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朱沅芷
工業之輪在紐約
款識
Yun Gee(右下)
一九三二年作
油畫畫布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紐約古根漢姆博物館、舊金山笛洋美術館及紐約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標籤

來源

藝術家家族珍藏

展覽

紐約,現代美術館〈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二年五月三日至三十一日
安娜堡,密歇根大學〈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二年十月八日至二十八日
密爾沃基,密爾沃基藝術學院〈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一至三十日
達拉斯,達拉斯藝術協會〈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至三十一日
舊金山,加州榮耀宮殿〈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四日至三月二十六日
黑格斯敦,華盛頓美術博物館〈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一九三三年四月十一日至三十日
澤西市,澤西市博物館〈朱沅芷作品展覽〉一九四八年一月五日至二十六日
紐約,Gudenzi Galleria〈朱沅芷的油畫〉一九六二年十二月四日至一九六三年一月三十日
紐約,Robert Schoelkopf Gallery〈朱沅芷〉一九六八年五月七日至三十一日
斯托爾斯,康涅狄格大學威廉本頓博物館〈朱沅芷的繪畫〉一九七九年十月十三日至十一月十八日
格林斯博羅,北卡羅來納大學威瑟斯龐藝術博物館〈朱沅芷的繪畫〉一九八〇年二月十日至三月九日
奧克蘭,奧克蘭博物館〈朱沅芷的繪畫〉一九八〇年三月十八日至四月二十七日
不倫瑞克,鮑登大學藝術博物館〈朱沅芷的繪畫〉一九八〇年十月十七日至十一月二十三日
紐約,Vanderwoude Tananbaum Gallery〈朱沅芷:早期現代繪畫 1926 - 1932〉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八日至十二月十日
紐約,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東河大橋〉一九八三年
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朱沅芷作品展〉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五日至六月十四日
古根漢美術館,展覽地點:北京,中國美術館〈美國藝術三百年〉二〇〇七年二月九日至四月五日
古根漢美術館,展覽地點:上海,上海博物館及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美國藝術三百年〉二〇〇七年五月三十日至六月三十日
舊金山,笛洋美術館〈亞洲/美洲/現代藝術:潮流變遷 1900 - 1970〉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二〇〇九年一月十八日
雅典,佐治亞美術館〈現代主義的象徵:布魯克林大橋畫像 1883 - 1950〉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七日至十二月十一日

出版

〈美國畫家和攝影師壁畫展〉(紐約,現代美術館,一九三二年),26頁
〈朱沅芷〉D. Stephen Pepper和John Ferren編(紐約,Robert Schoelkopf Gallery,一九六八年)
〈朱沅芷:被遺忘的共色主義畫家〉Diane Cochrane編(美國,美國畫家雜誌,一九七四年一月號),50頁
〈朱沅芷的繪畫〉Joyce Brodsky(斯托爾斯,康涅狄格大學威廉本頓博物館,一九七九年),33頁
〈朱沅芷作品展〉(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一九九二年),121頁
〈朱沅芷〉(台北,大未來畫廊,一九九五年),11頁
〈朱沅芷:詩歌,文章,藝術,回憶〉Anthony W Lee編(西雅圖和倫敦,華盛頓大學出版社,二〇〇三年),23頁
〈布魯克林大橋:文化史〉Richard Haw(新不倫瑞克省,羅格斯大學出版社,二〇〇五年),85頁
〈行旅生涯:朱沅芷與朱禮銀之繪畫〉Joyce Brodsky編(西雅圖和倫敦,華盛頓大學出版社,二〇〇八年),35頁
〈亞洲/美洲/現代藝術:潮流變遷 1900-1970〉(加州,舊金山美術博物館與加州大學出版社共同出版,二〇〇八年),34和92頁
〈布魯克林大橋的藝術:視覺歷史〉Richard Haw(紐約和英國,Routledge出版社,二〇〇八年),154頁
〈世界名畫家:朱沅芷〉顧躍(北京,河北出版傳媒集團,二〇一四年),25頁

相關資料

夢響大時代:朱沅芷與《工業之輪在紐約》

楔子:巨輪上的沅芷

十九、二十世紀之交,中國正值前所未見的歷史變革,在勢不可擋的西方影響下,沿海人口大量的往海外遷徙,當中尤以淘金熱與洋務運動雙重力量推動的旅美浪潮發生最早、規模最大。中國與美國這東西方兩大國家,自此開始密集的現代文化交流;中國現代藝術的三大起源中,旅美系統的開始即早於旅日、旅法兩系,並由才華橫溢的朱沅芷(1906至1963年)燃亮首章,譜寫至今百餘年的宏大歷史。

