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
567
張大千 1899-1983
付璧池弟信札五通
前往
567
張大千 1899-1983
付璧池弟信札五通
前往

拍品詳情

唐鴻馮璧池伉儷珍藏中國書畫

|
紐約

張大千 1899-1983
付璧池弟信札五通
釋文:(一)璧池賢弟。
數得書,縂未及畣緣。左眼割治,並右眼俱禁用。頃已配製靆靉,靆靉較年前為佳,弟聞之當為大慰也。賤辰蒙為念佛寫經,感何可言。憑茲勝因同沾佛慈之宏,定如所願 。
泉齋生易正忙,憶弟前日曾云其門人有承其傳者,兄欲煩裝七、八幅,未知能速成否?
《石門銘》印本已裝就否?待用至亟,盻郵寄,或託李七叔伉儷代下。《石門銘》後有賈三德題名數行,已代覓得否?集古齋近有謝稚柳先生工筆畫竹否?不(着)論墨筆,或着色,兄欲購二、三本,乞為留意。六月八日燈下率書,友生爰頓首。

(二)璧池仁弟。
春及機場別後,當夜十二時西抵加城,四日登大吉嶺。以左臂左股風濕,酸楚不勝,一日多次電療。經月餘,始就痊可,損書故逡巡未復也。近頃作畫仕女一幀,寄以貽弟。粉太粗,遂失潤澤耳,宜即付裱,久恐脫落。香港惟灣仔一家可以裝池,其主人名麥泉(從廣州避難來者),但忘其門牌,可電詢李喬峰同學,當知也(李世兄公司電話二一四六一,住宅電話二五四七七)。
承惠袍褂已蒙高嶺梅先生轉寄,謝謝!此詢儷安,友生爰頓首。
季玉先生同此。季玉先生倘與月笙先生晤時,乞為致候。十月二日。

(三)璧池賢弟。
得手書欣慰無似。爰目疾已愈八九,步履安便,不須扶持可行矣。作畫寫意者,亦可使轉如意,但醫戒少用耳。《石門銘》待用至亟,毋用裝裱,可令劉少旅君之子加托一層,即得托就,航寄為企。
承惠稚柳先生畫竹便丐,又為季玉兄遺物,尤可念也,先此奉謝。
新畫室八月初可落成,梅花種近六十株矣。吾弟何時重來,至為企盻也。端午後四日率書即詢侍福。小兄爰頓首。

(四)璧池賢弟。
兩年以來,不得弟隻字,兄寄弟二書亦被退回,想地址有誤也。
祖萊先生來,備知弟近況,急盻來美,兄處可以留住。聞美領館欲兄作一函應,如何格。或弟起一稿寄來,兄即繕就,總盻早來也。兄目疾,須三月方能看書作畫,此際一片糢糊也。一月廿四日,友生爰。

(五)《御街行 ▪ 別阿根廷作》
問春風,誰作主。總是教人,日日無情緒。才說欲晴還又雨,花落花開,不道都由汝。
漸行舟,移別浦。一任并刀,不斷愁千縷。忍淚無言揮手去,水(長)遠山長,沒箇安排處。
《蝶戀花 ▪ 登巴西聖像山》
老子平生消受處,隨分為歡,百歲如過羽。健飯健談仍健步,登樓何必非吾土。
好景留人須且住,(欲)買箇荒園,(待)笑向兒分付。竹外梧桐栽幾樹,鳳凰栖老休歸去。
近作二闋書示璧池弟,知予兩月以來心境之不同,有如此也。爰。


水墨紙本 五開鏡片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唐鴻馮璧池伉儷珍藏中國書畫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