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9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傅抱石 煤都壯觀
(1904-1965)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六一年作
款識:
煤都壯觀。
一九六一年八月四日,得巡禮撫順西露天煤礦,規模產量均全國之冠。最感人者,現有工人念余萬,而屬目不見多人,真壯觀也。倉卒寫來,殊未足盡萬一,斯堪愧耳。十六日,抱石沈陽記。

鈐印:「傅」、「一九六一」。


28 by 84 cm. 11 by 33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展覽:
台北,國父紀念館,〈傅抱石百年大展〉,二○○四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五年三月二十七日
香港藝術中心,〈河山色染 ─ 繪出新中國〉,梅潔樓主辦,二○一五年四月三至十三日
北京,大都美術館,〈河山色染 ─ 繪出新中國〉,二○一五年十月十至三十日

出版

著錄:
〈傅抱石關山月東北寫生畫選〉(遼寧美術出版社,一九六四年),圖版12
〈傅抱石東北寫生畫集〉(江蘇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四年四月),圖版18
〈傅抱石畫選〉(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六月),圖版106
〈傅抱石的世界〉,葉宗鎬編著(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四年十二月),頁404-405
〈傅抱石的藝術世界〉(台北,時報文化出社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二○○四年十二月),頁49
〈傅抱石評傳〉,林木著( 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四年十二月),頁156
〈傅抱石年譜〉(增訂本),葉宗鎬著(上海古籍出版社,二○一二年十二月),頁377
〈河山色染 ─ 繪出新中國〉展覽目錄(香港梅潔樓,二○一五年),頁9
〈河山色染 ─ 繪出新中國〉展覽場刊(香港梅潔樓,二○一五年),頁5

相關資料

註:一九六一年六月,傅抱石赴東北地區旅行寫生,「先後訪問、游覽了長春、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長白山、哈爾濱、鏡泊湖、沈陽,旅大等地。九月底返回北京、為期近四個月。」此行為他在現實生活題材與傳統國畫技法結合上提供了創新的嘗試,也留下了一批優秀的作品。事實上,四九年後,畫家多次遠行寫生,足跡遍及國內外,其創作要旨,都集中在新事物與傳統技法的融合上,五十年代中期往東歐如是,上述東北之行亦如是,故機場、快艇、電線杆……一一引入圖中,提供了活生生的素材,供他在創作上探索嘗試,有別於一般名山大川之遊踪紀錄。

本幅即東北之行重要收穫之一,也是上述探索的矚目成績。畫家自撰〈東北寫生雜憶〉中,已有生動文字描劃了創作從醖釀以至完成的過程。如此題材僅寫兩幅,本幅寫於是年八月十六日,翌日再有〈煤都一瞥〉,構圖技法相若,可見煤都景像觸發其創作靈感,故短短兩日間,反覆嘗試,足見用心!〈煤都一瞥〉由畫家家屬捐贈南京博物院,本幅則輾轉歸「梅潔樓」珍藏。


煤都畫了兩幅,即〈煤都壯觀〉和〈煤都一瞥〉……從醞釀製作的過程回顧一下,煤都和鋼都都是我此行費心血最多,傷腦筋最深的兩個題材。有的同志說:「吃力不討好的事,少踫些」,有的同志說:「不入畫的東西,是畫不好的」。
撫順我只去了一天,自然談不上什麼生活的體會,連感性認識也是極不完整的。我是僅憑那雄偉的西露天煤礦給我的震動,結合現場一些草圖來進行構思,進行創作的。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黨委書記告訴我:這個礦的發展經過,大躍進以來每年不斷增長的生產數字,一天能出多少煤,有多少工人,範圍多寬……如數家珍地邊走邊講,邊講邊指,忽然指著對面一層層正在開採煤層對我說:「你看,這顏色多美呀!」我禁不住心裡一怔!心想這位書記同志實在不愧為一位高明的畫家。誰也不知道煤炭顏色黑黝黝,幾十萬人露天礦,真是黑烟彌漫,塵土飛揚,而在我們黨委書記眼裡會覺得它是多美的。我能不畫嗎?所以一回到沈陽,就動它的心思了。最初是技法上有困難,墨已是黑的,用墨去畫煤炭,好像很方便,實則大大不然。由於我沒有絲毫經驗,暗地裡糟掉了不少的紙頭。就是〈煤都壯觀〉這一幅,中間也動搖了幾次,實在畫不下去。可是我一想到「你看,這顏色多美呀!」這句話,我又摸起筆來,堅持畫完了它。

─ 節錄自傅抱石〈東北寫生雜記〉


以傳統國畫的形式畫露天煤礦,是前所未聞的創舉。先生談到此畫的創作說是「費心血最多,傷腦筋最深的題材」。因為撫順他只去了一天,是「僅憑那雄偉的西露天煤礦給我的震動,結合現場的一些草圖,來進行構思,進行創作的。」創作的過程幾經反覆,遇到不少困難。首先是技法問題,有人以為用墨畫煤炭,好像很方便,先生說「實則大大不然」。黑色的煤炭,是很難表現的;再者,面對的是現代化的工業生產場面,工地、機器、車輛等等,都是很不入畫的東西。如何表現,完全是尚無人嘗試,應該進行探索的新課題。
從現在完成的畫面看,黑色的煤礦並未以烏黑的濃墨去潑灑,僅以較深的墨線鉤勒,以灰淡的墨色渲染,濃淡乾濕兼用,墨分五色,墨線則似旋風般橫掃畫面,包括遠景,既畫出了露天開採後的煤山之重重疊疊的層面,也造就了熱火朝天的大生產氣氛。這裡「抱石皴」的運用又有了新的發展。
圖中有廠房、煙囪、電桿、煙塵滾滾;大吊車、挖掘機、傳送帶,機器轟鳴。一隊隊汽車,一列列火車呼嘯而過;盤旋而上的運輸山道,直通煤礦山頂……。這一切在畫中,都得到合理又恰當的表現,似乎整個畫面都在活動之中,現代的機械化露天煤礦的宏偉和生產繁忙景象,豈止是「壯觀」,真奇觀也。

— 引自葉宗鎬著〈傅抱石的世界〉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