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北宋 定窰白釉劃蓮紋葵口大盌
前往
1
北宋 定窰白釉劃蓮紋葵口大盌
前往

拍品詳情

俊雅清凝 — 樂從堂藏宋瓷粹珍

|
香港

北宋 定窰白釉劃蓮紋葵口大盌

來源

鴻禧美術館收藏,台北

出版

史彬士(編纂),《中國歷代陶瓷選集》,鴻禧美術館,台北,1990年,編號25

相關資料

初瞥此盌,美妍雅緻,為定瓷經典,細觀更覺與眾不同:其製胎細薄,釉色淨潤,劃花紋飾精湛,盌徑碩大,氣韻非凡。定窰於北宋年間承燒貢瓷,佳器倍出,然如此之設計簡約、製作優良者可謂鳳毛麟角,應為昔時御用貢瓷。歷年經久而保存完善,想然物主必視若珍寶,惜護有加。雖有質佳定瓷,可與此媲美,但論尺寸,當中難有出其右者,流傳至今,可謂寥若晨星,彌足珍貴。

北宋一朝,定窰製瓷技術達致巔峰,此盌宏碩,其器形典雅,釉色純瑩,工藝精湛,且紋飾簡練灑脫,卓然超群,誠典範之作。觀內壁所劃纏枝蓮花,兩蓮對向而開,一葉側傾相襯,枝蔓迴繞其間,旖旎靈動,出神入化。此盌為獨製個例,品質臻美,或為他例之藍本,不似尺寸較小者,為省工省時,大量製作,不能與此盌相提並論。

定瓷素以胎體細薄純白而聞名,不施化妝土,窰燒後便可呈白淨雅緻之色,其釉光潤,與象牙類,積釉流淌處可見「淚痕」,更因其器形含蓄溫雅而備享讚譽。雖部分器形乃仿當朝銀與漆,但更多為瓷匠創作,別具新意,深受北宋與金朝之皇室及佛寺鍾睞,本例即屬後者。定瓷胎體輕薄易碎,成形及窰燒過程極易變形翹棱,故此類盌直徑多不超過22公分,僅些許寬盆及模印淺盤見有製大器,但其胎體亦相應偏厚較重。

本品紋飾,線條委婉而舒暢,蓮花優雅之神韻躍然其上,如紙上作畫,筆墨韻味全然其間,同時倍顯胎體之素淨清麗。蓮,出淤泥而不染,象徵純潔、廉正,其意象與崇儒家、尚修身之宋朝文化不謀而合,深受時人所愛,故定瓷常以蓮花作飾,憑胎釉瑩潤素白,襯蓮之潔身自好,兩者相得益彰。

可比較之盌例,尺寸通常略小,若同飾蓮花紋,則多繪一枝獨綻,均略與本例不同。如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一牡丹紋盌(口徑24.9公分),曾展於《定州花瓷—院藏定窰系白瓷特展》,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14年,編號II-29。另見一略小蓮花紋盌例(直徑21.8公分),圖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兩宋瓷器(上)》,香港,1996年,圖版52,同刊一尺寸較大之印花定盌(直徑26.6公分),皆清宮舊藏,後者又載於《定瓷雅集:故宮博物院珍藏及出土定窰瓷器薈萃》,故宮博物院,北京,2012年,圖版65,此書另錄一尺寸較大之深盤殘器(24.6公分),飾龍紋,底刻「東宮」二字,河北省曲陽縣定窰遺址出土,圖版114。Alfred Schoenlicht 雅蓄一例,尺寸稍小,曾兩度售於倫敦蘇富比,1955年12月13日,編號58,及1971年12月14日,編號194。倫敦蘇富比1981年7月14日也曾拍出一相似例,編號77。此外還有一例,售於香港蘇富比2000年5月2日,編號588,後又售於倫敦蘇富比2012年5月16日,編號88。

俊雅清凝 — 樂從堂藏宋瓷粹珍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