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0
2560
元代諸家
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
前往
2560
元代諸家
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

元代諸家
燕文貴《溪風圖》後之元人題跋八則
釋文:
(鄧文原)人生閱世如流水,此身誤落樊籠裏。溪山一見增眼明,不待塵纓濯清泚。青山緜亙龍虵盤,溪流沄沄石齒齒。天風浩蕩從何來,草樹紛披殊未己。逥巖古寺陰雨垂,遠道行人瞑色起。疑有高人此玄悟,枕流漱石為佳耳。燕侯下筆天機精,不逐丹青較形似。誰知盤薄畫史家,乃是驍騰羽林子。集賢直學士鄧文原敬題。
(陳庭實)草樹雲煙似有無,燕文胸次出規模。細看慘淡經營意,不減溫台雁蕩圖。儒學提舉陳庭實謹書。
(柳䝺)開圖卻憶鏡中行,層青疊翠遙相迎。冠山樓閣疑太重,隔崦雪霞欣蹔明。千帆已過孤島沒,萬籟不驚雙管鳴。藝文一代審所尚,燕貴固足爭能名。國子博士柳䝺。
(陳顥)風惡小連山,舟行巘映間。冷雲橫谷口,古寺野僧閑。集賢大學士陳顥敬題。
(魏必復)陌塵汀樹爭明昧,泊浪江濤接渺茫。山氣夕佳終仿佛,風雲野色共蒼蒼。集賢侍講學士致仕魏必復題。
(李泂)瀑寫天繩翻雪浪,山浮日彩動金瀾。蒲帆十丈雲飛過,翠阜瓊樓取次看。李泂敬題。
(杜禧)出沒雲煙見轟鎖,河山佳麗入橫披。佇觀文貴揮毫妙,則與咸熙繼後規。翰林國史院編修官杜禧敬題。鈐印:「杜禧谷輔」
(趙巖)天外晴鬟翠作堆,恍疑人世望蓬萊。蘭舟曾濕蘇堤雨,看徹梅花載鶴回。趙巖。鈐印:「魯詹」
鑑藏印:
(梁清標)「蕉林」(四鈐)、「蕉林書屋」
(張大千)「張爰私印」(二鈐)、「別時容易」、「大風」、「不負古人告後人」
水墨紙本 手卷
47.5 x 138.5 厘米, 18 5/8 x 54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著錄:
(1)《石渠寶笈卷之六》,貯御書房,見《石渠寶笈》,初編三,故宮博物院藏,清內府抄本合編,北京:故宮出版社,頁995
(2)《賞溥傑書畫目》,頁5,見《故宮已佚書籍書畫目錄四種》,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院印行, 1934年
(3)陳仁濤等校注,《故宮已佚書畫目校註》,香港:統營公司,1956年,頁4
(4)楊仁愷著,《國寶沉浮錄:故宮散佚書畫見聞考略》,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頁306
(5)程琦著,《萱暉堂書畫錄》(畫編),香港:香港萱暉堂有限公司,1972年,頁6-7
(6)宋犖著,《漫堂書畫跋》,見於《中國書畫全書》第十二卷,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09年,頁279

相關資料

注:
此卷為北宋燕文貴《溪風圖》卷後元人之八則題跋,著錄於《石渠寶笈》初編。
清末宣統帝溥儀以賞溥傑為由,流出宮外歷代書畫一千餘件,詳情可見楊仁愷《國寶沉浮錄》一書。之前亦有《故宮已佚書畫目》一書詳載書畫名稱。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抗日戰爭勝利,溥儀被俘,所藏書畫流散。至有後時書畫市場上出現「東北貨」,均為清宮之寶品。此卷《溪風圖》卷後元人題跋八則亦是其中之一,為宮中之物。
據《石渠寶笈》初編所載《溪風圖》卷拖尾有十六人,十七則題跋,其中一人跋兩次。題跋者為「朱僎、馮子振、李源道、王約、劉賡、袁桷、趙世延、張珪、鄧文原、陳庭實、柳䝺、陳顥、魏必復、李泂、杜禧、趙巖」。
又據楊仁愷《國寶沉浮錄》,1963年他在榮寶齋從一個年輕人攜帶的一堆破碎書畫中收到燕文貴《溪風圖》後的幾家元人題跋殘本,分別是“劉賡、袁桷、趙世延、張珪”四人。劉跋缺第一行下半,張跋殘存前二行,四人題跋均無印鑒。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至於燕文貴《溪風圖》卷曾於1999年出現一卷在紐約拍賣,楊仁愷《國寶沉浮錄》第八章第四節有詳細地論述。
王連起在《談訪美看畫遇到的“雙胞胎”問題》一文中言及1947年徐邦達初到北京,受其師兄委托購得燕文貴《溪風圖》,但因圖昏暗且有所毀損,委托者見實物後不要了。張大千得知後告訴徐先生沒關係,可以原價轉讓給他。此圖後又歸程琦。1999年訪美期間他又見到另一幅《溪風圖》,亦為張大千舊藏,文中略作敘述,並以北京故宮所藏此卷之四則元人題跋做了比對研究,詳情見《故宮博物院院刊》,2013年第5期,第20-22頁。

中國古代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