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6
1056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嶋本昭三
無題
前往
1056

重要歐洲私人收藏

嶋本昭三
無題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嶋本昭三
無題
一九九八年作
款識
1998,S. Shimamoto
油畫畫布 畫框
127.5 x 229 公分 ,50¼ x 90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那波利,Fondazione Morra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義大利,熱諾瓦, Museo d'Arte Contemporanea di Villa Croce《嶋本昭三 -Samurai, acrobata dello sguardo 1950-2008》,二〇〇八年十一月至二〇〇九年三月

出版

《嶋本昭三 Opere 1950-2011 Oriente e Occidente. East and West》 (義大利Reggio Emilia,Palazzo Magnani,二〇一一年 ),18頁

相關資料

此作品附設嶋本昭三協會所發之保證書

擲瓶抽象美學
嶋本昭三

一九五六年,在第二屆「具體藝術展」上,嶋本昭三在個人藝術探索上取得突破,成功向國際藝術界展示一種新藝術手法:他在地面鋪上一塊大畫布,然後使出全身氣力,將注滿顏料的瓶子擲向畫布中央的石頭,讓色彩潑灑到作品上。這一鳴驚人的創舉即時引起了美國《生活》雜誌記者的注意。他繼而多次獲著名媒體和機構垂青,例如一九五九年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 拍攝了他的作畫過程;在一九九三年第四十五屆威尼斯雙年展上,他亦親身表演了這種「擲瓶」繪畫法。多年來接續不斷的公開表演使這種獨樹一幟的藝術表現技巧逐漸蜚聲國際。今次拍賣呈獻嶋本昭三的《無題》,這幅充滿澎湃活力的作品作於九十年代,不只採用了著名的「擲瓶」法,嶋本的其他藝術形式和創作哲學更有跡可尋。

嶋本昭三在一九二八年生於大阪,一九四七年拜吉原治良為師,當時還未滿二十歲。他與老師吉原共同創立具體美術協會,協會更是由他命名,其含義一如其名,是具體、實在之意。具體美術協會以吉原的呼號「創造前所未有的事物!」1 為宗旨,其中心主題為「具體」。嶋本注重人與媒介的「聯繫」,相信只要將材質與下意識的反應互相融合,就可以達到「前所未知、未見、未曾感受的境地」2。嶋本舉行過多場精彩展覽,盡顯其出色才華,以及他對協會和個人藝術命題的積極投入。 他的作品不只獲多家著名機構如倫敦泰特博物館收藏,更曾於米蘭Studio Visconti展出;日本兵庫縣自一九九九年起更為他舉行「擲瓶」儀式。他那股強大的藝術能量,除迸發於畫布上之外,也在內心洶湧翻騰——二〇〇六年,他以七旬之齡獲邀至意大利那不勒斯但丁廣場,被起重機吊起,進行一次極大型的「擲瓶」演出——這位藝術家備受追捧,自有其可觀理由。

具體美術協會創始後四十年的一九八八年,嶋本昭三發表《無題》(拍品編號1056),他在此作中暢快淋漓地揮灑出狂放的力量、滿載著他的藝術發展和創作意念。《無題》所迸發出的力量一如其一九五六年首次「擲瓶」般奔放熱烈,色彩如萬花筒般絢麗;它令人同時聯想到傳統東方水墨畫的靜謐安詳,如張大千的潑彩撥墨和西方抽象畫的跳脫不羈。嶋本在此作中運用了層出不窮的創作技巧——除了「擲瓶」外,在《無題》中可見他一路以來的創作發展——以自創炮筒發射顏料、以擦印方式創作的《穴》系列和《漩渦》系列。

早在一九五七年,他已在《The Idea of Executing the Paintbrush》一文中談及「我們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讓顏料脫離畫筆的框框」3。他認為人們以顏料和畫筆作為媒材與工具的必然組合,實屬無必要。他力圖打破這種固有形式,破格將顏料注入瓶內,再以身體力量將之釋放。《無題》完全體現了這副思維——畫布上仍黏附著瓶子的玻璃碎——作品層次豐富,以靜態呈現運行中的力量,更將嶋本昭三的行為演出物體化,而且達到極致。破壞與創造的矛盾角力在同一張畫布上展開,兩者互相融合,逐漸創造出新的世界。從這層意義上看來,將顏料注入瓶中 也是一個隱喻。藝術家將顏料載於容器中,讓顏料成為一件物件,故以之為「具體」。再看《無題》,玻璃碎片集中散佈在畫布中央,清晰地展現顏料「具體化」的本義——一面是厚重油性的顏料,層層相疊,另一面的顏料質感輕盈如水,漸漸流滲入畫布,直至完全消失,只暴露出畫布的原貌。

