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4
1344

半是脂痕半淚痕 ─ 沈尹默書曼殊上人詩卷

沈尹默 曼殊上人詩卷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1344

半是脂痕半淚痕 ─ 沈尹默書曼殊上人詩卷

沈尹默 曼殊上人詩卷
水墨紙本 手卷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沈尹默 曼殊上人詩卷
(1883-1971)
水墨紙本 手卷
簽條:
吳興沈尹默書曼殊上人詩卷。民國十年末日,潛園寄客。

款識:
燕子龕遺詩。香山蘇玄瑛。
〈有贈〉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鉢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
〈過若松町有感〉孤鐙引夢記朦朧,風雨鄰庵夜半鐘。我再來時人已去,涉江誰為採芙蓉。
〈過平戶延平誕生處〉行人遙指鄭公石,沙白松青夕照邊。極目神州餘子盡,袈裟和淚伏碑前。
〈過蒲田〉柳陰深處馬蹄驕,無際銀沙逐退潮。茅店冰旗知近市,滿山紅葉女郎樵。
〈有懷〉玉砌孤行夜有聲,美人淚眼尚分明。莫愁此夕情何限,指點荒煙鎖石城。生天成佛我何能,幽夢無憑恨不勝。多謝劉三問消息,尚留微命作詩僧。
〈西湖韜光庵夜聞鵑聲簡劉三〉劉三舊是多情種,浪跡煙波又一年。近日詩膓饒幾許,何妨伴我聽啼鵑。
〈西班牙雪鴻女詩人過存病榻,親持玉照一幅,拜倫遺集一卷,曼陀羅花共含羞草一束見貽,且殷殷勖以歸計。嗟夫,予早歲披鬀,學道無成,思維身世,有難言之恫,爰扶病書二十八字於拜輪卷首,此意惟雪鴻大家能知之耳。〉
秋風海上已黃昏,獨向遺編弔拜輪。詞客飄蓬君與我,可能異域為招魂。
〈淀江道中口占〉孤村隱隱起微煙,處處秧歌競種田。羸馬未須愁遠道,桃花紅欲上吟鞭。
〈為調箏人繪像〉收拾禪心侍鏡臺,沾泥殘絮有沈哀。(嘗作風絮美人圖寄晦公廣州,晦公寄余詩有「向人風絮有沈哀」句)湘弦灑遍胭脂淚,香火重生劫後灰。淡掃蛾眉朝畫師,同心華髻結青絲。(漢元帝時有同心髻頂,髮相纏束以絳羅,今日本尚有此風)一杯顏色和雙淚,寫就梨花付與誰?
〈寄調箏人〉生憎花發柳含煙,東海飄零二十年。懺盡情禪空色相,琵琶湖畔枕經眠。
禪心一任蛾眉妬,佛說原來怨是親。雨笠煙蓑歸去也,與人無愛亦無嗔。偷嘗天女唇中露,幾度臨風拭淚痕。日日思君令人老,孤牕無那正黃昏。
〈寄晦聞〉忽聞鄰女豔陽歌,南國詩人近若何。欲寄數行相問訊,落花如雨亂愁多。
〈過若松町有感示仲兄〉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膓已似冰。
〈調箏人將行屬繢金粉江山圖題贈二絕〉乍聽驪歌似有情,危絃遠道客魂驚。何心描畫閒金粉,枯木寒山滿故城。送君歸去海潮生,點染生綃好送行。五里徘徊仍遠別,未應辛苦為調箏。
〈束裝歸省,道出泗上,故友張君雲雷亦歸漢土,感成此絕〉范滂有母終須養,張儉飄零豈是歸。萬里征途愁入夢,天南分手淚沾衣。
〈住西湖白雲禪院〉白雲深處擁雷峰,幾樹寒梅帶雪紅。齋罷垂垂渾入定,庵前潭影落踈鐘。
〈吳門依易生韻〉江南花艸盡愁根,惹得吳娃笑語頻。獨有傷心驢背客,暮煙踈雨過閶門。
