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417
清乾隆 約1740年 粉彩錦堂富貴圖大蓋瓶一對
前往
417
清乾隆 約1740年 粉彩錦堂富貴圖大蓋瓶一對
前往

拍品詳情

靈感:Gerson 及 Judith Leiber 伉儷珍藏中國藝術品

|
紐約

清乾隆 約1740年 粉彩錦堂富貴圖大蓋瓶一對

來源

阿爾弗雷德·莫里森 (1821-1897) 收藏,放山居,蒂斯伯裡,威爾特郡
Rt. Hon. Margadale of Islay 勳爵,T.D., J.P., D.L. (1906-1996) 收藏
倫敦佳士得1965年5月31日,編號72
Ralph M. Chait Galleries,紐約

相關資料

放山居藏粉彩錦堂富貴圖大蓋瓶一對

此對蓋瓶器型宏碩,燒製艱鉅繁複,彰顯瓷匠造詣,屬乾隆早期同類器中精佳之作。此類瓶多為成對或一組四件,因燒成不易,故成本高昂。本品正屬其中臻例,器形比例恰當,紋飾佈局和諧,施粉彩,彩色艷麗,畫工精妙,繪繁花錦雞,寓意錦堂富貴,輔以錦紋花飾,繁彩奪目,富麗堂皇,誠為珍品。

此對大瓶奢華新穎,反映十八世紀席捲歐洲之中國風熱潮。中國瓷匠融匯中西,巧妙加入歐式巴洛克及洛可可藝術風格,迎合歐洲人審美情趣。見瓶身多處描金、紋飾佈局刻意追求不對稱、肩頸錦地及卷葉等紋飾,皆具西方藝術風格,而肩頸處開光內所繪吉祥花卉及花鳥主題則明顯為中國元素。

此類大瓶一般以鳳凰花卉為主題,如本品繪錦雞者甚為罕見。然觀本品所繪錦雞,尾部豐滿修長、鮮豔穠麗,卻又與鳳凰之瑞彩斑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同類大瓶,存世可見青花、礬紅彩描金、伊萬里及粉彩品類,大多見於西方收藏,故多被認為屬外銷瓷範疇,然而見有繪人物者,雖存世相對稀罕,但可見同時期此類瓶亦為中國本土市場燒製。相關作例可見一對大瓶,繪西王母慶壽圖,售倫敦蘇富比1969年11月4日,編號182,後再售於紐約蘇富比2011年3月29日,編號2;另見一對,佛州棕櫚灘私人收藏,售紐約蘇富比2011年3月29日,編號2。再見一例,同出自放山居收藏,繪仕女亭台博弈,售於倫敦佳士得1971年10月18日,編號30,後易手於巴黎蘇富比2001年6月27日,編號316。

再可參考其他尺寸相近作例,繪鳳凰花卉圖,包括一對,藏里斯本古爾本基安美術館,圖錄於 Maria Antonia Pinto de Matos,《Porcelana Chinesa/Chinese Porcelain》,里斯本,2003年,圖版58;另見一對,屬 Edmund de Rothschild, Esq. T.D 舊藏,兩度售於倫敦佳士得,先後為1975年7月28日,編號181及1996年6月10日,編號135;再見一單瓶例,出自 Hon. Mrs. Ronal Greville 收藏,載於 G. C. Williamson,《The Book of Famille Rose》,倫敦,1927年,圖版LVII(左)。另見一對錦雞圖例,售倫敦蘇富比2010年5月12日,編號70。

此類大瓶在西方被稱為「soldier(士兵)」或「dragoon(龍騎兵)」瓶,源於1717年波蘭國王兼薩克森選帝侯奧古斯特用六百士兵換取一批瓷器,其中即包括數件尺寸與本品相若之康熙青花大瓶。這批瓷器原先為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一世私人珍藏,曾陳於奧拉寧堡。

本品大瓶一對,曾為阿爾弗雷德·莫里森 (1821-1897) 收藏,並陳於放山居,蒂斯伯裡,威爾特郡。1857年,莫里森從其父手中繼承放山居,隨後便聘請國際知名建築師 Owen Jones (1809-1874) 設計了一個「cinquecento」風格的收藏室,用於陳列其中國瓷器收藏。他這批瓷器收藏被譽為近代史上西方最為重要的中國瓷器收藏之一。從1988年六月拍攝的放山居內部照片來看,主客廳中放置了數件大瓶,而本對瓶之一亦可見於其中,與其他中國瓷器珍品並列(圖一)。

靈感:Gerson 及 Judith Leiber 伉儷珍藏中國藝術品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