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6
1066

知名美國私人收藏

達米恩·赫斯特
愛的天空
前往
1066

知名美國私人收藏

達米恩·赫斯特
愛的天空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達米恩·赫斯特
生於1965年
愛的天空
二〇〇四年作
款識
Damien Hirst,《Sky Love》,2004(作品背面)
蝴蝶、光澤塗料畫布 鏡框
121.9 x 152.4 公分,48 x 60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相關資料

蝴蝶的語彙
達米恩·赫斯特


「我想與其創作個人題材,不如引發大眾聯想。人人都怕玻璃,怕鯊魚,卻喜歡蝴蝶。」──達米恩·赫斯特

「這是關於愛與現實主義、夢想、理想、象徵和生死。我嘗試以多種形式展示這些主題,例如真蝴蝶能使理想中(生日卡片式浪漫)的愛幻滅;象徵符號與真實事物存在天壤之別。或者是死去的蝴蝶依然美麗迷人。所有事物都失去平衡,因為我試著在藝術與生命之間作出比較……這是一件瘋狂的事,終究一切都只是藝術。」──達米恩·赫斯特

《愛的天空》作於二〇〇四年,是達米恩·赫斯特筆下蝴蝶單色畫系列的完美傑作,以賞心悅目的畫像表達出其對生死、永生與滅亡的著迷。赫斯特在一九八九年畢業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後,便開始利用蝴蝶創作藝術。一九九一年,其聞名遐邇的首場個展〈愛與不愛〉於一家倫敦畫廊的兩層空間內舉行,他在其中一個房間放滿數百隻活昆蟲和蛹,在裡面孵化、生長和死亡,而另一房間則展出佈滿死蝴蝶的光澤塗料畫作。此八幅單色畫是赫斯特的首批蝴蝶畫,顯示他在早年醉心探究生命的脆弱。透過同時展出活著和死去的昆蟲,藝術家創造出一個讓所有人見證和體會生死週期的環境。自此之後,他反覆利用蝴蝶創作,將死蝴蝶的無重身軀黏在畫布上的厚層光澤塗料,藉以探索藝術與自然之間的複雜關係。

蝴蝶生命短暫,從蛹蛻變成美麗蝴蝶,化身為輪迴、復活與生死的象徵。在不同文化中,不少神話傳說以蝴蝶作為中心主題。希臘神話美女賽姬在繪畫及雕塑中往往飾以蝶翼,從人間升到仙境,成為奧林匹斯山神祇之一,整個過程猶如蝴蝶的生命。這位人類少女擁有沉魚落雁之容,她與丘比特的傳說彰顯青春、美與愛的主題,為人津津樂道。以其愛情故事為題的藝術作品通常具備蝴蝶的象徵符號。在基督教藝術中,蝴蝶用來象徵耶穌基督的復活。有時在描繪聖母聖嬰的畫作中,少年基督手握一隻蝴蝶,意味著他後來的犧牲及神跡命運。

蝴蝶是代表生死和化腐朽為神奇的完美化身,因而成為赫斯特的藝術語彙──他在天主教薰陶下成長,一直對此主題深深入迷。此外,蝴蝶即使在死後仍舊豔麗,這也是赫斯特在創作中採用蝴蝶的靈感來源,為其藝術平添美感與象徵意義。正如赫斯特所言:「然後你會看到蝴蝶之美……死去的昆蟲依然賞心悅目,真是奇妙。」(達米恩·赫斯特與米爾塔·達爾真齊奧對話,載於展覽圖錄<達米恩·赫斯特:痛苦與狂喜,1989-2004年作品選展>,國立考古博物館,拿波里,二〇〇四年,83頁)

本作熱情澎湃,呈現一片壯闊的紅色畫面,璀璨奪目,幾隻蝴蝶標本緊緊貼於畫上,就像意外地陷入光澤塗料之中。在鮮艷明麗 的紅色背景襯托下,色彩斑爛的蝴蝶優雅地分佈於畫面,彷彿在新世界的紅色日出天空下自由飛翔,而同時其軀體的美感與動態達致完美平衡。豔紅色背景與彩色標本之間的強烈對比凸顯作品的構圖張力,極為引人入勝,同時又激發觀者聯想,視線隨著翩翩飛舞的蝴蝶撲翅而上,翱翔至天際盡頭,與作品標題《愛的天空》互相呼應。

觀者目光沉醉於赫斯特筆下的超現實空間,畫像似乎將現實世界與幻想世界之間的差異瓦解。這使人想起經典哲學典故「莊周夢蝶」,道家宗師莊子憶述有一天夢見自己變成蝴蝶,但夢醒後神思恍惚,不知是自己做夢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了人。蝴蝶不但引起赫斯特對生死週期的無限聯想,並且透過欣賞飛翔中的蝴蝶藉由標本剝製術得到永生,以及在死後保留其短暫生命精彩的一面,從而啟發觀者反省自己的存在。藝術家同時採用工業用的光澤塗料及自然世界的彩蝶,從蝴蝶的痛苦與死亡衍生出新生命和美感,而蝴蝶在豔紅色背景襯托下更顯精緻迷人,展現無可比擬的美態,讚頌生命的美好。《愛的天空》乃赫斯特最獨特的創新作品之一,具體呈現其別具革新精神及哲學思想的藝術手法。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