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北宋 定窰黑釉鷓鴣斑葵式盤
前往
4
北宋 定窰黑釉鷓鴣斑葵式盤
前往

拍品詳情

俊雅清凝 — 樂從堂藏宋瓷粹珍

|
香港

北宋 定窰黑釉鷓鴣斑葵式盤
well potted with flaring sides rising to a six-lobed rim, all supported on a flattened base raised on a slightly splayed foot, covered overall save for the footring with a glossy black glaze liberally flecked with small irregular russet 'partridge feather' mottles, the glaze thinning to a pale mushroom colour along the rim and partially revealing the pale greyish-white body
19.7 公分,7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艾弗瑞.克拉克伉儷收藏(編號472,最晚自1937年始)
倫敦蘇富比1975年3月25日,編號21(£2100)
出光美術館藏品,東京
紐約佳士得2002年3月21日,編號137
Francisco Capelo 收藏
倫敦蘇富比2010年5月12日,編號153

展覽

《Arts de la Chine Ancienne》, 橘園美術館,巴黎,1937年,編號665
《Sung Dynasty Wares. Chun and Brown Glazes》,東方陶瓷學會,倫敦,1952年,編號54
《L'Art de la Chine des Song》,賽努奇博物館,巴黎,1956年,編號78
《The Arts of the Sung Dynasty》,東方陶瓷學會,倫敦,1960年,編號69
《出光美術館十周年紀念展》,出光美術館,東京,1976年,編號101
《中国美術展シリーズ4 宋元の美術》,大阪市立美術館,大阪,1978年,編號1-207
《宋代の陶磁》, 出光美術館,東京,1979年,編號75
《出光美術館十五周年紀念展》,出光美術館,東京,1981年,編號728

出版

《中國陶磁:出光美術館藏品圖錄》,東京,1987年,圖版107
Nigel Wood,《Chinese Glazes. Their Origins, Chemistry and Recreation》,倫敦,1999年,頁142左
Francisco Capelo 等,《Forms of Pleasure. Chinese Ceramics from Burial to Daily Life》,倫敦, 2009年,圖版35及封面

相關資料

黑華世珍
康蕊君

定窰葵式盤耀眼迷人,黑釉濃重且細膩,金褐鷓鴣斑灑落於上,優雅雋秀而酣暢淋漓,窄足寬沿,器形大方端麗,實為獨一無二之作。葵口造形雖非刻意傚仿盛開嬌蕊,此器之美宛似稀有的黑蜀葵,工藝超絕至臻,屬宋代黑瓷中極少數能媲美同朝白瓷與青瓷之最,共列典範者。此盤風格獨特脫俗,需巧思卓藝,燒製過程極度精準縝密,黑瓷多造於北方窰口,屬各窰主要製品之偏類,此盤即是定窰燒造的少數非白瓷,一如河南寶豐汝窰。曹昭《格古要論》,著於1388年,論及北方黑瓷,僅述河北曲陽定窰所出,「有紫定色紫,有墨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價高於白定,俱出定州。」

此盤六瓣葵口造形,類同宋代漆盤,口沿削切圓潤小角,葵瓣間隱現淺溝,纖雅俐落(漆器例見圖一:坂本五郎舊藏漆盤,2013年10月8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141)。汝州張公巷窰址出土近似之深棱六瓣葵式瓷盤,此窰所造之器近類汝瓷,但幾無傳世之例(見《汝窰與張公巷出土瓷器》,北京,2009年,頁87、100-102;陸明華,〈兩宋官窰有關問題研究〉,《南宋官窰文集》,北京,2004年,頁149,圖8-12)。

定窰所造白瓷與柿釉瓷(紫定)雖以六瓣葵式器形著名,多為平底無足(《定瓷雅集:故宮博物院珍藏及出土定窰瓷器薈萃》,故宮博物院,北京,2012年,圖版73、89)。 其他葵式盤則見細窄圈足,足沿無釉以供立燒(《定窰白瓷特展圖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7年,編號77、78)。武德教授(Nigel Wood)在《Chinese Glazes. Their Origins, Chemistry and Recreation》,倫敦,1999年,頁142論及此盤時指其為「精美北方黑瓷盌」…「胎土塑性強,能造出較南方瓷對比更為多變之器形 — 如同此器造形摹傚漆盤,圈足承載寬大盌沿。當朝定窰有製此類器形,然皆為覆燒。」此件葵式盤之寬沿與窄足之尺寸差距,較其他定窰白瓷盤及南方窰例更大,曾與一件相類柿釉盤一併刊載於展覽圖錄《宋代の陶磁》,出光美術館,東京,1979年,編號76。

