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8
1308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黃遵憲 致梁鼎芬札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1308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黃遵憲 致梁鼎芬札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黃遵憲 致梁鼎芬札
(1848-1905)
水墨紙本 鏡框
款識:
星海老兄同年執事,
遵憲於今年上元節後,自香港展輪凡歷三十四日,三萬七千餘里,而達巴黎。駐一月,復乘滊車換輪舟渡海,乃抵英倫,四月中始得。去年十一月六日賜書,讀之殆不可為懷。戊子九月,羊城別後,遵憲北之燕、南返粵,碌碌不得少息,去歲五月,復既失愛弟,又殤幼子,中年哀樂,觸緒紛來;秋冬之交,乃復臥病,家人輩環勸迭阻厄其就道,而遵憲欲藉天風海濤,以舒其鬱,竟自慷慨擊楫,隨槎而西,到此以來,顧影寂寥,無可與語,舉頭遙望,又有江船欲東之意。展誦手示,感喜交並,心之憂矣,不能奮飛,安得乘九萬里鯤鵬南徙之風,吹置君旁,一壯其氣也。遵憲之初使日本也即班定遠不入虎穴不得虎子之意也,然閱歲十五猶此故,官久困下僚,何所施設,近年政府專以門第用人,以吾輩邊鄙,只應束之高閣耳。近讀芸閣書,謂公今歲在焦山過夏,爾後遂不知何往,鸞飄鳳泊,江湖茫茫,殊可念也。英法諸大氣象正新,四千餘歲未有之彊敵,臥薪嘗膽,百倍古人,尚未知何若,而今之政府專以得過且過為旦夕偷安之計,所擢用者多委靡駑弱,奄奄一息之人,天下事真慮不可為。公只求獨善足矣,但當擇一安身處耳。香帥創辦煉銕、織布局,造耑於粵,乃收功於楚,非楚弓而楚人得之,亦吾粵不平事也。草草佈覆,惟為道自愛,不布所懷。弟遵憲頓首。十一月六日。


各 20.5 by 26 cm. 8 by 10 ¼ in. (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黃遵憲政海浮沉,多番駐節海外,雖未登顯要之位,惟其著作〈日本國志〉,以開民智,啟迪國人對外之認識,而其詩作,以「我手寫我口」,為日後白話文學引為先導。無論歷史或文學之地位,皆赫赫在目。筆下信札,內容或涉個人,或指時局,俱具價值。

本函無署年,按內容所敍,可推為光緒十六年(1890),是時公度以駐英二等參贊,隨薛福成出使英京,十一月六日於彼邦致函梁鼎芬。信中所述,乃是年自香港乘輪扺巴黎再轉英倫之過程,又及萬里之遙,天風海濤,遠懷故國友人,復念政局未靖,用人不濟,對比英法「氣象正新」,更慮天下事不可為,遂有「只求獨善足矣」,「當擇一安身處」之語,足見心情鬱結。是年歲暮,作懷人詩三十五首,其一〈致梁星海太守〉:「聞君近入焦山去,欲訪要離伴伯鸞;一個蝸廬置何處,漫山風雨墨如磐。」,無乃本函內容之概括。

公度、星海,同籍廣東,往來頗切,〈人境廬詩草〉屢有所及。兩人皆受知於張之洞,後因新政,彼此見解不同,遂疏矣。

信中所云「既失愛弟」,即指其弟公望,「又殤幼子」,即其三子履剛。「芸閣」即文廷式、「香帥」即張之洞。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東莞莫伯驥「五十萬卷樓」,藏書富甲嶺南,亦及書畫。本輯所集,自清中葉以迄戊戌維新之名人信札,涉集詩人、學者、能吏於一身之趙甌北,「戊戌六君子」之楊銳、林旭,以及外交家兼詩人之黃遵憲,雖非書家,惟墨迹傳世至稀,且晚清三家信札,皆致梁鼎芬,內容間涉朝中隱密,堪與史籍相參照,雖片言零篇,亦足為收藏界珍視。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