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
1001

亞洲私人收藏

顏文樑
翠岸聞春
前往
1001

亞洲私人收藏

顏文樑
翠岸聞春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顏文樑
翠岸聞春
款識
顏文樑,樑
signed in Chinese 
油畫畫布
63 by 94 cm.; 24 3/4 by 37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台北,蘇富比,1997年4月13日,拍品編號58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中國風景油畫的奠基人
顏文樑《翠岸聞春》

「當年,南京中央大學師範學院藝術系系主任是徐悲鴻,杭州國立藝專的校長是林風眠,上海美專的校長是劉海粟,蘇州美專的校長是顏文樑,這幾個校長是十二級颱風都刮不動的。」

龐薰琹《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二十世紀是中國藝術發展的重要一章。在「西學東漸」的浪潮中,許多留學歸來的藝術家奠定了中國現代藝術的基石,當中尤以徐悲鴻、林風眠、劉海粟、和顏文樑這四大校長」最受尊崇。早在1922年,顏文樑已在著名的蘇州園林滄浪亭旁建立「蘇州美術學校」,今日蘇州美專的前身。為了進一步鑽研西方藝術,顏文樑復於1928年毅然放下校長一職,遠赴巴黎國立高等藝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 de Paris)進修,接受學院派古典寫實教育,並在1931年攜帶著上萬冊圖書和近五百件雕塑複製品返回蘇州美專,繼續推動現代美術。在近八十年的從藝生涯中,顏文樑育人無數,其晚年弟子陳逸飛就曾經回憶「我就是帶著(顏老師的)講義步入學校附中和大學的」,堪稱德藝雙馨的畫壇泰斗。

顏文樑在創作上與徐悲鴻同樣遵從古典主義,然而徐氏以人物為主,顏氏則較常創作風景作品:其刻畫細緻卻不拘謹,若畫中有詩,意境深遠、情趣盎然。他雖不是印象派風格的追隨者,卻也坦言:「關於印象派,當時我不太喜歡,但自己不知不覺也受了印象派的影響。印象派的色彩是不錯的。那時我只曉得要畫得真實。」印象主義強調對眼前瞬間景緻的捕捉和對光色的追求,需以減弱物象的造型和質感為代價,從本質上講,和顏氏的作畫風格相悖;但印象派對畫得真實的追求,卻與顏氏不謀而合。顏文樑即取其所長,將印象派的精髓如豐富的色彩光影變化,融合在他的寫實風景中。

《翠岸聞春》(拍品編號 1001)是典型的顏氏風格代表,其以古典主義的「真實」為創作目標,用最能表現盎然春意的翠綠為主調 , 透過嚴謹的透視構圖、令人驚嘆的細節描寫和光影表現,傳達了岸邊春天的清新詩意與生氣勃勃、大自然的微妙變化和靜謐之美。顏文樑渴望將風景中的一草一木都完美地呈現,認為作畫「必須視小如大,又須視大如小。視小如大是細心,視大如小是看整體」。藝術家巧妙地讓草地裡若隱若現的小路,一步步引導觀者入畫,穿過樹林,走向停泊在岸邊的一片輕舟。整幅畫面的來龍去脈交待清晰,構圖疏密有致,右旁的高聳的樹木生長出向左延伸的枝幹,進而領著觀眾的視線由右往左移向遠處的風景,發現林中穿插的小人,細細地品味藝術家精心安排的趣味細節。《翠岸聞春》中以近乎工筆的細膩筆法描繪了樹木、枝幹、草叢及其中夾雜的野花,細緻卻不瑣碎。為了表現大自然最真實的一面,顏文樑對光的效果、水面的倒影等都進行過科學化的研究。如在其作寫的「樹的透視」一文中,便對樹的各個部分進行了深入的分析,並總結出對不同角度最適用的構圖,以求精準寫實地表現樹叢的自然狀態。由此可見其在創作風景油畫時所投入的大量時間精力,以一絲不苟的態度將西畫本身的潛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顏文樑雖然運用了西方的繪畫材料和技法,但畫中的楷體簽名與手繪印章,那種溢於言表的天地人和,無不是東方審美哲學的體現。詩中有畫,畫中有詩,是中國繪畫的傳統精神。顏氏也認為,作風景畫要觸景生情,以情移入,曾論述道:

「風景畫的美,我覺得,第一,要有感情。沒有感情的風景畫,是沒有味道的。風景畫有了感情,欣賞風景畫的人在看畫時也就會產生同樣的感情,即產生共鳴。第二,風景畫要美,就要畫得引人入勝。什麼叫做引人入勝呢?就是說,風景畫要吸引人,要使看畫的人感到自己和畫家一同走到風景裡去了。沒有感情的風景畫,是不能引人入勝的。第三,風景畫最好能使人開心(即充滿樂觀的、積極的、向上的感情),使人開心的風景畫是真正的美的。」

《翠岸聞春》樸實無華卻蘊含濃濃詩意的情懷,不禁讓人聯想到巴比松(Barbizon)七星之一的柯洛(Jean-Baptiste Camille Corot),其用畫筆抒發感情,對自然加以認真的細品。本作不僅「畫面」的景深與層次和諧典雅,「畫裡」的風光栩栩如生、細膩恬靜,「畫外」更是讓觀者不自覺得感受到「望秋雲,神飛揚;臨春風,思浩蕩」的意味。

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