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6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09.01.63
款識
無極ZAO(右下)ZAO Wou-Ki 9.1.63(畫背)
一九六三年作
油畫畫布
130 x 195 cm; 51 1/8 x 76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雷德芬畫廊標籤
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巴黎,法蘭西畫廊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巴黎,法蘭西畫廊〈趙無極〉一九六三年六月七日至七月七日
英國,雷德芬畫廊〈趙無極〉一九六三年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二十九日

出版

〈趙無極〉(英國,倫敦,雷德芬畫廊出版,一九六三年),圖版11
〈趙無極作品 1935-1993〉Pierre Daix編(法國,巴黎, Ides et Calendes出版,一九九四年),102-103頁

相關資料

創世的力量 —《09.01.63

越的情懷貫徹趙無極作品,這是一種主宰,一種與世間的交流,一種非凡的靈魂與物質的結合。」

多明尼克.德.維爾潘《走進光之迷宮》,20091218

1959至1972年的「狂草時期」,標誌著趙無極的創作巔峰;此時,藝術家爆發最強大的創作力量,誕生一幅幅石破天驚的繪畫,儘管至今已經半個世紀,其視覺震撼與藝術張力,依然教人著迷不已。2001年,趙無極接受香港鳳鳯衛視主持許戈輝的採訪,在這段珍貴視頻當中,他舉重若輕地指出:繪畫不是為了滿足自己,而是為了「創造一個世界」,即使過程艱辛疲憊,也要繼續探索。此番自述,深刻指出了他的畢生追求;對此,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更親筆撰文,將趙無極的筆下世界命名為「無極域界」 ,而《09.01.63》(拍品編號1016)正標誌著趙無極漫長的創世歷程中,最波瀾壯闊的一章。

「狂草時期」的出現,與趙無極五○年代的寰球遊歷密切相關:1957至59年,趙無極憑藉「甲骨文系列」已經獲得相當成就,卻因為第一段婚姻的離異,使他毅然離開巴黎,一直向西遠行;從巴黎而至美國東岸,從東岸而及西岸,經夏威夷再到日本而至香港,最後返回巴黎;此番行程,趙無極不止邂逅了畢生摯愛的第二任妻子美琴,同時也看到二戰之後逐漸恢復繁榮的世界各地-嶄新的大時代即將誕生,頂尖的人物交滙,也讓藝術家對於藝術的革新與傳承更為大刀闊斧:《09.01.63》尺幅達195 x 130公分,這種120號的畫布,即是趙無極旅美時期的鮮明烙印:在美國,藝術家處身偌大的國家與創作空間,都喜歡使用大尺幅的畫布,趙無極在美國跟庫茲畫廊合作之時,亦開始這種習慣,並以120號畫布創作得最為得心應手,成為經典尺幅;同時,藝術家在美國的年期,正值抽象表現主義之巔峰,使他得以跟一眾頂尖的美國同儕展開交流,美國藝術拔地而起、無所羈絆之精神,與文化淵源深厚的中、法兩國迥然不同,這對他在作品中取捨傳統元素帶來重大啟示。因此,以《09.01.63》為代表的「狂草時期」作品,東方元素進一步走向隱流,五○年代「克利時期」的金石線條與「甲骨文時期」的古拙文字,都銷融於抽象大化之中,其表徵雖消失不見,精神卻進入了更加昇華之階段:《09.01.63》開碑裂石,在一片混沌的琥珀色中撕開缺口,這種古樸雄渾的色澤,深邃而不板滯,氣質玄之又玄,繼承了上一時期的神秘與騖古,卻不止於見諸文字的文明軌跡,而是直指本源,追尋形而上的宇宙起源;

