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
1026
前往
1026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黎譜
1907 - 2001年
家庭
款識
藝術家以英文及中文簽名並鈐印一方;題款並標記 n:18L(背面)
水墨水粉絹本
72 x 59.5 公分; 28 1/4 x 23 1/2 英寸
約1935-40年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法國

相關資料

此珍罕之作繪於一九三〇年代,精緻婉約,清雅迷人,盡顯越南現代藝術破格創新的風範。《家庭》展現藝術家對家庭、母愛和親密關係的經典演繹,構圖複雜而獨特,與黎譜以家庭為題的前作截然不同。其他作品的構圖焦點通常是兩個相擁的人物,重現文藝復興期間聖母與聖子的主題。《家庭》之所以別出心裁,在於黎氏即使沿用他鍾愛的母題,卻注入全新元素,加以發揮,使之愈臻完美。畫中母親身邊三子承歡,恬淡中透出活潑喜樂,但依然不乏黎氏絹畫的優雅端莊。此作乃越南絹畫典範,為博物館級知名作。其尺幅較其他作品大,構圖嚴謹,匠心獨運,配上需要老到經驗才能駕馭的纖巧絹面,愈見彌足珍貴。

黎譜,一九〇七年八月二日生於越南河內,父親曾任北圻統使,這段顯赫的身世對其後的藝術觸覺及遠見影響深遠。他修業於中南半島美術學院,師從學院創辦人維克多·塔迪歐,隨後負笈巴黎,入讀法國美術學院,所接受的基礎訓練助他掌握西方藝術技法的精髓,描繪越南文化身份及個人記憶游刃有餘。法國和越南觀眾最終所見的乃黎氏東西並蓄的嶄新美學,脫穎而出,備受尊崇。黎氏在法國度過後半生,不過遙遠的祖國一直是他無窮無盡的靈感源泉,而藝術就是他與彼方土地之間最強烈的聯繫。他透過細緻入微近乎虔誠的觀察,孜孜不倦地描繪同胞的生活與傳統。此作乃黎氏集東西大成之典例,帶入印象派看世界的角度,將越南日常生活的各種光影片段收入畫中。《家庭》讓觀者得以瞥見母子眼中似乎只有彼此的親暱時光。黎氏以印象派的重要原則──繪畫忠於現實、率性直白、稍縱即逝的場景──捕捉家庭生活的溫情,將無常一刻定格成永恆。

黎氏長期探討母子關係與他們之間的依戀。布格羅和杜奇歐等畫家筆下的聖母與聖子都是他的靈感來源,他從深厚的歐洲藝術傳統裡汲取靈感,再在此主題裡糅進越南韻味。然而,此作流露的真情更加興之所至,率性自然。

此作不僅刻劃了理想中的家庭關係,還反映出女性的特質。黎氏透過畫中的衣物和孩童,體現母親對苦心經營的家庭全心投入。這位母親安坐畫面中央,三個兒子環繞身旁。她的姿勢經過精心安排,卻毫不矯揉造作,兒子懶洋洋地黏在她身上,她自安然不動,看似身處嬉鬧的中心,但仍保持無限的耐性。

畫中的三名男孩正處於不同的成長階段,倚賴程度各有不同,不過他們都與母親有所互動。其中一名男孩依偎在母親背上,右頰緊貼她的臉龐,不願離開;他的視線與母親一致,同樣仰視遠方,體現年幼孩子對母親的模仿和追隨。另一名男孩調皮地攤坐在她懷裡,目光全神貫注地集中在她的臉龐上。另一邊長子與大家分開而坐,挨著桌邊,把頭擱在書本上,看似是這個親密場景的一員,但又貌合神離。不過男孩最終也是為了襯托母親而入畫,構成眾星拱月且真情流露的母子圖,營造出一幅象徵濃濃親情和母愛的畫面。此作是對歸屬感和家族認同的註腳,每位家庭成員都各自佔據一片特定的空間。

作品背景對家族大屋內部的描繪細緻入微。桌上的果盤盛滿水果,角落的衣籃裡堆放著尚未收拾的衣物,這些日常生活細節令畫面更添真實。桃子掃上糖果般甜美的紅與綠,與傳統靜物畫遙相呼應,無論是從實際還是從比喻而言,都象徵著孕育和撫養。另一方面,在遠處散落地上的衣物有如神來一筆,令作品更見生活氣息,體現母親與生俱來的責任感,從養育孩子的廣義責任,到為孩子清潔打掃等瑣事,均出力承擔。這個凌亂的衣籃帶來層次豐富的細節和情節,令作品更富內涵,或許男孩的嬉鬧令母親無奈地放下手頭工作,又或許這位母親正在縱容自己享受與兒子的歡樂時光。
越南社會以家庭為中心,而《家庭》著力刻劃這個根深柢固觀念。儒家將家奉為國之根本,黎氏作品中理想化的母慈子孝、長幼有序,正是越南社會的道德指標。因此,黎氏的作品代表了個人和國家對理想越南式生活的追求

絲綢自古以來就是亞洲精緻文化的象徵,珍貴稀少而追慕者眾。畫中情感因媒材輕軟而愈見細膩,布料襯托出母親在兒子環繞下安泰自若,妍和柔美的容顏。絲綢的精美結合黎氏的雅致用色,水彩與水粉調和出更朦朧的顏色,令絹面和顏料重疊處浸潤出更複雜的陰影和深度。黎氏摒棄純實色調,採用淡雅的漸變,令母親和孩童的衣衫柔和靈動。這種手法亦見於人物身下的地板,畫家略施淡彩,色塊邊界模糊,不過克制的用色亦難掩多彩的效果。此畫的顏色對比可見畫家用色功力之精湛,他以樸實的棕色和綠色制衡鮮麗的朱紅,故此,縱然色彩共冶一爐,得出的卻是更廣泛豐盛的協調。

絲綢自古以來就是亞洲精緻文化的象徵,珍貴稀少而追慕者眾。畫中情感因媒材輕軟而愈見細膩,布料襯托出母親在兒子環繞下安泰自若,妍和柔美的容顏。絲綢的精美結合黎氏的雅致用色,水彩與水粉調和出更朦朧的顏色,令絹面和顏料重疊處浸潤出更複雜的陰影和深度。黎氏摒棄純實色調,採用淡雅的漸變,令母親和孩童的衣衫柔和靈動。這種手法亦見於人物身下的地板,畫家略施淡彩,色塊邊界模糊,不過克制的用色亦難掩多彩的效果。此畫的顏色對比可見畫家用色功力之精湛,他以樸實的棕色和綠色制衡鮮麗的朱紅,故此,縱然色彩共冶一爐,得出的卻是更廣泛豐盛的協調。

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