碧海雲峰百萬重,中原何處託孤蹤。春泥細雨吳趍地,又聽寒山半夜鐘。月華如水浸瑤堦,環珮聲聲擾夢懷。記得吳王宮裏事,春風一夜百花開。姑蘇臺畔夕陽斜,寶馬金鞍翡翠車。一自美人和淚去,河山終古是天涯。萬戶千門盡劫灰,吳姬含笑踏青來。今日已無天下色,莫牽麋鹿上蘇臺。水驛山城盡可哀,夢中衰艸鳳皇臺。春色總憐歌舞地,萬花撩亂為誰開。年華風柳共飄蕭,酒醒天涯問六朝。猛憶玉人明月下,悄無人處學吹簫。萬樹垂楊任好風,斑騅西向水田東。莫道碧桃花獨艷,澱山湖外夕陽紅。平原落日馬蕭蕭,剩有山僧賦大招。最是令人凄絕處,垂虹亭畔柳波橋。碧城煙樹小彤樓,楊柳東風繫客舟。故國已隨春日盡,鷓鴣聲急使人愁。白水青山未盡思,人間天上兩霏微。輕風細雨紅泥寺,不見僧歸見燕歸。
〈無題〉綠牕新柳玉臺旁,臂上微聞菽乳香。畢竟美人知愛國,自將銀管學南唐。
輭紅簾動月輪西,冰作欄干玉作梯。寄語麻姑要珍重,鳳樓迢遞燕應迷。水晶簾捲一燈昏,寂對河山叩國魂。祗是銀鶯羞不語,恐防重惹舊啼痕。空言少據定難猜,欲把明珠寄上才。聞道別來飡事減,晚妝猶待小鬟催。綺陌春寒壓馬嘶,落紅狼藉印苔泥。莊辭珍貺無由報,此別愁眉又復低。棠梨無限憶秋千,楊柳腰支最可憐。縱使有情還有淚,澷從人海說人天。羅幕春寒欲暮天,四山風雨總纏綿。分明化石心難定,多謝雲娘十幅箋。星裁環珮月裁璫,一夜秋寒掩洞房。莫道橫塘風露冷,殘荷猶自蓋鴛鴦。
〈東居雜詩十九首〉卻下珠簾故故羞,浪持銀蠟照梳頭。玉階人靜情難訴,悄向星河覓女牛。
流螢明滅夜悠悠,素女嬋娟不耐秋。相逢莫問人間事,故國傷心祗淚流。羅襦換罷下西樓,荳蔻香溫語未休。說到年華更羞怯,水晶簾下學箜篌。翡翠流蘇白玉鉤,夜涼如水待牽牛。知否去年人去後,枕函紅淚至今留。異國名香莫浪偷,窺簾一笑意偏幽。明珠欲贈還惆悵,來歲雙星怕引愁。碧闌干外夜沈沈,斜倚雲屏燭影深。看取紅酥渾欲滴,鳳文雙髻是同心。秋千院落月如鉤,為愛花陰嬾上樓。露濕紅蕖波底韈,自拈羅帶淡蛾羞。折得黃花贈阿嬌,暗擡星眼謝王喬。輕車肥犢金鈴響,深院何人弄碧簫。碧沼紅蓮水自流,涉江同上木蘭舟。可憐十五盈盈女,不信盧家有莫愁。飄燈珠箔玉箏秋,幾曲回闌水上樓。猛憶定庵哀怨句,三生花艸夢蘇州。人間天上結離憂,翠袖凝妝猛倚樓。凄絕蜀楊絲萬縷,替人惜別生愁。六幅瀟湘曳畫裙,鐙前蘭麝自氤氳。扁舟容與知無計,兵火頭陀淚滿尊。銀燭金盃映綠紗,空持傾國對流霞。酡顏欲語嬌無力,雲髻新簪白玉花。蟬翼輕紗束細腰,遠山眉黛不能描。誰知詞客蓬山裏,煙雨樓臺夢六朝。胭脂湖畔紫騮驕,流水棲鴉認小橋。為向芭蕉問消息,朝朝紅淚欲成潮。珍重嫦娥白玉姿,人天攜手兩無期。遺珠有根終歸海,睹物思人更可悲。誰憐一闋斷膓詞,搖落秋懷祗自知。況是異鄉兼日暮,踈鐘紅葉墜相思。槭槭秋林細雨時,天涯飄泊欲何之。空山流水無跡,何處蛾眉有怨詞。蘭蕙芬芳總負伊,並肩攜手納涼時。舊廂風物重相憶,十指纖纖擘荔枝。
〈汽車中隔座女郎言其妹氏懷仁仗義,年僅十三,乘摩多車冒風而沒,余憐而慰之,並示湘痕、阿可〉
人間花艸太匆匆,春來殘時花已空。自是神仙論小謫,不須倜倀憶芳容。
〈憩平原別邸贈玄玄〉狂歌走馬遍天涯,斗酒黃雞處土家。逢君別有傷心在,且看寒梅未落花。
〈東行別仲兄〉江城如畫一傾盃,乍合仍離倍可哀。此去孤舟明月夜,排雲誰與望樓臺。
〈簡法忍〉來醉金莖露,胭脂畫牡丹。落花深一尺,不用帶蒲團。
〈為玉鸞女弟繪扇〉日暮有佳人,獨立瀟湘浦。踈柳盡含煙,似憐亡國苦。
〈南樓寺懷法忍、葉葉〉萬物逢搖落,姮娥耐九秋。縞衣人不見,獨上寺南樓。
〈飲席贈歌〉一曲凌波去,紅蓮禮白蓮。江南誰得似,猶憶李亀年。

