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0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劉煒
1989年生於北京
一九九五年作
款識
劉煒,Liuwei,1995.12
油畫畫布 畫框
200 x 200 公分 ,78¾ x 78¾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蓋伊·尤倫斯和米莉恩·尤倫斯夫人之收藏
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3日,拍品編號857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德國,波恩當代美術館〈中國!〉一九九六年

出版

〈Modernités Chinoises〉(法國,Skira出版社,二〇〇三年),97頁
〈劉煒〉(中國上海,紅橋畫廊康,二〇〇八年),66頁
〈劉煒:一人兒畫〉(中國北京/台北,大未來林舍畫廊,二〇一二年),61頁

相關資料

一九八九生於北京
劉煒

《1989年生於北京》頹靡鬱結,節奏強烈澎湃,給予觀者強烈震撼之餘,同時煽動情感,教人迷惑。劉煒是中國當代藝術的反叛頑童,他於九十年代初期憑《革命家庭》系列在世界各地嶄露頭角,在中國藝壇中先拔頭籌,躋身國際級知名藝術家的行列。本作創於一九九五年,劉煒於同年第二次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他的《1989年生於北京》系列可追溯至一九八九年,當年他從美術學院畢業,亦是當代中國史上關鍵轉折的一年。三個肉粉色的碩大嬰兒構成奇異奪目的畫面,他們的體型逐一增大,耳朵長出可怕腫瘤,如藝評家黃專所說,劉煒以本作展示「無以名狀」的時間。畫中嬰兒代表當年畢業後的劉煒,在中國藝壇中「誕生」。愈長愈大的身體,象徵他迅速攀升的國際知名度,亦代表在重大的一九八九年,國內面對起伏動蕩的矛盾力量。據出版刊物記載,《1989年生於北京》系列僅有兩幅作品,其以政治、歷史、日常生活與自我反省的題材交錯其中,揭示中國文化中揮之不去的陰霾,同時呈現他對成長與轉變的自省。

對劉煒而言,一九八九年對其個人與政治層面上意義重大。年輕的他當年從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畢業。此時的中國藝術界剛剛經歷「’85美術新潮」,其時適逢資深藝評名家及策展人栗憲庭舉辦重要展覽〈中國現代藝術展〉,囊括一百八十六位藝術家的二百九十七件作品。在劉煒眼中,中國當代藝術的潮流「都 是把『毛模式』及其價值體系作為反叛對象。」(引述自王嘉驥,〈以我手畫我心──論劉煒的藝術〉,《劉煒:一人兒畫》,大未來林舍畫廊,台北,二〇一二年,13頁)〈中國前衛藝術〉是前衛藝術群體首次、亦是僅此一次於國家藝術重地──中國美術館舉行的展覽,被廣認為中國當代藝術史上蓬勃發展的重要時刻。肖鲁向其作品《對話》開槍,令展覽在開幕兩小時後便被勒令關閉。天安門事件於展覽四個月後發生,她的舉動當時被傳媒稱為「天安門的第一槍」。

踏入九十年代初,中國當代藝壇冒起全新思潮及美學概念,栗憲庭以「潑皮群」形容一批文革後(一九七九年後出生)的新生代藝術家,稱他們為「第三代」的青年藝術家,「都出生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八十年代末大學畢業,作品透露了一種令人矚目的『無聊感』或『潑皮式的幽默』。」(同上)劉煒正是屬於這個世代,他與方力鈞同被譽為「玩世現實主義」的兩大領軍人物。他分別參展一九九三年及一九九五年的威尼斯雙年展,以及一九九四年的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在其著名的創作中,劉煒挪用毛澤東及其他共產黨英雄人物的歷史性標誌圖像,並以獨一無二的創作風格,令狹窄的現實描述得以擴展。栗憲庭稱之為「歪瓜裂棗」形象。他解釋:「對熟悉中國傳統畫史的學者而言,劉煒所採取的變形策略也使人想起明末清初時期、一批如今被泛稱為『變形主義』的人物畫家……劉煒畫中刻意塑造的醜怪人物,目的卻不是向古人政敬,而是為了凸顯對於歷史,或是更具體地對『毛模式』體制及其價值系統的質疑。」(同上,15頁)

時至九十年代中期,正當「玩世現實主義」與相關的「政治波普」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的新浪潮,劉煒卻已悄然遠離人群,默默拋開政治領袖的創作題材,轉向描繪日常所見的主題。如王嘉驥寫及:「他感興趣的不再只是現象的再現,而是穿透表象,為繪畫注入更深沉的意識。」(同上,19頁)劉煒以《你喜歡肉嗎?》參展一九九五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展示其獨特變形美學的進一步發展,同年創作的《1989年生於北京》,見證其精湛創作的巔峰。透過嫻熟的繪畫技巧與精煉筆觸,塑造異乎尋常的質感與氣氛,他的視覺語彙比以往更見詭異離奇,腫脹的面容、潰爛滲血的皮膚,四分五裂的形態,看來刻意煽動觀者的情緒。這些作品不再觸碰社會及政治現實,而是更廣泛地展示人類狀況的存在意義。如王嘉驥所說:「從此之後,他似乎更確切地與中國當代藝術的集體性及政治性脫鉤,彷彿自我放逐,回到個人的層面,成為更全面的獨立藝術家。」(同上)

本作創於一九九五年,見證藝術家從社會政治創作轉至探究宏觀存在主題的風口浪尖,亦是他展示強烈政治意味的最後作品之一。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以及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令他聲名大噪,其後他離開喧囂的圓明園藝術村,遷到寧靜避世的宋莊私人工作室。在沉穩靜思的新環境,他創下《1989年生於北京》,其別樹一幟、別具表現主義的變形風格由此達致巔峰,更見證藝術家創作事業的重要轉捩點。九十年代後期,劉煒逐漸脫離以往的社會政治題材,轉至對內在狀態更深入的探索。自此之後,他不斷革新創作,不受任何美學及題材約束,在中國以至全球的當代藝術史上,建構出其中一個最獨特出眾的創作體系。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