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臨敦煌觀音像
(1899-1983)
設色絹本 鏡框 一九四三年作
款識:
莫高窟第二百七十七窟觀世音菩薩像,橅奉紀常先生、白堅夫人供養。癸未三月,清信弟子張大千爰。

鈐印:「爰鉥」、「大千」。


189 by 86 cm. 74 3/8 by 33 7/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上款:「紀常」即谷正倫(1889-1953),貴州安順人。早歲負笈東瀛,入陸軍士官學校,期間加入同盟會,後返國隨黃興參加革命,辛亥鼎革後,歷任國民政府軍政要職,曾任憲兵中將司令、憲兵學校中將教育長,故有「現代中國憲兵之父」之譽。先後主政甘肅、貴州,又曾掌糧食部。四九年赴台,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五三年底病逝。
「白堅夫人」即陳瑾,一九一九年與谷氏於結縭貴陽。

註:一九四一年,大千先生率子姪門人等赴敦煌研究石窟藝術,又聘青海喇嘛畫師作助手,復召謝稚柳和門人劉力上等前來協助。大千個性爽朗,擅結交朋友,無拘身份,故逗留兩年餘間,與當地紳商,軍政界人士,甚或來訪之政府代表團相處頗融洽,雖當地物質條件困乏,但亦因此人際關係,屢獲協助。一九四○年谷正倫出任甘肅省主席兼保安司令,執掌隴省軍政大權,雖未見與藝文界人士緊密過從,惟大千敦煌居停期間,毋受滋擾干預,即使受人構陷,誣告破壞文物,谷氏雖致電報指問此事,但似未追究。反於大千甫離開敦煌,一九四三年八月中旬在蘭州三青團禮堂舉辦畫展,谷氏與當地軍政大員出席主持開幕儀式,可見兩人未有因上述構陷之事致生隙嫌。


本幅寫於「癸未三月」,即公曆一九四三年四月初至五月初,即畫家結束石窟研習,倚裝將離敦煌時,摹莫高窟觀世音菩薩造像一區,贈谷正倫伉儷。

石窟臨摹過程,環境、物質條件,皆十分艱苦,惟亦大千用功最勤之時,兩年餘積累所得,自珍甚矣,非輕易贈人。即使友輩索畫,或遠寄四川,供出售集資之用,亦僅以一般山水人物應之,今出此鉅製送贈谷氏,其禮極重,或為報其照拂之恩!

畫上題「莫高窟第二百七十七窟」,據大千自撰〈莫高窟記〉,此窟屬盛唐、晚唐,窟內南壁北壁,各有觀音菩薩一區,其一具「高四尺六寸」。

本幅寫菩薩立像,見九分開臉,頭束髮,戴寶冠,後有頂光,手腕佩戴釧環,斜穿天衣,長帛外披,盤繞雙臂,下垂及地,瓔珞披身,腰結束帶,下穿朱紅羅裙,一手拈柳枝,一手置淨瓶,雙足立於朱紅蓮花座上。筆下開臉飽滿豐腴,彎眉豐鼻,兩耳垂穿環,莊嚴法相中見慈祥之色。眼、頰、頸以至身體各部皆暈染,色深淺不同。身上之釧環、瓔珞、束帶以至髮髻寶冠等,則以硃砂、石青、石綠等礦物顏料填蓋,色沉厚亮麗,得唐畫之古艷華麗。服飾層層叠蓋,以顏色深淺現其層次,突出衣褶叠曲轉折的摺痕,加強質感之表現,形像更呈立體生動。畫中線條沉穩,運筆熟練,細節描繪精準,尤以菩薩臉部神情、眉宇間,流露慈悲濟世之懷。十指或曲拈,或平伸,其姿婉轉,見柔韌之態,刻見細膩傳神。

本幅亦為台北故宮博物院及四川省博物館珍藏外,少數流傳於民間之張大千敦煌時期臨摹壁畫之代表作。


參考資料:
〈張大千先生遺著漠高窟記〉(台北,故宮博物院,一九八五年四月),頁557-559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