朱沅芷生於中華、長於美國,而兩度闖蕩歐洲,既具備東方的生命與文化淵源,又適時投身兩次大戰之間以巴黎為中心的國際現代藝術運動;更為特殊的,是他大半生以前衛先鋒的身份,見證、參與以至推動著美國現代藝術發展,這在當時不利於華僑的美國社會環境,蔚為罕見。本次晚拍,蘇富比有幸呈獻朱沅芷畢生創作歷程中最重要的作品《工業之輪在紐約》(拍品編號1017),此幅創作不僅是藝術家傳世尺幅最大、且代表其獨創的「鑽石主義」風格的大師傑作,代表朱沅芷作為1932年紐約現代美術館喬遷現址後隆重開幕後,獲邀展覽的首位華人藝術家,樹立了華人現代藝術發展的第一個里程碑。

二十世紀中國思想家唐君毅先生曾說:「吾人知中國人之尊尚豪傑,乃主要尊其自平地興起,以拔乎流俗之上之精神。則知豪傑之人格價值,不以其失敗或成功而有所增減。」[i]在東西方話語權趨向平衡的二十一世紀,亞洲現代藝術漸成顯學,拍場之上屢創佳績。當此之時,我們更應回顧這些在上世紀不計較一時個人得失,而獻身於東方文明自新之先賢。沒有他們的篳路藍縷、披荊斬棘,則無今日初展輝煌的亞洲藝術新面貌。謹以此專冊,向朱沅芷先生、與他所開創的時代致敬。

蘇富比現代亞洲藝術部 謹識

二〇一七年九月

少年天才的三城夢壘

酒讓人聰明睿智
運轉如輪,左右飛馳
毫不動搖,亦無止境
靈巧如所羅門之手
看向摩天大樓逐漸消失的遠方天際
就在帝國大廈之頂端
攪動出貫天白虹,有如彩練
閒庭信步,卻未嘗稍停
這時 我登上了航船……

朱沅芷《航向紐約》節錄[ii]

浪跡天涯,似乎是朱沅芷註定的人生歷煉。1925年,十九歲的他在加州美術學校(即今日舊金山藝術學院)遇上旅法歸來的恩師歐菲德,接受前衛的共色主義洗禮,自此他的藝術激情全面迸發。在保守的西岸畫壇,朱沅芷率先成立「現代畫廊」與「中華革命藝術家協會」,打破當地悶局;1926年,二十一歲的沅芷舉行首次個展,不僅作品全數售出,甚至獲得遠道而來的慕勒王子與王妃之關注,獲得遠赴法國之機遇;1927至1930年,朱沅芷展開了「巴黎時期」,在慕勒伉儷介紹之下,結識一眾聞人,如評論家史坦恩、藝術家洛特、藝術經紀人吉翁,當然還有他深受的妻子褒麗羅史;時值巴黎薈萃各國頂尖人材,形成百花齊放的「巴黎畫派」,朱沅芷置身其中,創作風格與內容俱為之大變,文史哲學、佛洛伊德與超現實主義的影響尤為明顯。

1930年,朱沅芷登上前往紐約的輪船,依依不捨的離開巴黎。二十四歲的他,剛剛於去年在巴黎聲名卓著的博翰珍畫廊舉行個展。這個曾經成功推廣印象主義及現代主義一眾大師的平台,對他而言無疑是重要的事業肯定,不料一場突如其來的全球經濟大蕭條,打亂了他的發展步伐。為了繼續發展他的創作之路,朱沅芷不得不暫別新婚燕爾的妻子,轉戰紐約開拓嶄新視野。

從中國到舊金山,從舊金山到巴黎,而現在,他又將前往紐約。對於一位青年而言,這是多麼不容易。然而,憑藉對生命與藝術的熱情,朱沅芷深信他定能創造奇蹟,在紐約續寫他的精彩旅程。畢竟,年輕的他仍然具有無限的可能性;而紐約,正是人所仰望的世界大都會。

朱沅芷也許沒有想到,他在1930年選擇移居紐約,恰好順應世界藝術重心逐步從巴黎轉向紐約之大勢,亦使他成為極少數親證紐約在二戰前後躍登世界藝術首都的華人藝術家。舊金山時期的共色主義基礎,與巴黎時期的廣泛閱歷,最終讓朱沅芷在紐約開創「鑽石主義」,成就一家之言,而《工業之輪在紐約》,亦於此時期誕生。

狂飇時代美國藝術的崛起

1932年2月5日,朱沅芷收到一封讓他激動不已的來信:紐約現代美術館向他正式發出邀請,參展該館喬遷新址的開幕首展!