突破這種萬古如一的靜謐的,是居中綻開、橫空出世的爆炸性線條。無論是美式抽象表現主義,抑或法式抒情抽象,都講求偶發性創作、自動性書寫,其所探索的,是隱藏於人類表面意識下的潛意識。這種創作方式的成敗關鍵,在於藝術家最深層的本能與素養,而趙無極的出現,則為這發生於西方的國際抽象運動,帶來純正的東方精神;巔峰時期的趙無極,視畫布為戰場,以畫筆為刀鋒,其作品上的油彩,筆筆記錄著時間、力量與情感,如奔雷疾電,激盪無垠,卻在章嚴有序的布局中,體現收放自如的思緒。趙無極放棄為作品命名,每一幅作品,都只以完成日期為記,僅茲識別之用。此一舉措,表面上割捨中國「詩畫合一」的悠久傳統,實際上,他卻是一千年來最成功將無形無相的詩意、以最純粹的方式呈現人前的中國畫家。文字用於敍事而成散文,用於抒情而成詩歌;繪畫亦然,其用於敍事而成具象寫實,用於抒情傳神,則成為抽象構圖。《09.01.63》的線條,不為突顯東方文化,卻自帶中國書法的遒勁凌厲,從左後方背景的黃鍾大呂,到中前方的龍泉柳葉,趙無極有如神話中的戰神,在天地初開的洪荒世界縱橫馳騁,長纓縛龍蛇,短兵奪虎羆,這種征戰四方的自信,成就他力量居中而向兩端支撐的構圖特徵,處於直幅畫面,則成頂天立地之局;處於橫幅,則成為《09.01.63》般左右開弓、八面威風之勢。

趙無極的「狂草時期」,不止是個人的創作巔峰,也代表了中國乃至亞洲藝術,經歷了十九世紀末年以來的漫長追趕,終於在二戰之後轉型新生;作為戰後藝術家的一群,趙無極與他的國際同儕,遭受過戰火塗炭,也經歷過生死契闊。唯有知道毀滅的殘酷,才更珍惜新生的崇高與可貴。《09.01.63》所蘊藏的,正是一股火鳳凰湼槃重生的巨大能量,在抽象繪畫中締造東西方精神融滙共生的嶄新境地,成為波瀾壯闊的「無極域界」的創世紀錄。

就在《09.01.63》誕生的本年,趙無極在巴黎法蘭西畫廊與倫敦雷德芬畫廊舉行了一場獨特的雙城個展:法蘭西畫廊乃趙無極的伯樂,長期為他以巴黎為基地,向整個歐洲大陸推廣他的創作;英國則是他較少舉行個展之地,倫敦的藝術氛圍與巴黎亦截然不同。在趙無極為數不多的英國展覽當中,雷德芬畫廊是最早為他舉行個展的畫廊,其創立於1923年,是英國至今歷史最為悠久的畫廊之一,一直致力推動新銳藝術家。1959年,雷德芬畫廊首次為趙無極舉行個展,四年之後,雷德芬畫廊又與法蘭西畫廊合作,為藝術家再次開展,足見藝術家的號召力,一再打入地緣性極強的英國藝術圈;當年的展覽圖冊之中,《09.01.63》不僅赫然在列,更是該展尺幅最大的作品,重要性不言而喻;1994年,由法國著名作家暨藝術史學者皮耶•戴震主編的《趙無極:1935至1993年作品集》出版,這本編輯嚴謹的畫集,收錄了趙無極與戴震俱認為最重要的作品,而《09.01.63》不僅著錄當中,更以跨頁版面呈現,足見本作受到的重視。

趙無極「狂草時期」的120號油畫在市場上屈指可數,每有釋出,必然引發激烈競爭。2013年10 月的香港蘇富比四十周年晚間拍賣當中,趙無極的兩幅120號油畫《16.5.66》與《3.4.60-1.2.69》即分別以港幣79,640,000與70,680,000,連環刷新藝術家的世界紀錄,觸發藝術家的市場高潮,如今份量非凡的《09.01.63》首度亮相晚拍,勢將續寫狂草佳績!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