亡友曼殊遺作,據柳安如刊本寫出者。曼殊憙為詩,然隨作隨棄,無寫定本,柳栞恐尚有脫佚,余所記憶,如「袈裟點點疑櫻瓣,半是脂痕半淚痕」此即不載。尹默寫竟並志。十年十月十日。

丹頓拜輪是我師,才如江海命如絲。朱弦休為佳人絕,孤憤酸情欲語誰。桃腮檀口坐吹笙,春水難量舊恨盈。華嚴瀑布高千尺,不及卿卿愛我情。烏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索題詩。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鬀時。丈室番茶手自煎,語深香冷淚潛然。生身阿母無情甚,為向摩邪問夙緣。相憐病骨輕於蝶,夢入羅浮萬里雲。贈尔多情書一卷,他年重檢石榴裙。(贈以梵本沙恭達羅)
慵妝高閣鳴箏坐,羞為他人工笑顰。鎮日歡場忙不了,萬家歌舞一閒身。無量春愁無量恨,一時都向指間鳴。我亦艱難多病日,那堪更聽入雲箏。碧玉莫愁身世賤,同鄉仙子獨銷魂。袈裟點點疑櫻瓣,半是脂痕半淚痕。九年面壁成空相,持錫歸來悔晤卿。我本負人今已矣,任他人作樂中箏。

右佚題九首,得之於友人黎君穉鶴處,審其為子榖所作,而柳刊失載,亟寫出以餉世之愛玩子榖詩者。尹默寫竟並志。
吾友柏年來書索寫燕子龕遺詩,并屬將拙作附錄於後,得詩七首詞二闋。

〈題曼殊畫冊〉賣酒罏邊春已歸,春歸無柰酒人稀。剩看一卷蕭疏畫,合化荒江煙雨飛。脫下袈裟有淚痕,舊遊無處不傷神。何堪重把詩僧眼,來認江湖畫裏人。
〈劉三來言子榖死矣〉君言子榖死,我聞情惻惻。滿坐談笑人,一時皆太息。平生殊可憐,癡點人莫識。既不遊方外,亦不拘繩墨。任性以行遊,關心唯食色。大嚼酒案旁,呆坐歌筵側。尋常覺無用,當此見風力。十年春申樓,一飽猶能憶。於今八寶飯,和尚喫不得。
〈讀子榖遺稿感題〉四海飄零定夙因,青山綠水最情親。袈裟滿漬紅櫻淚,愛國何如愛美人。
讀君遺畫更遺詩,真抵相逢話別離。紅葉滿山秋色好,莫教傳語女郎知。
〈誦子榖紅葉竦鐘之語感而賦此〉雨散雲飛夢未成,多情畢竟是無情。踈鐘紅葉當時語,爭信人間有死生。
紅葉每從吟際落,踈鐘更向斷時聞。葉色鐘聲自惆悵,於人何事惜離群。
〈浣溪沙〉紅葉踈鐘有夢思,行雲脈脈意遲遲,此情唯有自家知。晴雪遠山光暗澹,疏枝曉日影披離,荒寒時節倍憐伊。
〈采桑子〉憑誰寫出相思夢,紅葉踈鐘。紅葉踈鐘,葉落鐘休夢轉空。而今夢也無從做,何處相逢。何處相逢,除是秋林葉再紅。

