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349
清康熙 五彩宮廷宴舞圖大盤 《制》款
前往
349
清康熙 五彩宮廷宴舞圖大盤 《制》款
前往

拍品詳情

康熙:潔蕊堂珍藏II

|
紐約

清康熙 五彩宮廷宴舞圖大盤 《制》款

來源

Robert Rousset,法國東印度公司,巴黎,約1950年
歐洲私人收藏
倫敦佳士得2001年11月13日,編號224
Marchant,倫敦,2005年

展覽

《Recent Acquisitions》,S. Marchant & Sons,倫敦,2002年,編號35

出版

Jeffrey P. Stamen、Cynthia Volk 及倪亦斌,《文采卓然:潔蕊堂藏康熙盛世瓷》,布呂赫,2017年,圖版10

相關資料

盛宴的背後

本盤紋飾富麗非凡,據學者倪亦斌論述,所刻劃宴會情境相信出自褚人獲著《隋唐演義》。該書講述隋朝覆滅、唐代立國之經歷,最鮮明之反派角色乃隋煬帝。煬帝窮奢極欲,不聽諫言,大興土木設三都, 其中洛陽宮殿築人工湖,湖內有島,殿堂樓觀,極盡華麗,冬天葉落則以綾羅纏樹,更兼窮兵黷武,三征高句麗(今韓國)而敗,終致隋國覆亡。煬帝奢侈,失利高麗,國力疲弱,唐朝取而代之。歷史評價隋煬帝為昏君,警示後人以之為鑑,與商朝紂王同樣不配天子聖位,以致唐高祖李淵一統天下。

康熙帝深明清朝立國未久,必須鞏固權位,內亂未靖,直至1681年三藩之亂平定方止。時局動盪,影響書畫戲曲、小說故事風格,求安穩過渡,倡儒家忠義。其中流傳最廣之作,則迅速出現於裝飾工藝如漆器及瓷器等,本品正屬佳例。十七世紀印刷技術取得進展,歷史小說因而流行,讀者眾多。此外,多部著作改編成戲曲,因此流傳更廣。《隋唐演義》流行於十七世紀,本盤紋飾亦應廣為人知,並以之為鑑。

隋煬帝設奢華盛宴,場面固然可觀,多彩奪目,瑰麗逼人,同時另具深意。自古以來,宮廷設宴,乃對外邦交之重要環節。節慶、壽辰或其他重要場合,皆以盛宴慶祝,安排一絲不苟,迎合聖意。此等盛宴,以奢華場面顯示鼎盛國力,御廚做膳三百道以款待貴賓。康熙帝設瓊筵以籠心,待貴賓禮,時更賞賜封號。滿蒙聯姻,次數甚多,因此滿族公主與蒙古王孫之婚宴亦頻。清世宗憑兩國婚盟穩定與蒙邦交,清朝勢力擴張更廣。康熙承傳歷來國宴傳統,尊儒家習俗,同時加以創新,鞏固國力,確立威望。康熙銳意穩定皇位,善用國宴傳統以利國運,避免重蹈隋煬帝覆轍。

與本盤尺寸及紋飾相類者,現存僅三例可比,其一售於巴黎佳士得2018年12月12日,編號162;另一例售於巴黎蘇富比2017年12月12日,編號77,其三出自 The Hon. Nellie Ionides 夫人收藏,售於倫敦蘇富比2002年6月19日,編號128。此外可比四例,與本品稍異,描繪將士舉鼎;其一出自 Flora Whitney Miller 收藏,售於紐約蘇富比1987年4月11日,編號199,後易手於倫敦蘇富比2002年6月19日,編號127;另一例出自 C. M. Franzero 收藏,曾見於倫敦 Bluett 展覽,《Chinese Porcelain of the 16th to 18th Centurie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Fr. C. M. Franzero》,1974年,編號37;第三例現存於Hermitage Museum,圖見 T. Arapova,《Chinese Porcelains in the Hermitage Collection》,列寧格勒,1977年,編號76;北京故宮博物院亦藏一例,帶成化款,圖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五彩 鬪彩》,香港,1999年,圖版97。由於此組瓷器在當時備受推崇,藝匠時有製作相近之品,尺寸相近,唯紋飾以雙圈花紋圍繞,其中一例現存於楓丹白露宮中國藝術館,1860年由法國軍隊上奉予歐吉妮女皇。

本盤盤底帶《制》字款,亦見於大部分其他作例。成化仿款時有用於御瓷,此《制》字款亦然。此類盤所繪紋飾堂皇瑰麗,彰顯朝廷國力,兼帶《制》字款,並有上述多例可比,從此推斷,相信應屬御瓷珍品。

康熙:潔蕊堂珍藏II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