著錄未見與此盤近類者,相似風格及品質僅見於曲陽定窰。定窰遺址出土黑瓷殘片甚少,其中帶褐斑者更罕,器形均為笠式盌。其中一例為深黑釉面灑褐斑,類同此盤,但圈足上方釉已抹除,或為其遭剔棄之因由:《定瓷雅集:故宮博物院珍藏及出土定窰瓷器薈萃》,故宮博物院,北京,2012年,圖版97,及《国際交流企画展「定窯.優雅なる白の世界.窯址発掘成果展」》,東洋陶磁博物館,大阪,2013年,編號38)。

曲陽出土另一件黑釉鷓鴣斑盌殘片,斑點略大,還有一件笠式盌,比例類同此件葵式盤,但盌口無棱,黑釉無斑(《中國古瓷窰大系:中國定窰》,北京,2012年,圖版129、128)。此外,定窰遺址僅出土少數較小之黑釉褐斑破片(《故宮博物院藏中國古代窰址標本》,卷2:河北卷,北京,2006年,圖版208)。

尤金白納德舊藏一件定窰黑釉褐斑盌,後為大阪萬野美術館雅蓄,曾展出於東方陶瓷學會周年特展《The Ceramic Art of China》,倫敦,1971年,編號71,圖版48,1980年11月7日售於紐約蘇富比,編號91,2002年10月28日售於香港佳士得,編號515,並刊於封面;哈佛大學薩克勒博物館亦藏有一例,展出於《Hare’s Fur, Tortoiseshell, and Partridge Feathers: Chinese Brown- and Black-glazed Ceramics, 400-1400》,哈佛藝術博物館,劍橋,麻州,1996年,編號16。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珍藏一件近似黑釉褐斑盌,金屬釦口,展出於《千禧年宋代文物大展》,台北,2000年,編號IV-34,無述窰口。

如同定窰白瓷,此葵式盤胎質近乎純白,盤沿黑釉薄透處,可見瓷胎隱隱發亮。前述作例胎質雖與此盤相近,然其足底釉藥多已拭淨。宋代其他主要窰址並無燒造相似瓷器,僅曲陽鄰近瓷窰,如較南的河北井陘窰,尚有相似之作。井陘窰也以燒造定窰白瓷為主,惟造少量黑瓷,部分飾有褐斑(〈河北井陘窰河東坡窰區〉,《1998中國重要考古發掘》,北京,2000年,頁87-92;《故宮博物院藏中國古代窰址標本》,前述出處,圖版222-226)。

位處更南之河北磁州窰,亦傚仿定窰燒造相類瓷盌,足底無釉,見《Hare’s Fur, Tortoiseshell, and Partridge Feathers》,前述出處,編號34、35;但此類瓷盌,釉濃不透,即便口沿仍難見淡色瓷胎。

綜而觀之,判斷此件葵式盤的出身誠屬不易,其胎身明確與曲陽等北方定窰一致,應屬定窰之作。南宋時期,江西吉州窰出產鷓鴣斑釉瓷盛名遠播,其釉面多未及此盤光潤,此場拍賣會一件吉州窰梅瓶,拍品編號15,即是其中佼佼之例。

此盤曾為艾弗瑞.克拉克伉儷珍藏近四十載,存於倫敦西郊伯克郡 Fulmer 宅邸, 1920-1940年代,直至1950年艾弗瑞臨終前,伉儷致力建構其中國陶瓷收藏,雅蓄精妙絕倫,世界聞名。艾弗瑞對倫敦東方陶瓷學會貢獻良多,協籌1935-6年之倫敦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並借出約六十件藏品。大維德爵士夫人在1992年的一次訪問中,當被問及其夫生前最仰慕的收藏時說道:「我想應該是克拉克」,「克拉克收藏可以說是最精絕之一。規模不大,由兩位品味高致的藏家巧心構築而來……他們在家的上層專闢一個小房間,滿置展示櫃,陳列其珍藏宋代佳器」(林華田,〈An Interview with Lady David〉,《Orientations》,卷23,第4期,1992年,頁56-63)。此盤後續為名家遞藏,先入東京出光美術館館藏,後為葡萄牙宋瓷鑑藏名家 Francisco Capelo 雅蓄。

俊雅清凝 — 樂從堂藏宋瓷粹珍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