此時,朱沅芷移居紐約雖然不過兩年,卻憑藉不懈的努力,累積多次展覽經驗,包括1931年在節拍畫廊、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和大專藝術協會;1932年在巴爾札克畫廊及大中央宮等。儘管距離成功言之尚早,但時機已經近在眼前!

是次展覽名為「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由文化名人克斯汀擔任總監[iii]。按該展的新聞稿所述,此次策展緣於當時規模浩大的洛克菲勒中心工程,一度傳聞將壁畫繪製工作判於外國藝術家,引起紐約藝術家的強烈抗議;為了轉危為機,現代美術館便藉著喬遷至今日第五十三街地址、並重新開幕之際,邀請六十五位美國出生或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藝術家創作,展現本土藝術家的實力。

朱沅芷早年獲得美國公民資格,因此成為這場美國與外國藝術家的重要對壘中,唯一的亞裔代表,亦是最年輕的一位成員,讓他在藝術歷程上,再添重要一筆。

巨輪初轉:朱沅芷的壁畫鴻圖

「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以「戰後的世界」為主題,館方給予六個星期的時限,要求每位參加者提交一幅三聯屏,以及一幅七呎乘四呎的大作[iv]。這是沅芷向世人表現才華、盡抒胸中塊壘的大好機會。

紐約,是美國夢的體現,是夢想家的樂園,更是藝術家的英雄地。為了藝術,為了人生,也為了觸手可及的成功和幸福,朱沅芷傾盡心思,誓要誕生震撼世人的巨作!

在這六個星期,朱沅芷謝絕了一切訪客,把自己關在房內,每天廢寢忘食,僅靠大量的中國酒來支撐體力;儘管時間有限,他依然先完成兩幅《工業之輪在紐約》紙本素描,包括一幅構圖完整的素描稿,以及一幅馬球員圍成圓圈的特寫稿;此外,尚有一幅與《工業之輪在紐約》上半部份相似的小油畫《工業之輪在紐約1》,作為油畫初稿。經過如此縝密的準備,沅芷才正式啟動壁畫;由於工作室空間有限,他還不時需要退出房外,走到梯間角落,謀求適當的透視角度。

有心人,天不負。六個星期過去,朱沅芷終於完成了兩幅標誌其藝術巔峰的經典:一幅是三聯屏《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而更重要的一幅,則是《工業之輪在紐約》。

《工業之輪在紐約》反映美國在一次大戰以後高速發展的大城市、工業社會與機械文明,顯示其作為一個歷史雖短卻富於活力與創造性的現代國家。在此,朱沅芷選取紐約一處經典景觀:從布魯克林區遠眺曼克頓。畫面整體採取鳥瞰視點,將紐約東河兩岸的布魯克林與曼克頓盡收眼底,其尺幅恢宏而高聳,從上至下、從遠至近的層層遞進,直迫眼前,形成磅礡大氣、意像豐富的畫面,其可分為三大部份:

遠景從左上角進入畫面的雙翼飛機即將越過太陽,順著暉灑而下的金光,連接構成曼克頓天際線的摩天大廈群,並縈繞著點點飛鳥、以及從工廠煙囪裊裊升起的蒸煙;

中景:從左方進入畫面的布魯克林大橋,斜挿進入曼克頓島南岸的下城區,橋塔底部為曼克頓河與東河水域,絡繹不絕的貨船與渡輪自遠而至,並往近景岸上的布魯克林碼頭靠近;

近景自左下方的布魯克林岸邊的碼頭拾級而上,經過隱藏於左下角拐點的「擲鐵餅者」雕像,陡然而至一片高聳蒼翠的草坪,上面一隊合共十二位馬球員圍成一圈,作逆時針方向緩緩輪動。

