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冠中
七十年代上海
前往
1019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吳冠中
七十年代上海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吳冠中
七十年代上海
款識
七十年代 荼 2004志(右下) 吳冠中 七十年代上海 2004年誌(畫背)
一九七四年作
油畫木板
45.5 x 60 cm; 18 x 23 5/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吳冠中全集I〉水天中、汪華主編,(中國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二〇〇七年),261頁
〈吳冠中畫譜‧城市建築〉吳冠中,(中國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二〇一二年),2頁

相關資料

老上海的形象及抽象美

六○至七○年代,吳冠中主要藝術成就是在風景油畫,六○年代主要的描繪對象為北方農家或是莊稼,至七○年代中期,吳冠中開始油畫寫生,以寫實的鄉土風景為主。此轉變是始於1973年,經歷漫長下放生涯的吳冠中調返北京,不久,吳冠中與黃永玉、祝大年、袁運甫四人,受北京飯店的委託,繪製巨型長壁畫「長江萬里圖」實景寫生。吳冠中等四位藝術家結伴到長江考察,ㄧ路觀景、寫生、蒐集素材,從上海沿路遊歷至蘇州、無鍚、南京、黃山、武漢等地最後至重慶。抵達重慶之時,卻不幸地遇上「批黑畫」事件的影響,導致壁畫終告夭折。但卻催生了吳冠中以長江沿岸風景為題的油畫創作,其中包括了這一次夜拍所呈獻的《七十年代上海》(拍品編號1019)。依據吳冠中全集著錄,此作是吳冠中創作生涯中僅有的兩張主題是描繪上海城市的油畫作品之一。

上海自清朝末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成為最早開放的通商口岸之一。1920年起,上海已成為首屈一指的國際都市,在宜興農村長大的吳冠中,童年時見到上海人回鄉,總愛擠在人群中聽他們說著上海的花花世界,對於當時的人,上海如同是ㄧ個遙遠的天堂般,當時上海對於吳冠中亦是高貴神祕的。

「我很少背著畫箱出去碰見甚麼景就畫。我總是先觀察,跑遍山前山後,村南村北‧‧‧然後在腦子裡綜合、組織形象,挖掘意境。這我稱之為懷孕。」

吳冠中的畫境,是看著實際景物,將其感受消化入其腦海中而創造出來的景致。臆測吳冠中等人於1973年為了長江萬里圖,當時是從上海經過外白渡橋溯江而上,並於隔年完成了這幅上海城市油畫。外白渡橋當時已是上海的標的建築之一,同時也是象徵著上海的現代化與工業化。吳冠中站在橋上看往上海外灘,將上海最精華的面貌呈現在《七十年代上海》中。比對上海當時的實景,舉凡上海建築標的,前景左下的建築與河上現代的船隻,很可能是建於1903年的上海划船俱樂部。左上方一段沿岸,密集的現代大樓,頗似上海最繁華的商業街南京東路一段。中間深遠的一座工業高塔,是老一代的上海人都知道的,當時中國的第一高塔「上海電視台發射塔」,等等重要的上海地標都經吳冠中排山倒海與移花接木的佈局,透過吳冠中其美感經驗而重新組出來的《七十年代上海》。

吳冠中致力於油畫民族化,在西式現代高樓林立的城市主題,《七十年代上海》吳冠中表現出中國山水畫特有的「三遠法」,特別是「深遠」,觀者視角直視遠方深處當時中國的第一高塔,前方的現代建築,疊疊起起伏伏,充滿動感的筆觸,緊緊抓住觀賞者的目光。抽象的色塊和線條概括了上海的高樓,利用油畫顏料的材質特性,堆疊出都市密集林立的雄偉建築。吳冠中專注在塊面與塊面、明度與彩度之間的關係變化,表現出層層推移的空間變化。以色彩明度的變化製造出不同面積色塊結構畫面,整體的結構性強,加上吳冠中使用畫筆的後端,在油彩上刮出線性繪畫效果,破壞原本塊面的完整,產生多變的空間效果。吳冠中以其熟練的點、線、面技法,將上海這座中國第一國際大都市的現代感氣氛表現的淋漓盡致。
文革期間,吳冠中的藝術創作基本上是中斷的。期間他的很多畫作都在十年浩劫中損毀,只有部分作品寄託於親朋好友保管才倖存至今。這也因此吳冠中六、七○年代作品稀缺,都市作品題材在吳冠中的創作更是少見,是藝術家筆下稀有題材中,難得一見的都市油畫創作。七○年代為吳冠中風景油畫的成熟期,點、線、面是吳冠中繪畫的重要手段,也是其繪畫的靈魂。《七十年代上海》在吳冠中的畫筆下,在有限的畫板尺幅,以此法描繪出中國第一國際化大都市風貌,達到盡精微、致廣大。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