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8

拍品詳情

瑩淨芳淳:顯赫私人瑰藏宋代瓷珍

|
香港

北宋 定窰刻花牡丹紋長頸瓶
the sumptuous globular body surmounted by a tall neck of elegant cylindrical form, slightly flaring as it emanates from the shoulder and extends to a flanged everted rim, all supported on a splayed foot, very finely carved with two luxuriant peony flowers, their stems and foliage spreading out to each other, the neck and foot left undecorated, covered all over in an exquisite creamy-white glaze, the hollow foot and base left partly glazed
25 公分,9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艾倫巴羅爵士伉儷收藏(1881-1968年及1885-1989年)
艾倫巴羅博士收藏
倫敦佳士得1986年12月8日,編號227
沐文堂收藏
倫敦蘇富比2003年11月12日,編號8

展覽

《Song Dynasty Wares: Ting, Ying Ch'ing and Tz'u Chou》,東方陶瓷學會,倫敦,1949年,編號13
《Chinese Ceramics from Sir Alan Barlow's Collection》,Arts Council,倫敦,1953年,編號42
《The Arts of the Sung Dynasty》,東方陶瓷學會,倫敦,1960年,編號27,圖版15
《A Thousand Years of Chinese Ceramic Art》,東方陶瓷學會,Quantas Gallery,倫敦,1966年,編號23
《The Ceramic Art of China》,Arts Council of Great Britain 及東方陶瓷學會,倫敦,1971年,編號68,圖刊於《東方陶瓷學會彙刊》,卷38,1969-71年,圖版43,編號68
《歷代文物萃珍:敏求精舍三十週年紀念展》,香港藝術館,香港,1990-91年,編號87
《關氏所藏宋代陶瓷》,香港藝術館,香港,1994年,編號10
《博古存珍-敏求精舍金禧紀念展》,香港藝術館,香港,2010-11年,編號97

出版

蘇立文,《Chinese Ceramics, Bronzes and Jades in the Collection of Sir Alan and Lady Barlow》,倫敦,1963年,圖版41,編號C178
Jan Wirgin,〈Sung Ceramic Designs〉,《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卷42,1970年,圖版61c
W.B.R. Neave-Hill,《Chinese Ceramics》,愛丁堡及倫敦,1975年,圖版60
Basil Gray,《Sung Porcelain and Stoneware》,倫敦,1984年,圖版48

相關資料

艾倫巴羅爵士舊藏
定窰長頸瓶

康蕊君

北宋至金代年間,定窰佳器屢出,不僅獲兩朝宮廷垂青,最近研究發現,定窰器皿甚至見於杭州南宋宮廷。定窰白瓷胎體細薄體潔白、釉色透亮略顯乳白,飾紋素麗,沉靜典雅,氣韻非凡。

根據傳世定窰器及出土殘片上之字款,可證定瓷曾為宮廷御器。工匠於瓷坯上刻字款,如「官」、「新官」、「尚食局」、「尚藥局」等。另亦發現許多作例,經入窰燒後才刻上字款,如「 德壽」、「 德壽院」,即宋高宗內禪後遷居之德壽宮;「奉華」底款,即宋代皇帝貴妃所居之奉華殿,還有「皇太后殿」、「東宮」等款,見《定瓷雅集·故宮博物院珍藏及出土定窰瓷器薈萃》,北京,2012年,各頁。亦載於胡雲法及金志偉,《中國古代白瓷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上海,2005年,頁285-300,圖版152-232。另見小林仁,《定窰:優雅なる白の世界,窰址発掘成果展》,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大阪,2013年,頁218-242。

目前傳世定窰器皿和殘片以盌及盤居多。位於現今河北保定附近的定州白瓷窰,專製圓器臥件,極少出瓶、罐等立件。由於圓器較易拉坯成形,可大量製造。如本品般頸身細長之小口立器,製作甚難,需拉坯分段接合成形,要求每段塑形精確、接合須穩固無痕,故成品殊稀,大多難免於窰中毀塌或變形。

可與本品相較之近例,似乎僅得一品,出自清宮舊藏,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其尺寸稍小(22公分),器形稍異,頸直圓腹,刻雙龍紋,但刀工同樣寫意俐落,線條流暢清晰。故宮藏例似為孤品、無法成對,定窰遺址出土文物中亦無發現,故多次被載錄,如《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宋瓷》,香港,1996年,卷1,圖版35;《定瓷雅集》,同上,圖版36;《中國陶磁全集》,卷9,京都,1981年,圖版71。

尚有定窰長頸瓶一例,為大維德爵士收藏,但器形與本品殊異,筒腹、折肩,磨口,現藏大英博物館,被多次展出及載錄,如《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英國皇家美術學院,倫敦,1935-6年,編號1173。連同本品,曾展於《東方陶瓷學會宋代藝術展覽》,1960年,同上,編號16,圖版14。亦可參考畢宗陶(Stacey Pierson),《Song Ceramics: Objects of Admiration》,倫敦,2003年,圖版1。

清宮珍藏一件定窰瓶,通體光素無紋,細長頸,盤口,腹扁圓,臥足,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底刻乾隆三十八年御題詩。此瓶應是台北故宮博物院所藏唯一類例,見余佩瑾,《得佳趣.乾隆皇帝的陶瓷品味》,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12年,編號4。

2002年上海博物館曾舉行中國白瓷學術研討會,似未有述及類例,後編集出版之論文集亦無載述,2005年,同上。

本品之長頸瓶形,或源自唐朝河北及河南三大窰口-邢窰、定窰及鞏縣窰流行的一款瓶器,其原型為金屬器,可追溯至五世紀。參考《中國陶瓷全集》,上海,1999-2000年,卷4,圖版246,載錄一件白釉綠彩瓶,出土自公元 475年古墓。同書卷5收錄一件白陶瓶,出土於河南省唐代遺址。《研討會論文集》載于文榮文章,上海,2005年,同上,頁567,圖8d及e,作者將後者與一件青銅瓶作對比。

詹姆斯.艾倫.諾爾.巴羅爵士(1881-1968年),第二代從男爵,榮獲巴斯騎士勳章及大英帝國騎士勳章,為英國著名公職人員。其夫人諾娜(1885-1989年)是進化論始創人、英國科學家查爾斯.達爾文之孫。巴羅伉儷二人同心,合力蒐藏中國及伊斯蘭藝術品。艾倫爵士加入於東方陶瓷學會始創之初,隨後數十年一直傾力支持其運作,曾擔任委員會幹事達二十八年;後於1943年至1961年間擔任會長,任期亦長達十八年,兩個紀錄皆未有人破;期間學會曾舉辦多次重要展覽。艾倫爵士平生希望公眾、尤其學生能欣賞其收藏之藝術品。因此在他身後,其大量中國高古青銅器、瓷器及玉器藏品展出於杜倫大學(University of Durham)Gulbenkian 東方藝術博物館。自1974年起,艾倫爵士的收藏被安置於布萊頓附近薩塞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內特建的展覽館。2012年,艾倫爵士故藏轉移到牛津大學屬下的阿什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當中部分重器目前正在展出。有賴於此,艾倫爵士的大部分藏品得以保全,但本品屬少數未被歸入管理故藏之基金會的藏品,並由艾倫爵士家族後人保留,或至1986年,同年首次售於倫敦。

瑩淨芳淳:顯赫私人瑰藏宋代瓷珍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