《工業之輪在紐約》盡顯朱沅芷的胸襟氣魄。儘管他甚少創作山水,卻在本作謀篇布局之時,融入北宋山水結構,將中國藝術精粹,融入現代城市景觀;若與李成《晴巒蕭寺圖》比較,可知沅芷化崇山峻嶺為摩天高廈、山中樓閣為碼頭倉廩、靜水恬溪為熙攘河道、奇松怪石為草坪人物,紐約喧嚷紛囂的面貌,於本作有序地收籠於一條縱軸,讓局部的獨立性與整體的協調性緊密結合。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同樣,要傳承和發揚中國藝術,不必拘泥於形而下的丹青水墨與山水高士。嗜愛中外哲學的朱沅芷,始終善於把握精神性的要領,並將之化為一己之創造力。

夢幻國度大紐約的史詩

朱沅芷思想敏銳、觀察入微,而潮起潮落的二十世紀,正好成為他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經過被稱為「狂飇的二○年代」的歌舞昇平,紐約已經成為全球最矚目的大都會,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牽動著世界脈搏。在紐約,天天有新鮮事情在發生,財富與新發明接踵而來,嶄新建築你方唱罷我登場,相比沅芷經歷過的舊金山和巴黎,紐約是多麼的充滿機遇,多麼的充滿未來!在《工業之輪在紐約》,沅芷展現了他對這個國際都會的由衷讚嘆:左上角呼嘯而入的雙翼飛機,似為二○年代美國設計及製造的 VCP戰鬥機或競賽機。一戰以後,世界各國紛紛發展航空工業,而美國在這方面則獨領風騷,其雙翼機形象深入人心,突顯軍事、科技力量之強大;參天的高樓群中,包括最高的兩幢克萊斯勒大廈與帝國大廈,簇擁以伍爾沃斯大樓、布什大樓、麗思大樓等曾經刷新紐約天際線的建築,組成屬於二十世紀的驚世巨觀,甚至勢要壓倒西方文明的源頭希臘和羅馬(因此左下角的雕像被擠掉一半);布魯克林大橋是十九世紀以來的紐約地標,加上下方河道川流不息的船隻,象徵貨如輪轉、生意不絕,兩岸倉庫豐實、家給人足;而最重要的,當然是作為「工業之輪」的核心:一群正在圍圈打馬球的企業家。

美國之崇尚企業家精神,在於其立國源自歐洲移民,社會沒有根深蒂固的貴族階級,財富不源於世襲,而得自個人智慧努力;十九、二十世紀的資本主義與工業革命發展,更使美國成功從走出歐洲陰影,反客為主領導世界。這如旭日東昇的國家,端賴一眾出色企業家、工業家、資本家,方得眼前種種奇跡,讓數千年來一片沉寂的美洲大陸,崛起成影響全球的嶄新強權。在素描草稿之中,可以見朱沅芷最早安排這十二位馬球員以馬球為圓心,圍成一個端正圓形;及至《工業之輪在紐約》,則巧妙透過觀眾視角側面視之,然後利用陽光照射造成影子,形成一個近似太極符號的陰陽魚,配合馬球員的移動,象徵生生不息,喻意這企業家球隊,正是紐約乃至整個美國的心臟與生命之源,支撐這個稱雄海陸空的現代烏托邦。

紐約,這個存在於現實的夢想家樂園,只要憑著真本事,一定可以闖出一片天空。這是沅芷前來紐約的原因,也是他在《工業之輪在紐約》寄寓的希望。

微言大義:繪畫的春秋筆法

儘管《工業之輪在紐約》謳歌了紐約之美好,然而朱沅芷從來都是特立獨行的思想家,若然為了成名而一味應制酬唱,絕非其本色所為。因此,他在鋪張揚厲大美國形象之餘,不忘在本作步步珠璣,隱伏警世訊息,這亦呼應了三○年代之初,隨著社會危機加深,由里維拉等墨西哥大師和美國左翼藝術家所倡導的「社會現實主義」,尤其呈現於公眾滲透力強的壁畫藝術上:儘管畫中的紐約金光璀璨,太陽的位置卻漸近西斜,警惕眼前的繁榮,很可能是經濟危機裡的夕陽無限好;布魯克林橋壯麗巍峨,藝術家以纖細均勻的線條交織其幾何形狀的鋼筋鐵索,亦以同樣的線條畫下了暗伏橋底之下、貨倉之上的透明人物。這個透明人物所佔位置極小,卻在畫面正中央,甚為惹眼,反襯著前方的馬球員巨輪,傳達一種深刻的懸念:這個透明小人物,是準備在下城區的小屋頂上一飛沖天,縱身追逐鴻鵠之志?抑或剛剛相反,是在橋上一躍而下,像刺針般截破這歌舞昇平下的不安?

