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4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于非闇 玉蘭綬帶
(1889-1959)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五七年作
款識:
非闇六十九歲作。

鈐印:「老非」、「再生」。


132.2 by 68 cm. 52 by 26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來源:香港蘇富比,二○○三年十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238

展覽

展覽:
台北,鴻禧美術館,〈京華煙雲─民國初年北方畫壇〉,二○○二年十月四日至十一月三日

出版

著錄:
〈當代中國畫〉英文版(北京,新世界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圖版17
〈榮寶齋畫譜〉第47期,于非闇繪花鳥部分(北京,榮寶齋出版社,一九九七年一月),頁41
〈京華煙雲─民國初年北方畫壇〉(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二年十月),頁73
〈聚英雅集二○○二年展〉特刊(台北,鴻禧美術館,二○○二年十月),頁135
〈于非闇工筆花鳥畫集〉下(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二○○五年三月),頁32

相關資料

註:于非闇向以工筆花鳥聞名,踏入五十年代,隨着社會環境丕變,其作品也注重時代氣息。他曾說「花鳥畫要畫得朝氣蓬勃,使人看後如親臨其境,如欣賞鮮花和活潑的虫鳥一樣,消除掉一天工作的疲勞,更感生活幸福。」如此「朝氣蓬勃」的表現手法明顯見於五十年代中後期,取工筆重彩填礦物顏料為地,以凸顯反襯畫中景物的色調和質感,循此寫成了〈瑞靄和平〉、〈直上雲霄〉等代表作,本幅即其中佼佼者。

畫中將祥雲飛鴿改為玉蘭綬帶,表現手法則相若。背景採用內庫石青平塗,色厚重而不沉滯,營造出富麗堂煌的氣氛。盛放、半開以至含苞待放的玉蘭花散佈於向上下空間伸張的枝椏而充盈舖滿畫面,呈朝氣蓬勃;綬帶成雙,分立枝頭高低,一廻望一翹首,呈互相呼應之勢。其神情活現,肢體纖細見輕盈,似張嘴呼朋,又含一躍而下的動感,令畫面空間若靜中待動,生息流轉。這種工筆寫花鳥,重彩敷色的技法在其晚年又生奇變,富麗如昔,但又流露生活氣息,正如所鈐「再生」印章,所喻不單祗是劇疾治癒復得重生,還是於傳統技法結合時代精神而具新氣象!全畫寫於四尺整幅上,保存完好,鮮麗明亮,幾如新出,毋乃晚年作品中煌煌鉅構!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