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6
1426
潘恭壽(1741-1794)、王文治(1730-1802) 詩畫合璧冊
設色、水墨紙本 十四開册 一七八六年作
前往
1426
潘恭壽(1741-1794)、王文治(1730-1802) 詩畫合璧冊
設色、水墨紙本 十四開册 一七八六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潘恭壽(1741-1794)、王文治(1730-1802) 詩畫合璧冊
設色、水墨紙本 十四開册 一七八六年作
朱祖謀題外簽
王文治題內簽
王文治、沈邁士、龔湘跋

外簽:潘王合璧。唯亭清玩。彊邨。

內簽:蓮巢自吟詩意圖。夢樓題識。

前題:潘蓮巢居士自吟詩意圖。壬子上春。文治。

〈一〉
〈畫〉鸂鶒灘頭月半沉,煙江澹蕩愜鷗心。瑤池自是神仙境,未必春波似此深。仿吳文中。
蓮巢用明賢法自寫其所作詩,余為錄之。文治。
〈書〉(錄柳永〈雨霖鈴·寒蟬淒切〉)柳屯田此詞與蓮巢此畫絕肖,故錄之。

〈二〉
〈畫〉春光脈脈雨冥冥,樓上山容一抹青。出谷新鶯偷喚客,隔花相對語丁寧。仿張子羽。
〈書〉又是春禽浴水時,陰陰一片綠楊絲。方塘新漲無人過,唯有紅薇露亞枝。鶯聲真似管絃嬌,三月春深綠正饒。拋卻紅塵多少事,翠淙閣上話通宵。

〈三〉
〈畫〉孤篷煙浦曾為別,冰簟空山夢已遙。更向僧樓秋葉聽,禪燈寂寂夜迢迢。仿董文敏。
〈書〉一夜清明雨,踈踈枕畔聞。遙知杏花上,珠露漾紅紋。飄瓦聲何疾,臨牎曙欲分。老夫貪穩臥,擁被看江雲。
右余寶蓮菴清明夜雨之作,與蓮巢僧樓聽雨,可謂同牀各夢也。一咲。

〈四〉
〈畫〉孤峯殘照道將歸,牧笛樵歌聽斷稀。人去已遙猶佇立,不知清露濕羅衣。仿文德承。武峯筆意本有超過大文之處,蓮巢以山樵淡宕之致仿之,遂成意外佳構。
〈書〉送客歸來值暮春,溪流漠漠接江漘。春愁暝色千峰裏,猶有高原獨立人。
摩詰詩云:解纜君已遙,望君猶佇立。蓮巢與余皆從此奪胎,然非身歷其境,不能知此情味也。

〈五〉
〈畫〉謝公絲管筵初散,潘岳秋懷淚轉多。幽夢不來,獨坐枇杷花下,奈情何。仿陸子傳。
〈書〉五月枇杷結實繁,濃陰庭院易黃昏。記曾春雨花枝下,
有個人人深閉門。題蓮巢畫枇杷舊作。

〈六〉
〈畫〉融和天氣嫩晴時,紅藥欄邊見一枝。縱是芳馨莫相贈,從來此物號將離。仿唐子畏。蓮巢道人而詩與畫皆如此多情。一咲。
〈書〉揚州郭外雨晴時,邵伯隄邊日腳移。記取扁舟相見處,臨歧珍重寫將離。余又有句云:芍藥風前春婉娩,薔薇露下月溫存。亦似此畫也。

〈七〉
〈畫〉年時同作武林遊,日日湖天放釣舟。自鼓蘭橈采蓮去,錢塘門外斷橋頭。仿沈子居。
〈書〉錢塘門外棹,晚度叚橋灣。波作新涼色,山從雨後看。斗然煙靄合,舟在有無間。何處湖邊寺,鐘聲出渺漫。雨後湖上晚歸,即事之作。