更耐人尋味的,是那驅動著整個紐約運轉的馬球隊巨輪。這個衣輕馬肥的企業家團隊,從其十二人的成員數字,已讓人想起基督教的「十二門徒」:聖經故事中,十二門徒並非位位虔誠,亦有懷具異心者;馬球員們雖然光鮮時髦,卻不難發現他們瞻前顧後,神色各異,甚至彼此攻擊使詐,讓人益發深思這種表面的團結;若仔細推敲,他們的造型甚至與中世紀的歐洲十字軍不無呼應之處:十字軍東征,是十一至十三世紀歐洲基督教與中東穆斯林的漫長戰爭。十字軍以捍衛基督教的名義多次東征,卻同時作出許多不義之舉,由此影射企業家創造時代與剝削基層之一體兩面;在前景的構圖上,朱沅芷本來畫完此一巨輪可告完成,卻還將半尊古希臘雕塑「擲鐵餅者像」置於左下,擲鐵餅者的動作,恰好是一個單人旋轉的圓形,面對馬球隊空群而出的巨輪,顯得孤立無援,似乎暗諷美國自恃財雄勢大,反將其文化源頭排擠碾壓。

《工業輪在紐約》的真正重點,不在粉飾太平,而是以一位熟悉美國的華人視界,一方面肯定此處自強有道,另一方面仗義執言,為眼前之不公與危機發聲;本作載寓了朱沅芷對繁榮昌盛的寄望,也透現著他一顆不妥協的靈魂。唯有如此解讀,方能真正體現藝術家的個性與身份認同。

立言之始:鑽石主義誕生

《工業之輪在紐約》的誕生,標誌著朱沅芷的「鑽石主義」理論趨於成熟。沅芷的創作風格,在1925至26年以「共色主義」為主調,明快亮麗的色塊析解眼前景物,組成半具象的構圖,富於音樂的韻律節奏;及至巴黎時期,嶄新的經歷讓沅芷畫風迥然大變,富於超現實主義特徵;這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至紐約時期逐步融合,形成他獨創的「鑽石主義」:在理論層面上,他把創作因素分為三大類(物理性、腦性、心理性)和九小項(色彩、形體、光線;時間、道德、目的;情緒、觀察、慾望)[v],並以三角形組合構成圖解;在作品層面上,則可見其畫面在具象之中蘊含豐富的心理隱喻或夢境敍述,濃郁的色彩具有表現主義特徵,並且暗藏許多小三角形色塊構圖,有如剔透的鑽石切割面。

《工業之輪在紐約》的景物雖然源於現實,但在藝術化過程之中,卻加入許多藝術家的渲染與奇想,形成如夢如幻的國度:較諸三○年代的曼克頓實景,本作遠景的摩天大廈更為緊湊而高峻,近景馬球員所在的草坪應是紐約東河岸邊低地(今日布魯克林大橋公園至福爾特碼頭州立公園一帶)而非高原,畫面正中的透明小人物,如幽似魅倏然出現,彷彿是觀眾的幻覺;而馬球員組成巨輪,更像是載歌載舞,高唱一齣音樂劇的高潮;投射而下的陽光,不但體現光線與時間的運動性,亦把整個畫面隱約分割為小塊面的三角形及其他幾何形狀,形成組構畫面的最小單元。

「鑽石主義」的另一特徵,是吸收了中國哲學的精粹。在沅芷的傳世手稿之中,有幾幅圖文並茂的鑽石主義圖解,除了包含西方現代藝術的「色環理論」,還結合了中國易數的核心「河圖洛書」[vi]。在巴黎時期,沅芷對道家的「莊周夢蝶」已深有研究,由此滙通佛洛依德《夢的解析》;易數之要在於「變」,可見沅芷在融通諸家的過程之中,易學帶來了重要啟迪,讓他博採諸家為己用。由《工業之輪在紐約》看來,巨輪驅動了整個畫面的能量流轉,其與左下角雕像在喻意上雖然對立,在能量流動方面卻構成「∞」狀的無限循環,體現生生不息的太極哲學;作品正反兼備的寓意,饒有《道德經》「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之思想,應視為朱沅芷整個思想體系之基礎。

