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王興偉
又不是一百分
一九九八年作
款識
《又不是一百分》,一九九八年三月 ,王興偉
壓克力畫布
165 x 240 公分 ,65 x 94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展覽

中國,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美術館〈失效自救――首屆東北油畫新銳七人展〉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日至十四日,無頁數,彩色圖版
荷蘭,阿姆斯特丹,Kunst RAI〈困惑――中國當代繪畫和攝影〉一九九八年
比利時,根特〈中國現代藝術基金會收藏展〉一九九九年
荷蘭,阿姆斯特丹,Canvas Foundation,〈站台99〉一九九九年,69頁,彩色圖版
比利時,奧斯坦德,P.M.M.K現代美術館〈天地之間――今日藝術中的新古典主義運動〉二〇〇一年二月二十三日至九月二日
荷蘭,鹿特丹,魏特德維茨當代藝術中心〈戴漢志:5000名藝術家〉二〇一四年

出版

〈藝術界〉一九九八年八月期,87頁,彩色圖版
〈江蘇畫刊〉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期,27頁,彩色圖版
〈創新 I〉(北京,藝術文件倉庫,一九九九年),無頁數
〈不合作方式〉(上海,東廊藝術,二〇〇〇年),130頁,彩色圖版
〈中國當代藝術史1990-1999〉呂澎著(深圳,湖南美術出版社,二〇〇〇年),177頁,彩色圖版
〈首屆廣州當代藝術三年展,重新解讀:中國實驗藝術十年〉(中國,廣東美術館,二〇〇二年)223頁,彩色圖版
〈王興偉作品集〉(盧塞恩、北京,麥勒畫廊,二〇〇五年),無頁數,彩色圖版
〈Cina Pittura Contemporanea〉(意大利,Damiani出版社,二〇〇五年)無頁數,彩色圖版
〈牆:中國當代藝術的歷史與邊界〉(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二〇〇六年),彩色圖版
〈王興偉〉(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二〇一三年),37頁,彩色圖版

相關資料

「這幅畫的誕生純屬偶然。我深受情色和荒誕藝術吸引,因此覺得艾倫·瓊斯的雕塑很有意思。」

王興偉




前蘇聯畫家費奧多爾·帕夫洛維奇·列舍特尼科夫在一九五二年畫下經典之作《又考低分》,王興偉透過狡黠的演繹,創作出《又不是一百分》,成就一幅妙趣橫生的代表作。中間的男孩形象來自王興偉的姪兒/外甥?,他考了低分,正低著頭,承受父親的訓斥──此情此景必能在不少亞洲中產家庭之間引起共鳴,而它同時也是列舍特尼科夫知名畫作的玩味模仿。不過在列舍特尼科夫的畫裡,男孩的父親並不在場,他已戰死沙場,給兒子留下一件不稱身的臃腫大衣;王興偉則把父親置於支配地位,他身上的芥末黃襯衫在其作品中反覆出現。列舍特尼科夫的原畫裡有兩名女性角色,分別是男孩的母親和姊姊,王興偉將兩人取而代之,換成艾倫·瓊斯一九六九年的挑逗之作《桌子》與《椅子》:她們身裹暴露的情趣衣飾,擺出性愛姿勢,無法看向男孩,與列舍特尼科夫筆下目露失望之意的母親和姊姊形成鮮明對比。那條歡快的小狗從構圖前景退到背景,為作品畫下圓滿的一筆。

本作還蘊含了不少從藝術史和社會發展當中汲取的靈感。王興偉筆下的男孩和列舍特尼科夫筆下的姊姊一樣,都戴著紅領巾,紅領巾在蘇聯象徵身份和忠誠,後來傳至中國。父親以對立式平衡的姿態坐著,是米開朗基羅經典風格的直接指涉。他身下的《椅子》非常低矮,成為構圖敘事的起點,引申出複雜的人物視線編排:父親一臉倨傲,用手臂和手指指向《桌子》下女子的私處;細看之下,男孩似乎也瞄向同一方向。這種安排呼應了瓊斯大膽的家具雕塑,及其創作時的社會環境;當時婦女解放運動發展正酣,女性藝術家紛紛對「男性凝視」提出批判。瓊斯在二〇一四年時表示:「這組雕塑是那個時代的產物,希望人們不要太『玻璃心』,能夠將它們視為幽默,以及另一個看待人性的角度。」

《又不是一百分》畫於一九九八年;從一九九五年起,王興偉就開始戲仿一些名畫,與當代藝術叛逆解構的價值觀接軌。他得心應手地借用東西方的繪畫元素,概念和情感多元,包括流行文化、文學、古典藝術傳統以至自己的畫,創作出大量風格與題材各異、玩世不恭的作品,對傳統藝術既有嘲諷、欣賞,亦有意圖打破它作為典範的尊崇地位。王興偉是當代中國藝術界的詼諧和幽默分子,他的作品往往充滿辛辣的戲謔嘲諷和黑色幽默;事實上,藝術家通過這種方式不斷試探和擴展現實主義和繪畫語言的界限。從中世紀歐洲繪畫、文藝復興初期以至達達主義和超現實主義,西方普普藝術到中國玩世現實主義和政治波普,王興偉一律信手拈來,用各種元素營造他那種尖酸嘲弄、卻冷眼旁觀的觀世態度。

他的藝術觀念和創作語彙精闢獨到,獲得高度評價,二〇一三年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舉行王興偉作品的大型回顧展,無疑肯定了他的藝術成就,其館長田霏宇(Philip Tinari)在圖錄撰文道:「在王興偉的世界,繪畫的基本原則被反覆地追究探問[……] 他的作品暗示,即使在這個大意義和信仰都似是曖昧不清的世界中,(繪畫)仍有具象表達和敘述的空間」(田霏宇,摘自展覽圖錄《王興偉》,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北京,二〇一三年,10-11頁)。

在九〇至二〇〇〇年代的作品中,王興偉開始回顧並採用自己作品的元素,塑造出更複雜、更多層次的意義、雙重意義和對比,讓觀者從他的一幅作品中看到藝術史與社會發展相互呼應的轉捩點。借用田霏宇的話:「藝術史上普遍存在對一個主題的不同演繹[……] 王興偉對這個主題的處理漫不經心[……] 那是一種中國人所謂的『小聰明』──從質感和筆觸的細節處理上表現出來[……]」(同上)。他隨後總結道:「但最值得欣賞的是,(王興偉的作品)一如以往地開拓現實主義的具象表達空間」(同上)。《又不是一百分》給人一種荒謬的厚顏無恥和不合時宜之感,見證王興偉對繪畫語言和藝術界至今依然新鮮而深遠的影響。

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