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

拍品詳情

中國藝術珍品

|
紐約

商 殷墟時期 青銅饕餮紋卣

來源

黃濬 (1880-1952) 收藏,北京
安東·飛利浦博士 (1874-1951) 收藏
倫敦蘇富比1978年3月30日,編號13
戴潤齋 (1910-1992) 收藏,紐約
Wahl-Rostagni 收藏,羅馬
法國私人收藏

展覽

《Archaic Chinese Bronzes from Shang and Zhou Dynasties》,東方青銅器有限公司 (Oriental Bronzes Ltd.),倫敦,1989年,圖版3

出版

黃濬,《鄴中片羽二集》,卷上,北京,1937年,頁17
戴克成 (Christian Deydier),《Les Bronzes Archaïques Chinois. Archaic Chinese Bronzes I Xia Shang》,巴黎,1995年,彩圖版107
戴克成 (Christian Deydier),《讀懂中國青銅器:文化、形式、功能與圖案》,巴黎,2015年,頁83

相關資料

居中正而卓殊:青銅饕餮紋卣

此青銅蓋卣器型經典,鑄工精美,紋飾瑰麗,比例勻稱,束頸垂腹,飾饕餮紋,輔以繁複裝飾,兩相呼應,華美絕倫,品相尤佳,實為罕珍。商代中葉,「安陽風格」青銅器於殷都(今河南省)地區始漸興盛,本品即為此風格成熟至高之典例。

卣乃祭祀酒器,興於商周。北宋金石著作《考古圖》中曾錄八件青銅卣,其後「卣」即特指此類盛酒禮器。汪濤於其著作中曾指出,商代甲骨文及西周青銅器銘文中均有提及:「卣」為一種桶形容器,用以盛放香酒,供祭祀之用(見《中國銅器》,倫敦,2009年,頁62)。然「卣」字卻未曾見於青銅卣之銘文,可知此器或曾用他名。

卣之器型始見於二裡岡後期,其形多變,可高,可圓,可方,可帶流,亦有四足獸形器身。本卣器型興於公元前十二世紀至十一世紀初期,器身橢圓,扉棱形尖。西周時稍見變化,其身微扁,其形見方。此類卣商代器型已見多變,器身、提梁、蓋鈕、出戟等,比例形狀皆富變化;紋飾種類更為多樣。其中兩類似為主流:其一通體紋飾,然其他特徵與本卣有所不同;其二器身雖部分飾紋,卻與本卣關聯更為密切。

通體飾紋之卣,常見梨形器身,寬腹,紋飾浮雕立體,出戟明顯,蓋兩側見翼形鉤上翹。提梁与卣身連接處飾以獸首,以掩蓋突起之鉤環,甚或由前至後反向連接。賽克勒收藏中見此類卣器兩例,載於 Robert W. Bagley,前述出處,圖版64及65,另可比較出土及傳世之相關卣例,圖版64.2、64.3、64.4及64.6。

本卣更形橢圓,紋飾以線條勾勒為主,與前文所述第二類晚商卣更為相近,該器型並無出戟,窄條狀紋飾僅見於蓋、肩及足部,器身主體素白無紋。提梁與卣身銜接處鉤環亦無獸面裝飾,與本卣相似。本卣唯一稍異之處即為滿布卣身之饕餮獸面紋。Bagley 亦曾收錄賽克勒收藏中此類紋樣之晚商卣例,前述出處,圖版68至70,另可比較之相關例,多為出土,圖版68.5、70.2、70.3、71.2 及71.3。

綜上可知,本卣之器型與紋飾結合甚為罕見,似將兩類晚商卣器特徵相融。可比一類例,錄於樋口隆康與林已佘夫,《不言堂阪本五郎:中國青銅器清賞》,東京,2002年,圖版73(圖一)。該例與本卣之器型、出戟、紋飾等均較為相似,不同之處為卣蓋飾三角紋一圈,及其索狀提梁。

弗吉尼亞藝術博物館亦藏一相關例,提梁缺失,載《海外遺珍·銅器續》,臺北,1988年,頁52(圖二)。該例與本卣之器型比例、出戟形狀及紋飾皆較相近,然紋飾浮雕較淺,蓋亦見三角紋而非本卣之獸面紋。Bagley 亦將此例與前文所述之部分裝飾類卣相較,並認為此例乃由通體紋飾類卣器演變而來,錄於 Bagley,前述出處,頁398,圖70.1。

另有兩類例可茲比對,整體紋飾相近,浮雕淺刻,素地無雷文,其一見索狀提梁,出土於山東,定為商代,載 Jessica Rawson,《Western Zhou Ritual Bronzes from the Arthur M. Sackler Collections》,華盛頓,1990年,頁505,圖70.3;其二為 Earl Morse 收藏,與前例極為相似,提梁缺失,售於倫敦蘇富比1972年11月14日,編號227。

本卣器身所飾饕餮紋風格成熟,彎角尖耳,獠牙內旋,並沿中間出戟對稱分佈於器身兩側,既可整體視為雙目直觀之獸面,亦可分別視作兩條夔龍相對,以側面示人。Vadime Elisseeff 於其文中談及饕餮紋之發展演變,並載一獠牙外翻之相似饕餮紋例,於,《Orientations》,1992年8月,頁48。本卣肩部及蓋所飾之饕餮紋及龍紋獸爪張開,口鼻朝下,輪廓均以線條勾勒,紋飾突起,此特徵頗為特殊,然已見於婦好墓出土之青銅器,見《殷墟婦好墓》,北京,1980年,書中各處均有類例。參考一卣例,殷墟前期,長頸沉腹,紋飾結構與本品近類,安陽西北岡1022號墓出土,現藏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載《武丁與婦好:殷商盛世文化藝術特展》,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13年,圖版III-4,頁130。另見一紋飾風格相似之三足鼎例,錄 Christian Deydier,《Les Bronzes Archaiques Chinois I: Xia Shang》,巴黎,1995年,頁85;賽克勒收藏中亦見一饕餮紋相似之罍例,載於 Bagley,前述出處,圖版8。

本卣來源顯赫,流傳有序,可溯至上世紀前葉。黃濬(1880-1952)為北京古董商,並於上世紀三十至四十年代間出版青銅器注錄數本。

安東·飛利浦博士(1874-1951)為飛利浦集團公司創始人之一。公司前身為位於荷蘭埃因霍溫的一家燈泡工廠。埃因霍溫現仍保留飛利浦博士所捐贈,並以其名字命名的一座天文觀測台。飛利浦博士所藏重要青銅器及其他藝術品曾於1978年售於倫敦蘇富比。

戴潤齋(1910-1992)為二十世紀著名中國藝術品古董商之一,早年在江蘇無錫其叔父所開古董店內當學徒,後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末於上海開設自己的古董店,五十年代又移居紐約開店。戴氏數十載縱橫古董界,曾為諸多美國顯赫藏家提供中國藝術品,其中包括艾弗裡·布倫戴奇及亞瑟,賽克勒等。

中國藝術珍品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