一瞬永恒:珍的時代豐碑

1932年5月3日至31日,「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於紐約現代美術館正式舉行,《工業之輪在紐約》登上了為它量身裁定的舞台,吸引了無數觀眾的注目。這次展覽引起了廣泛的社會輿論,《紐約時報》不止一次提及朱沅芷和《工業之輪在紐約》,譬如1932年5月3日的《紐約時報》稱讚本作具有「童話般的迷人精神」;而該報在5月22日的評論中,更點名讚揚本作乃展覽中的六位最優秀藝術家的作品;沅芷的盛名,甚至傳到遠東的上海,在上海密勒氏評論報發行的「中國名人錄」之中,亦赫然載有他的介紹。

基於展覽的重要性,所有作品在紐約現代美術館的首站結束後,展開了全國性的巡迴展出,包括密歇根大學、密爾沃基藝術學院、達拉斯藝術協會、加州榮耀宮殿,以及華盛頓美術博物館,大大拓寛了展覽的觀眾層面;同場藝術家之中,尚有被稱為「美國現代藝術之母」的奧姬芙,其參展作品《曼克頓》至今列入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館藏,被認為是她個人以及美國現代藝術史之巨作;另一位美國現代名家戴維斯的參展作品《紐約壁畫》,亦見藏於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之後,朱沅芷繼續馳騁於他的藝術征途:1933年,他獲得了一個壁畫合約,同時創辦了「近代藝術學院」,致力宣揚他的「鑽石主義」;而《工業之輪在紐約》則代表著沅芷,在世界各地展現他的藝術風采。在中國藝術史上,第一代油畫大師在抗戰之前創作的巨幅油畫都在戰爭中被摧毀,能流傳至今者,唯有朱沅芷的《工業之輪在紐約》。

隨著亞裔藝術家在美國的地位不斷提高,以及中國在二十世紀之復興,朱沅芷的地位和貢獻在東西方藝術史一再獲得肯定。1974年1月,《美國藝術家》雜誌以大篇幅回顧並肯定其畢生藝術及成就;康涅狄格大學、北卡羅來納大學、奧克蘭博物館與鮑登大學,接續於1979及1980年為朱沅芷舉辦大型回顧展;而遠在東方的亞洲,台北市立美術館亦在1992年舉行「朱沅芷的藝術」大展;2007年,美國古根漢姆博物館在北京中國美術館、上海博物館和上海當代藝術館策畫了「美國藝術三百年」大型巡迴展。在展覽圖冊中,朱沅芷被視為美藉華人藝術家之先驅作重點介紹,而《工業之輪在紐約》亦代表著藝術家參與了上述重要展覽與著錄;及至2008年,《工業之輪在紐約》在舊金山笛洋美術館「亞洲/美洲/現代藝術:潮流變遷 1900 – 1970」展出,更象徵沅芷被提升至整個美國亞裔藝術系統之代表,推動著美國現代主義之萌芽。朱沅芷的作品,亦陸續進入世界各地的重要美術館藏,包括巴黎龐比度中心、紐約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北卡羅萊納州大學、洛杉磯郡立美術館、史密森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台北市立美術館等等,學術價值備受推崇。

沅芷雖已遠逝,其高瞻遠矚的現代美學,卻由他的作品繼續發揚光大。與《工業之輪在紐約》同時誕生的三聯屏《旋轉木馬;日光浴者;現代公寓》,2014年在香港蘇富比秋季晚拍以估價翻倍成交,觸發一輪沅芷熱潮;時隔三年,如今《工業之輪在紐約》在2017年蘇富比秋拍,勢將再次為朱沅芷續寫傳奇。

[i] 〈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唐君毅(臺北,正中書局,一九九四年),第十三章之五

[ii] 〈朱沅芷:詩歌,文章,藝術,回憶〉Lee, Anthony W. 編(西雅圖和倫敦,華盛頓大學出版社,二〇〇三年),91頁

[iii] 〈美國畫家和攝影家壁畫展〉(紐約,現代美術館,一九三二年),6頁

[iv] 見現代美術館1932年2月5日致朱沅芷之邀請信

[v] 〈朱沅芷的藝術〉(台北,台北市立美術館,一九九二年),47頁

[vi] 〈世界名畫家:朱沅芷〉顧躍(北京,河北出版傳媒集團,二〇一四年),68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