鈐印:「沈尹默」。



31.8 by 1911.6 cm. 12 ½ by 752 ½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出版

著錄:
〈沈尹默書蘇曼殊詩冊〉(上海,張氏影光室印行,亞東圖書館發行,一九二一年)

相關資料

上款:「柏年」即周柏年(1880-1933),浙江南潯人,近代著名政治家。出身南潯富商家族,早年留學日本,結識孫中山,一九○五年參加同盟會,○八年回國,翌年加入南社,熱衷於革命及文化,與陳英士、蔡元培、宋教仁、于右任、張靜江等密切往來。曾任國民黨中央委員、廣州國民政府監察委員、南京國民政府監察委員等職。為人剛正不阿,關心文化教育事業,且喜翰墨,擅書,有時名。

註:蘇曼殊以有慧根者遊戲人間,於學問亦有所成,時人讚為「奘公之後,一人而已」,一時達官顯貴、騷人墨客、儒道野老、志士婦女,莫不愛慕追隨,奉為奇人。一九一八年過世後,為其作傳輯詩者甚多,以柳亞子、王德鍾一九二○年〈燕子龕遺詩〉影響最鉅,收錄曼殊上人詩六十五首,取材於〈南社叢刻〉,然此本多有遺漏,柳氏七年後自言「多所芟薙,東鱗西爪,讀者病焉。厥後香山馮氏、吳興沈氏、吳門周氏、城步段氏,咸有所增補」,而「吳興沈氏」乃指二一年上海印行〈沈尹默書蘇曼殊詩冊〉,正是本卷。卷中收錄蘇曼殊詩七十四首,沈尹默作紀念蘇氏詩七首、詞二闋。其中六十五首錄自柳亞子〈燕子龕遺詩〉,佚題九首得於黎穉鶴。一九二七年,柳安如出版〈蘇曼殊全集〉,本卷內容亦收入其中。

沈尹默先與曼殊摯友劉三等友善,一九○八年與上人相識,翌年曼殊由日返滬,寄寓國學保存會藏書樓,與沈尹默、蔡哲夫等此期往來甚密,〈曼殊上人墨玅〉冊(見香港蘇富比,二○一八年四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259)中數幀即具沈尹默題跋。本卷中所錄〈劉三來言子榖死矣〉正是上人去世後沈氏刊於〈新青年〉中之悼亡詩。

本卷書以三十五紙,相接而成,每紙長近二尺,精描烏絲欄,每紙十格,寬寬綽綽,沈尹默從容行書其間,擪提使轉,不求流利,具明顯碑意。一九二一年,沈氏時任教於北京大學,自述「在這期間,除寫信外,不常以行書應人請求,多半是寫正書」,乃因其書被陳獨秀論以「其俗在骨」後,遍臨碑帖,究心碑學,北京十餘年正是這個階段。本卷仍以其擅長行書寫之,實因請書者周柏年身份絕非尋常。

周柏年早年參與革命,與政界、藝文界奇人高士皆熟稔。〈曼殊上人墨玅〉冊中〈江干蕭寺圖〉一幀由沈尹默錄曼殊語,即上人與周氏申江會面時贈其之作。亦惟以周氏身份,方能請得沈尹默洋洋行書三千餘言,並倩黨國元老戴季陶書簽誌之。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