〈八〉
〈畫〉六月深山翠滿庭,焚香為寫般舟經。雨餘荷氣清人骨,自汲新泉貯膽瓶。仿沈朗倩。
〈書〉墳素之圃有花縣之才人焉,桐封之胄有蘭湘之弟子焉。之二人者,同居山水之鄉,夙擅清華之譽,始則聽紅牙之曲,振盪心魂;既而偕青翰之舟,綢繆衣帶。春花秋月,多暇每事過從;碧海青天,少別便成悵望。雖同心之蘭草,共命之文禽,未足以喻也。然而菱枝質弱,易被風飄;燕子身輕,恐驚花散。自古多情之種,或畔牢愁;從來歡會之場,輒生感慨。用是懺除結習,歸命空王,轉百八之圓珠,披七條之凈裓,閑繙貝葉,自寫般舟。印波指月,龍蹲獅吼之文;滴露研朱,鳳翥鸞翔之筆。良以蓮性自潔,蓮根本空,赤光赤色,舒鋪佛土之莊嚴;香葉香花,闡發文人之智慧。於是涉情絹素,託興丹青,俾藏弆於名山,比堅心於金石。得斯知己,不羨世間福德之因,誰是解人,請參腕底煙雲之幻。右蓮館寫經圖敘一首。
小像沉檀八寶扄,折枝新供定甆瓶。暗從花下牽人袂,軟語噥噥問道經。

〈九〉
〈畫〉六年前泛吳門櫂,秋雨寒燈話寂寥。君向西湖我三泖,夜深曾記別桐橋。仿錢叔寶。
〈書〉雁墮長空月影遲,扁舟江上寄相思。年來愛寫銷魂景,知憶桐橋夜雨時。蓮巢為燿卿仿石谷子矮卷,余題此詩其上,今錄於此。

〈十〉
〈畫〉江雁初飛菊漸開,平原落日獨徘徊。多君顧訪山中客,黃葉林間策蹇來。仿趙文度。
詩與畫皆(俱)具深秋之氣,非煙霞痼疾者不能。
〈書〉霜華連地白,松幹入雲青。中有茹紅葉,涼風吹未零。廢池含宿雨,初日破重冥。更上岑樓望,千峰如酒醒。「重」一作「殘」。秋日與蓮巢、燿卿同住八公洞,每晨起時,初日多為宿霧所掩,今日晴朗特甚,即事一首。

〈十一〉
〈畫〉巖桂紛紛月滿樓,披幃獨坐思悠悠。無端棖觸頻年夢,寂歷山泉枕畔流。仿文休承。
〈書〉桂子花香八月清,新蟾院落靜無聲。銀燈欲燼猶未燼,白露空中似水明。為燿卿題桂陰待月圖作。

〈十二〉
〈畫〉桃葉渡頭人未歸,吳楓橋畔雁書稀。那堪更作揚州別,風雨江城獨掩扉。仿陸包山。
〈書〉小閣懷人處,唯聞蟬亂嘶。江潭無數柳,搖落夕陽西。
山齋花事正芳妍,紅杜鵑依白杜鵑。幾度敲門人不見,艷陽心緒付誰邊。

〈十三〉
〈畫〉青蓮道院菊籬東,臨與歸塗小逕通。山鳥一隻飛下上,嚶嚶相喚夕陽中。
仿文徵仲,余即仿徵仲書,不知若個出藍也。
〈書〉江山瞥眼送年華,重到仙宮認壁紗。試看樓頭舊紅日,青松枝上未曾斜。
往時與郭霽堂、潘蓮巢、唐燿卿、高青士諸君集吐納煙雲閣,曾賦詩作畫以識之,逾年重過,爰作此詩,蓮巢若再過青蓮道院,當同有此感。

〈十四〉
〈畫〉翠淙山閣雪初晴,閣外梅花映雪明。一夜紙窗吟未就,隔林已度曉鐘聲。仿沈石田。
〈書〉六花六日未飛殘,密約同心倚畫闌。祇恐暮天脩竹裏,累他翠袖不勝寒。
右戲題雪景小幅之作。秋日八公洞與蓮巢重展此畫,和韻一首,並錄之。秋過兼旬暑未殘,綠陰涼不蔽雕闌。畫圖一幅懸空壁,不覺心生六月寒。

