(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一九九九年一月),彩頁26

相關資料

「麥克塔格特藝術收藏」:張大千〈桃源圖〉

「麥克塔格特藝術收藏」由麥克塔格特伉儷創立。憑藉他倆對中國紡織品及書畫之濃厚興趣,遂自六十年代初物色搜購,竭四十載心力,組成一量豐質精之亞洲藝術品收藏,蔚然可觀,稱譽西方社會。二○○五年,他倆更將逾千件藏品慨贈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博物館,這亦是該館歷來接收最大批的個人捐贈。張大千〈桃源圖〉乃兩人摯愛之物,故一直保存至今。

世已無桃源,扁舟欲何往;
不與世沉浮,豈隨波下上。

一九七六年張大千正式申請到台灣定居,覓得台北城郊的外雙溪,再一次經營他的寶島世外桃源。……

當大千忙於籌建摩耶精舍的期間,他同時進行一幅潑彩的〈桃源圖〉大軸,一直到民國七十一年(1982)的嘉平月(農曆十二月)才完成,並題詩及長跋如下:

「種梅結實雙溪上,總為年衰畏市喧;
誰信阿超才到處,錯傳人境有桃源。

摩耶精舍梅甚盛,二三朋舊見過吟賞,歡喜贊嘆,引為世外之歡,且謂予曰:自君定居溪上,卜鄰買宅種花,雞犬相聞,燈相照,君欲避喧,其可得乎?相與大笑!」

大千本來期望在外雙溪依山傍水與農家田園為伍,但是萬沒想到,農地不久便成為富戶的新社區,摩耶精舍竟被周圍高樓大宅環伺,安靜的桃源變成了「雞犬相聞」,他只得認命地與來客相對大笑而已!

如此自我解嘲式的題詞,卻也是描述他一生遷徒世界各地,尋覓世外桃源的最佳寫照。因為從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棄地重覓,一直到老死外雙溪,仍未覓得他理想中的桃源。最後他終應覺悟到世上豈有桃源在?只是「錯傳人境有桃源」,即使他忙碌找尋、經營了一輩子,結果還是回到原點,那就是他年輕時所說的:「世已無桃源」了!

張大千先生和他一生的時代之間的互動,表面看來好像是他主動在「萬里投荒」,尋找他生活和藝術的世外桃源,似乎無意被捲入大時代的悲劇。然而,細究他遷徒並尋覓安身之地的過程,其實他仍受制於中國人百年以來的苦難命運,像是無根的浮萍,那樣的漂泊,畢竟也是一種身不由己啊!除非,他願意被悲劇時代的烈焰或濁流給吞噬或淹沒。一生追求「美」的境界的張大千,他的逃避與投荒,尋尋覓覓,辛辛苦苦,只為與「美」相守。桃源,是他唯美理想的投射,或許,終究是無法擁有的海市蜃樓。

─ 摘錄自傅申〈張大千的世界〉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