嶋本的其它系列作品如《穴》,在本作中亦有跡可尋。他把紙張層疊於畫布上,然後不斷磨擦,直至沾染油彩的表層穿破為止。他深深迷戀於油彩的物質特性,以及如何以非傳統手法運用這項素材。在這個系列中,畫布上的紙張是要被「破開」的物體,是促進創作過程的一部分,而不只是被動地染上顏料。在《無題》中,起伏不平的顏料造成有如紙張被加厚的效果。加上玻璃碎片,顏料獲得了實在、具體的質感,彷彿以超越液態的形式存在。

《無題》的「具體」質感與〈漩渦〉系列有相類之處。這個系列中,藝術家將層層琺瑯彩倒在畫布上,形成一圈圈變硬的彩環。嶋本創作此系列之目的與「擲瓶」試驗一樣,也是「讓顏料脫離畫筆的框框」,賦予顏料某種物質性。他在《無題》中重複運用了〈漩渦〉系列中的層次效果——每一圈顏料看似互無關連,但環環加起來卻有相聚合一的視覺效果。每一抹顏色皆顯著突出;逐一細看,可見不同筆觸、潑染和碎片;從整體看,畫布盡現色彩的無窮變化與萬千形態。《無題》的豐富觸感,正是摒棄畫筆所達到的效果,引人駐足細看、思忖顏料的重新演繹方式。

二〇一二年,嶋本在與Andrea Mardegan的訪談中提及他的「擲瓶」表演時回憶道:「電視台和報章時而對我的創作頗感興趣,都會來看我的演出。但他們都不在乎我的作品,只想拍下作畫的過程」。

嶋本採用的創作技巧,正是其作品的核心所在,正如吉原治良在「具體宣言」將之推崇為「嘆為觀止的創新」4 體現。乍看之下,不難理解為何人們都將他的繪畫技巧與傑克森·波拉克相提並論。在二〇一二年底,名古屋愛知縣美術館的「傑克森•波拉克 百年回顧展」甚至邀請了他在開幕式即席演出「擲瓶繪畫」。

雖然兩位藝術家的確有其相近之處,但是他們在「行動」方面的概念則截然不同。「如果行動在波拉克來說…… 是有著精神上及存在主義觀點的涵義的話,嶋本昭三的行動則純粹出於行動本身,背後並無任何動機,是一種簡單純粹的美學形態」5。 兩者雖然同樣擺脫了畫筆的羈絆,在情感的引領下得到解放,但是,嶋本昭三的藝術釋放並非只是精神上的延續,更伸延至其創作媒介。有異於波拉克那種透過徹底抽離、完全去除物質性或形態而達到「抽象」的哲學,嶋本昭三所屬的派系反以物質性為創作的根本,強調必須具體表現,才能達致抽象的境界。在這方面,兩位畫家的取向其實是截然不同。

《無題》深入探討媒材的本質和運用,而不是瞬間一瞥的效果。它全面地體驗、剖釋顏料,探究它潛藏的各種形態質感,從固體變化到液態。在《無題》中,嶋本成功達到摒棄畫筆的目標,而將焦點放在媒材上,以明麗迷人的色彩強調出它的具體本質。

嶋本昭三在二〇一三年與世長辭。在長達半個世紀的藝術生命中,他鍥而不捨地突破藝術界限,在晚年依然努力創作。不論是《無題》或其他作品,總是色彩斑斕,洋溢活力朝氣。本作完全地體現出他將抽象灌注瓶子、以此追求物質性的獨特理念;他的活力與熱情將永留畫布上,成為具體派不滅的形象;而他的創作方法亦將因此而留存後世。

1 《Gutai Gurupu no 10 nen: sono ichi》(《具體藝術十年:第一部》),吉原治良,Bijutsu Jyanaru 38,1963年3月

2 同 1

3 《Edudeshokeiron》,嶋本昭三,《From Postwar to Postmodern: Art in Japan 1945 – 1989, MoMA Primary Documents》,Doryun Chong、Michio Hayashi、Kenji Kajiya及Fumihiko Sumitomo編,紐約現代美術館,2012年

4 同 1

5《Shozo Shimamoto 1950 – 2008: Samurai, acrobata dello sguardo》,Skira,ABC Arte,42頁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