題跋:
〈王文治〉 蓮巢自寫詩意十四幅,凡兩度為之,一為余代蓮巢書,蓮巢藏弆以貽燿卿,燿卿又為友人持去;此冊乃蓮巢為燿卿補寫,且囑余自署名。蓋蓮巢近日畫格更進,不無余以魚目混之故也。丙午嘉平,文治記。
蓮巢畫筆之妙,人多知之;其詩能入唐人深境如此,令人嘆服。又記。
蓮巢作此畫,忽忽七年矣,頃燿卿裝池成冊,(右)左幅素紙囑余作書,余因檢舊作之與畫相關合者,錄以請正,並舉似蓮巢也。壬子正月四日,文治重記。

〈沈邁士〉 耕煙畫得南田題,而神韻益顯,作者幽抱,惟真賞心,融默契,表而出之。陳簡齋所謂「一林風露非人世,更著梅花相發揮」,夢樓題蓮巢畫庶幾媲美。癸酉秋夜,集袖海廔,禮南兄出示此冊,珠聯璧合,二難並矣,翦燈諦觀,欣然記之。邁士沈祖德。

〈龔湘〉 伯聰學長偶閱〈南畫大成〉,悉潘王合璧真蹟係藏余處,頗致嘆賞。因割愛舉贈,世問瓌寶得歸愛好者,復何所恡。矧君為知我者耶!因書數語以誌翰墨因緣云爾。廿六年五月弟龔湘並識。

鈐印:
〈潘〉
「蓮巢」( 七鈐)、「恭壽」( 四鈐)、「恭」「壽」、「恭」「壽」( 兩鈐)。

〈王〉
「夢樓」(九鈐)、「文治私印」、「文章太守」(兩鈐)、「柿葉山房」、「文」「 治」(四鈐)、「王文治」(四鈐)、「禹卿印信」(兩鈐)、「夢樓」、「王氏禹卿」(八鈐)、「曾經滄海」(四鈐)、「王文治印」(兩鈐)、「丹徒布衣」、「治」、「常樂安隱」(兩鈐)、「曾經滄海」、「天壤王郎」。

藏印:
「 古胥金黼廷瘦仙氏考藏」、「金黼廷瘦仙氏考藏」(兩鈐)、「袖海樓」(兩鈐)、「汪氏詣成」、「宓齋珍玩」(兩鈐)。


各 22.5 by 30.5 cm. 8 ¾ by 12 in. (14)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著錄:
〈潘王合璧〉(上海,商務印書館,一九三三年十二月)
〈支那南畫大成〉續集二,清十六家山水集錦(東京,興文社,一九三六年十一月),頁115 至128

相關資料

註:乾隆年間鎮江潘恭壽、王文治的合作乃畫史有名逸事美談之一,「潘畫王題」珠聯璧合,「人有得其片紙者,如獲至寶」。

本冊十四幀,繪於一七八六年,潘氏以陸包山、唐子畏、沈石田等十四位明賢畫風,寫十四首自作詩詞意境,王夢樓代為錄之、書跋,贈二人共同友好唐燿卿。一七九二年,唐氏方起裝池之心,復出素紙倩王夢樓對頁題寫,其中一幅取宋人柳永詞,餘者十六首皆取自作詩中與畫作相關者,並書後跋、引首、簽條,乃「潘畫王題」最重要存世作品之一,一九三○年代由商務印書館兩次單本印行,乃日後研究潘、王者必用之實物參考資料。

潘蓮巢出身貧家,矢志習畫,青年後結交者中不乏文人名士,如「京江五鳳」中鮑雅堂,如王文治等,既而眼界漸寬、見識亦廣,筆下面貌遂生。山水、花卉臨古多師明人,本冊所臨者:董其昌、沈周、唐寅、陸師道、沈士充、沈灝、錢榖、趙左、陸治、文徵明、文嘉、張翀,皆其筆下常取法者,蓋是時民間文士收藏以明及本朝為多,潘氏因之所見亦多之故。冊中各人風格可辨,然更多已是潘氏己意,極少皴擦見筆,多勾染敷色,用色雅秀清麗,以求沖淡平和之致,合畫史所評「秀絕一時」。

