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6

拍品詳情

密慧禪心-菩薩道珍藏及其他佛教藝術精品

|
香港

明永樂 釋迦牟尼佛坐像石碑

來源

1945年後購於舊金山
紐約佳士得2007年3月22日,編號226
樂從堂收藏

相關資料

永樂御雕弘佛恩

這尊石灰岩碑以精巧的深淺浮雕刻作,中心的釋迦牟尼像結跏趺坐於蓮花座上,周圍有印度風格紋飾,非常罕見。其品相保存極佳,尚存原來紅彩與貼金之痕跡。製於永樂年間,應奉於南京或新帝定都的北京之佛塔或寺廟中,見證中國歷史上之輝煌盛世。

這尊釋迦牟尼像右手下垂持觸地印,並維持在禪定冥想的坐姿之中,訴說著佛陀證悟真理之前戰勝魔羅的事蹟。佛陀立下誓約將保持禪定冥想的坐姿,直到透悟真理實相為止。但他遇到了魔羅,那是一位試圖讓佛陀分心,阻礙佛陀證悟真理實相的惡魔。對於一切試圖破壞佛陀追求理想的種種誘惑,無論是喜悅或是厭惡的干擾,佛陀均不為所動。依據傳統記載,魔羅展開最後的攻擊,試圖動搖佛陀慈悲的菩薩胸懷。對佛陀追求心靈覺醒的理想與脫離輪迴獲得最後的解脫,魔羅提出了質疑。在精神毅力的支持下,釋迦牟尼想起自己在多次以動物與人類身形的轉世過程中,曾以無量的慈悲願力幫助一切的有情眾生。於此覺悟的關鍵時刻,釋迦牟尼理解並坦然地面對命運。為了回應魔羅的質疑,禪定坐姿的釋迦牟尼移動膝上的右手,觸碰大地,並說「大地是我的證人」。以此堅定不移搖的動作使得魔羅、魔軍與女色誘惑潰散敗逃,留下釋迦牟尼獨自在菩提樹下的金剛座體驗偉大的覺悟。佛陀悟道於印度東部的菩提迦耶,據說該地擁有神奇的力量,促成了衪的覺悟。

若仔細對比其他永樂紀年佛像及銘文,可證此佛像為永樂年作。本尊釋迦牟尼佛像之風格及造型,與兩尊永樂年號鎏金銅釋迦牟尼佛像相近,其中一例大英博物館藏,圖見《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展覽圖錄,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圖195,另一件出自 Speelman 收藏,見於屈志仁及 Denise Patry Leiden,《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2005年,圖版24,後售於香港蘇富比2006年10月7日,編號808(圖一)。此像與上述兩尊鎏金銅佛像,皆坐於蓮花座上,下承紋飾精緻繁麗之方形台座。三尊佛像身後皆有火焰形背光,滿綴纏枝印度蓮花。紐約蘇富比曾售出一冊永樂十二年(1414年)楷書佛經,內頁一幅菩薩像之台座、背光、印度蓮花紋飾與上述相同,2015年3月19日,編號427,現藏於上海龍美術館(圖二)。

位於北京西北方之長城要塞居庸關雲台有佛像雕刻,建造於元末至正年間,是本尊佛像的原型,圖載於《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前述出處,圖14。兩尊佛像造型幾乎相同,台座與蓮花座紋飾相同,但本尊面容更自在祥和,輪廓較柔膩,衣褶自然垂落,掀掀欲飄。此外,本品罕有地描繪迦樓羅咬噬蛇神娜迦的形象,可證印度和尼泊爾神祗形象在元代經西藏傳入中原。永樂年間,仍見有迦樓羅之踪,南京市博物館藏一件迦樓羅陶像,色彩至今仍奪目鮮豔,原為南京大報恩寺塔內之拱門裝飾,錄於《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前述出處,圖190;該塔為永樂皇帝為報父母生養之恩而建。

當今各地博物館皆無收藏與本品可比的永樂石灰岩佛像。據載,僅有一例私人收藏釋迦牟尼石灰岩雕像,風格與本尊相同,尺寸、造型亦相近,稍異之處為背光內所飾的神獸形象,載於《懷古堂》,第5期,1997年秋,編號88,後售於紐約佳士得2004年9月21日,編號139。本尊佛像據傳出自南京一座佛塔,曾屬 Emmanuel Dimitri Gran(1894-1969年)收藏。Emmanuel Gran為建築師,原駐居聖彼得堡,1917年逃難俄國革命後遷往上海,並於上世紀二十至三十年代四處搜求中國收藏品。其於1948年移居加州,後再於紐約定居,擔任當地希爾頓酒店的建築師。此石碑1948年得自舊金山,很可能為當時所收。誠然,經歷史考據,結合本品之造像及藝術風格,可推證本尊佛像乃永樂帝在南京建造的皇家建築之存世遺物。

密慧禪心-菩薩道珍藏及其他佛教藝術精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