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
1306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楊銳(1855-1898)、林旭(1875-1898) 致梁鼎芬札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1306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楊銳(1855-1898)、林旭(1875-1898) 致梁鼎芬札
水墨紙本 鏡框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楊銳(1855-1898)、林旭(1875-1898) 致梁鼎芬札
水墨紙本 鏡框
款識:
〈楊銳〉
兩惠手書均奉讀。思九江臨別時,煙雨中神色尚惘惘也,揚州謁史閣部衣冠墓,祠中老梅二株,高出檐際,方作花香聞四遠。天寧寺平山堂小金山均到,平山堂僧雲峰識公於焦山,人亦不俗(天寧寺僧俗不可耐),以蜀岡井水見餉,絕佳。曲阜謁先聖林廟,又出城,至元聖周公廟,規制亦廓,惜多穨毀,顏廟孟廟均到,泰山登絕頂,真有高出塵表之想。五更至日觀峰,候日出則了,不異人耳。游事當另記,先述大概敬上。節盦老弟,銳白,衍若並候。三月十八。

蔣侍御參孫楫,乃叔力為之地,聖意已定,始開缺也。其時正在府尹署演戲賀生日,畿輔民尤恨之(孫賣缺,與劉秉獐相類,寶城縣張肈鏣其最著也)。李蒓客參翰林敗檢者八人:周錫恩、盛炳緯、陳鼎、陳光宇、魏時鉅,而屺褱與其數,惜㦲(餘二人未詳)。摺中有「梟集鳳池、棘生蓬島」語(陳光宇者去年周學熙之槍手也)。旨交掌院,察看二陳,費周先扣除考差,魏己丁憂,小山不得京察,亦以屺褱事故也,今日聞有大聲,或上意欲藉此澄汰乎?(周錫恩狗子事大可快,方保京察一等,登時撤銷也。去年城北文字實出其手,人有見其稿者。)

川事已見明文,譚公大可敬,余太守尤可敬,鄉人當九拜九稽首以謝。天方禍蜀,人力不能與劫運爭也,劉秉獐抗辯語尤恣横,有何物御史忽有欽差等語,摺尾痛參宋芸子,奉旨申飭擲還,然此後恐當再有波瀾也。宋已出洋,無由止之,此事真大謬。秉獐素性傲很,聞譚公之入蜀也,恭惟甚至,分付府縣辦差務極奢麗,裕庚供張與欽差同,郊迎時尤備極卑諂,此輩曷可以人理測哉。(望付火。)

卅日抵都,料理場事,十四藝尚無紕繆,他非所知也,茂萲以母病不入場,與小村、印伯同小寓,君立文此番可望中,萃伯、景吾、子政均來,雲閣、屺褱彼此往還尚未見面也。闈中規矩甚整肅,以亂號扶出者數人。周學熙、湯寶森均入場,然此次覆試題,係夫子之設科也,往者不追,而此三人題為比而得禽獸,稍可快也。穰卿、竟山均未見到,康長素名大噪,而詆毀亦隨之,渠痛賞龔定盦為情深文明古今作家弟一,先生以為然否?銳頓首。

〈林旭〉
外舅尚未回,此地連雨,淮潁漲溢,日來得晴,便為喜矣。兀兀一窓,亂思終日,所謂擿埴而行,不勝孤陋之苦。每念平生師友既散處各方,遠聞復多不快意之事,豈命運相若,然後歸為一輩人乎?信爾則無可為何,彊飲彊食是自主之權,若以憂哀自摧折,必不可也。伯烈先生。旭再拜又上。十二日。


楊: each 22.2 by 12.5 cm. 8 ¾ by 4 7/8 in. (4)
林: each 22.5 by 12.3 cm. 8 7/8 by 4 7/8 in. (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林旭一通〉:林旭,字暾谷,福建侯官人,積極參與維新運動,失敗後被殺,乃「戊戌六君子」之一。函中「外舅」即指中興名臣沈葆楨之子沈瑜慶(1858-1918),其女鵲應於光緒十八年(1892)適林旭。後隨沈氏遊武昌,結交張之洞幕中之梁鼎芬諸名士。故本函應寫於光緒十八年(1892)後,內容語見消沉,似仕途不順,兼有「此地連雨,准潁漲溢」句,或林旭進京前致梁鼎芬。

〈楊銳一通〉:楊鈍叔致梁鼎芬函,前紙概述遊跡,語僅泛泛,隱密之言,詳附另紙。楊氏乃蜀人,川中情況,無不關顧,函中狠批川督劉秉璋,責其「性傲」,痛其「禍蜀」,並易其名「璋」為「獐」,斥若禽獸!又及李慈銘摺參翰林費念慈等數人,並附朝廷處置之方。事皆涉當朝大政,或疆臣動態,字裡行間,愛憎之情,毫無掩飾,直如聯床夜話,足見關係之深。且共為張之洞倚重,故魚雁相通,竟如密報,難怪叮囑「望付火」,免貽後患。本函無署年,若按譚鍾麟接劉秉璋任川督一事,乃於光緒二十年(1894)十月,從中可推知本札為是年後所出。

林、楊皆涉維新,獲賞四品銜,與譚嗣同、楊深秀同在軍機章京上行走,共參新政,兩人且同列一班,惟政見稍有不同,楊較保守,林則急燥,雖皆殉於「戊戌政變」,後世評價卻異。如梁星海則推楊抑林,從上述函中,亦見交情深淺之別。惟兩人傳世墨迹稀若星鳳,兼同致一人,則更堪重之。

「五十萬卷樓」藏清代名人信札(編號1306-1309)

東莞莫伯驥「五十萬卷樓」,藏書富甲嶺南,亦及書畫。本輯所集,自清中葉以迄戊戌維新之名人信札,涉集詩人、學者、能吏於一身之趙甌北,「戊戌六君子」之楊銳、林旭,以及外交家兼詩人之黃遵憲,雖非書家,惟墨迹傳世至稀,且晚清三家信札,皆致梁鼎芬,內容間涉朝中隱密,堪與史籍相參照,雖片言零篇,亦足為收藏界珍視。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