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2013
月光漫步
款識
無極ZAO 55;ZAO WOU-KI paysage dans la lune 11.12.54-1.55.
一九五四至一九五五年作
油畫畫布
117 by 88.5 cm 46 by 34 7/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福岡,福岡市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一年十月六日至二十一日,圖版3
東京,東急百貨店日本橋店〈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八日,圖版3
福井,福井縣立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十二日,圖版3
京都,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三月三十日至五月九日,圖版3
鎌倉,神奈川縣立近代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五月十六日至六月二十日,圖版3
福岡,石橋美術館,〈趙無極〉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至八月三十一日,圖版3
東京,石橋財團普利司通藝術館〈趙無極展〉二〇〇四年十月十六日至二〇〇五年一月十六日,70頁

出版

〈趙無極作品1935-1993年〉(瑞士, Éditions Ides et Calendes出版,一九九四年),84頁
〈趙無極〉(台灣,台北,耿畫廊出版,二〇一〇年),30至31頁

相關資料

詩意之境‧月出之光

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帷。
憂愁不能寐,攬衣起徘徊。

中國詩人自古即著迷於月色下的各種情景,可以懷望、可以思鄉、亦可以獨酌。千古來同一輪月,月圓月缺,月陰月晴,伴隨著眾多文人雅士記下一縷愁思或一絲懷想,引發了詩人美好的想像,或牽動了墨客無盡的情思。詩人咏月,萬萬千千,畫家卻少有以月下之景為題。趙無極在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皆曾描繪古拙的圓月,高懸背景,照亮黑夜中克利時期的禿枝、房舍、抑或船隻。至1954年,更曾以《黑月》為題,隱現朦朧的月光於初創的符號之中;而出自同年、尺幅較大(50號)、以月出之光為題的《月光漫步 》(拍品編號1017),則是現今極為珍稀罕見、趙無極最早的甲骨文系列作品之一。

五十年代初期趙無極在克利的啟發下回歸線條,至1954年才成功以線條為主體,將中國文化深藏的意蘊融入其繪畫。於此,他的線條不再是西方的線條,不再是克利的線條,而是在追溯東方文化線條之原初後,將代表著文明進程的文字起源,作為其抽象繪畫的靈感。中國有系統的書寫文字「甲骨文」,出現於距今三千多年前的殷商首都,後淹沒於歷史的洪流,直至清光緒年間才重現於世。甲骨文的內容在卜辭與記事刻辭中,一方面代表著中國人的宇宙觀,另一方面則以圖畫與文字之關係,成為中國文字圖象之美的最早典範。他回望孕育他的中國,從殷商的甲骨文、漢朝的拓片、歷代的書法與水墨畫中所傳承的美學汲取靈感。作於1954年的《風》被視為趙無極的第一件抽象畫,在蒼茫而幾近單色的灰濛空間中,過往的具象描繪已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流洩而相連的符號,如其所說:「靜物、花和動物已然消失,我用符號,那是一些想像的符號,掉入了單色的背景中,在嘗試探索,然後,慢慢地,畫中的符號成了形體,背景則成空間,我的畫開始動了起來,活了起來」。至此,趙無極的繪畫上尋得了屬於他自己真正的自由,而正式宣告了一嶄新的藝術表現:「甲骨文時期」之到來。

夜月似秋霜

《月光漫步 》與《風》同樣作於1954年,趙無極此時的抽象繪畫多以自然為題,至1958年起,才改以日期為畫作命名。短暫的四年之間,他的用色與構圖皆與其自然主題相關聯,或許可說,此時期趙無極的繪畫從畫面上看來縱使是抽象的,然而依據其所賦予的自然主題,諸如:風雨、雷電、亦或雪,產生一種近似聯覺之感。在觀看繪畫的同時,我們感受風的蕭瑟、雨之迷濛、雷霆萬鈞、雪之蒼茫、抑或豔陽之炙熱。而在《月光漫步》中,感受靜寂之夜,皓月當空,灑滿清輝。《月光漫步》為趙無極於1954年配色極為特殊之作品,意欲表現夜之深與月之明。線條匯聚於下方的深夜,而疏散於上方月光的穿透,在疏密之間穿插以秋霜似的銀白,產生一股適意的節奏感。溫柔的月難以照亮整個夜空,僅能穿透古意的線條參差於空間中。於此,趙無極對自然的再現不需託付於形象的描繪,而成為其參悟自然造化創造之妙的抽象表現。其所繪的自然,為一無窮的空間;而其中如同象形文字之線條,可視為充塞其中的生命,因而使其繪畫近似於自然中的道之化現。

1948年趙無極初抵法國,時值戰後抽象藝術開展之肇,其中部分受書法表現影響的西方藝術家,一如德裔法籍的漢斯.哈同、瑞士的史奈德、法國的蘇拉吉、美國的托比、克萊因等人,皆影響著歐洲的無形象藝術與美國的抽象表現主義。縱使當時的藝術中心轉至美國紐約,趙無極仍在巴黎與歐洲抽象藝術家們共同奠定了戰後第一波抽象繪畫浪潮之根基。趙無極本其中國文化根源,不僅止於取書法之形,追溯傳統文字之根源,提煉其中的宇宙觀與意境。其所獨創的藝術表現方式,在戰後抽象繪畫浪潮中卓絕而立。《月光漫步》成功將中國傳統文字與圖像之美、古雅之意境、樸拙之氣韻、和象之抽象性,帶入他最早的抽象繪畫中。在藝術史的演進中,當西方畫家轉向強調光影和體積,中國畫家始終著眼於線條,將線條當作主要的描繪和表現工具,直至趙無極的繪畫,重新以線條為傳統的中國藝術指引出一條走向世界之路。《月光漫步》所描寫的非為具象景物,在那不可名狀的月下之光中,所言說與指涉的意涵,已然超越了一切具體形象所能描繪,而為觀者帶來對永恆之月的豐富想像。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