王夢樓年長潘蓮巢十餘歲,論學識資歷,皆其長輩。二人相識當在一七五七年冬至翌年十月間,時夢樓求學於揚州安定書院,同窗鮑之鍾乃蓮巢友好,王稱二人「玉樹雙株碧」,許以鮑之緣故,二人結識。夢樓愛蓮巢性靜,作畫不入時蹊,樂與之交往,於詩詞、讀書、鑑賞、畫學等對其諄諄教誨,蓮巢亦欣然領受。一七七九年王夢樓受菩薩戒,翌年潘氏亦追隨而受,並得「蓮巢」一號。數十年交往,二人亦師亦友,本冊中第十二幀所錄「幾度敲門人不見,豔陽心緒付誰邊」乃夢樓屢訪潘氏不得,悻悻題壁之作。夢樓以「知音」稱蓮巢,其暮年憶及久逝故人嘆曰「友誼中未可多得者也!」可見交之深矣!

潘氏無詩文集傳世,冊中七絕十三首可一窺其詩意境恬淡新巧,極富畫面視覺效果,與王夢樓詩風,影響分明可辨。潘本款作品流傳甚少,從上海博物館〈谿山訪友圖〉、遼寧博物館〈臨各家蘭石卷〉諸作可見書風乃樸拙、渾重一路,與其秀逸畫風並不相宜;本冊中王夢樓一七九二年跋曰:「蓮巢自寫詩意十四幅,凡兩度為之,一為余代蓮巢書……此冊乃蓮巢為燿卿補寫,且囑余自署名」,可知「潘畫王題」最初動機或乃潘氏書風與其作品不甚相合,方由王氏代題,且書者不署本名。夢樓友朋圈中各類詩詞書畫鑑賞雅集,蓮巢常有參與,間有鑑賞家請兩人合力臨摹所藏,如上海博物館藏二人〈臨董其昌倣米山雨欲來圖〉,乃「潘畫王題」另種形式;更有好事者擬題,請二人合寫創作,「潘畫王題」於是漸成一種創格,即使蓮巢日後書藝頗有長進,時人仍喜二人合作,乃至「蓮巢畫無夢樓題,則無人問津」。

上海博物館「潘畫王題」〈畫中詩冊〉,所取皆唐人絕句,本冊卻用蓮巢自作詩,因所贈之人乃二人知交。唐燿卿,生平不詳,鎮江人,擅畫,有〈蓮巢小像〉存世,王夢樓晚年題跋像上,滿紙感慨。王有詩描述唐氏:「唐君之貌如冠玉,唐君之懷淡如菊。常將梵行懺綺思,還以道言棄搖俗。春風放棹遊雲間,秋來養疾歸空山」,與蓮巢性頗為相近。一七八○年,王夢樓自杭州歸居丹徒,至八七年出行湖北,此間未有遠遊,與潘、唐往來最為密切。夢樓詩中屢屢提及三人共同習佛、互作詩跋、贈畫等雅事。蓮巢五十生辰,唐氏作夏日卉草以贈,夢樓綴詩二首其上,禪意通詩,並有小註「蓮巢與燿卿護生之心最切,頃俱受菩薩戒」,可知三人乃習禪學藝而成知交。蓮巢為燿卿寫自作詩意圖冊,為人持去,復再作一冊;夢樓就燿卿之請,錄蓮巢詩一過,七年後再應之錄自作詩十四紙,若非親密友人,難有本冊之呈世!

本冊自唐燿卿後,由夢樓孫婿汪詣成、咸同年間滬上金望喬、民國袖海樓龔湘、民國政要魏道明等遞藏,可謂流傳有緒。今日形制乃龔湘重新裝潢,倩得朱祖謀重題簽條,冊後並具龔氏、及沈邁士題跋。一九三七年,龔湘將此冊轉贈魏道明。

龔湘,字禮南,福建閩侯人,留學巴黎大學法科,歸國後任職於國務院法制局,後任外交部秘書、法公廨會審官等職,並擔任北京大學、朝陽大學等校教職。

魏道明(1899-1978),字伯聰,江西九江人。早年留學巴黎大學法科,乃首位中國留法博士。歸國後曾任南京市市長、行政院秘書長、駐法大使、駐美大使、立法院副院長等職。一九四七年赴台,任第一任台灣省政府主席。

龔湘與魏氏曾就讀於巴黎大學法科,故龔以「學長」稱魏。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