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0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村上隆
MISS KO2
一九九七年作
款識
Murakami

版數:3/3
註:此作共3件,並加上1件藝術家自留版
玻璃纖維、鐵、合成樹脂、油彩及壓克力顏料
182.9 (高) x 63.5 x 82.6 公分 ,72 (高) x 25 x 32½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Marianne Boesky畫廊
私人收藏
菲利普拍賣,2010年11月8日,拍品編號10
美國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其他版本:

美國紐約,〈Murakami: Hiropon, Project ko2〉一九九七年二月至三月
日本東京,BIG SIGHT 國際展覽中心〈奇妙祭 '98〉一九九八年一月
美國Annandale-on-Hudson,Center for Curatorial Studies Museum,〈Takashi Murakami The Meaning of the Nonsense of the Meaning〉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九月,38,58及60頁,圖版15
日本東京,東京都現代美術館〈村上隆: summon monsters? open the door? heal? or die?〉二〇〇一年八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四日,無頁數
美國洛杉磯,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 Murakami〉二〇〇七年十月二十九日至二〇〇八年二月十一日,69頁
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美術館,二〇〇八年四月五日七月十三日;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館,二〇〇九年二月十七日五月三十一日,83至85頁
法國巴黎,巴黎凡爾賽宮,〈Murakami Versailles〉二〇一〇年九月十四日至十二月十二日,92至99頁
韓國,首爾,三星美術館〈Takashi in Superflat Wonderland〉二〇一三年七月七日至十二月八日,36至39頁

出版

其他版本:

〈Flash Art〉(日本,一九九八年三至四月),106頁
〈Design Plex〉(日本,一九九八年三月),28頁
〈Monthly Model Graphix〉(日本,一九九八年四月),43至49頁
〈Index〉(日本,一九九八年十一月),49頁
〈Newsweek〉(二〇〇一年夏季特別號),86頁
〈Takashi Murakami Kaikai Kiki〉(法國巴黎,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出版社,二〇〇二年)77頁
〈Frieze〉(二〇〇二年十月),68頁
〈i-D Magazine〉(二〇〇三年二月),81頁
〈i-D Magazine〉(二〇〇三年二月),86頁
〈V〉(二〇〇三年三至四月第二十二期)
〈The New York Observer〉(美國紐約,二〇〇八年四月十五日)
〈美術手帖|特集 村上隆〉,賴譽夫編,(台灣台北,大藝出版,二〇一〇年),18頁

相關資料

動漫挑舋者
村上隆

《Miss Ko2》(拍品編號1050)是村上隆最知名的作品主題之一,真人尺寸,體現了藝術家如何以高超的手段融合日本當代流行文化美學與西方理想美態。雕像女孩眼睛黑亮動人,身材飽滿玲瓏,充滿性的象征,曾於二〇〇九年在巴黎凡爾賽宮展覽,見證村上隆藝術的強大時代力量,其作品張揚挑逗,模糊了高級與低級藝術的定義,更打造了顛覆性的「超扁平」美學。這個身穿侍應裝的性感尤物是村上隆首個把御宅族(動漫次文化)小人偶製成真人尺寸的雕像,其後還有《Hiropon》與《My Lonesome Cowboy》等在國際上引起不小迴響的雕像作品。本次上拍作品為三版中之最後一版,曾數次在世界各地隆重展覽,《Miss Ko2》代表了獨特的歷史和文化潮流,是村上隆作品題材中極為重要的元素。

日本字「ko」含有孩童、少女或藝伎的意思,也與餐廳侍應有關。《Miss Ko2》 的穿著令人想起東京御宅族喜愛的 Anna Miller 連鎖餐廳的侍應制服,Anna Miller 餐廳的侍應個個身材豐滿,穿窄身制服裙,如同美國 Hooters 連鎖店的日本版。Anna Miller 制服亦是非常受歡迎的 Cosplay(角色扮演)選擇,很能代表日本動漫中少女純真情懷與露骨性題材的結合。《Miss Ko2》雕像不乏微妙的細節,她渾身上下注滿令人亢奮的性微,加上明顯的人造誇張身材,體現日本從古時便傾向的娃娃或玩偶般的理想女性形象。她肌膚紅潤,透亮的大眼睛和誇大的胸脯盡是不自然的造作激情,正面直視觀者的偷窺注視。本作品既是一個象微,也有其人性一面,激起觀者的慾望、自省和幽默,不僅是日本當代文化產物,更指向全球文化 - 「其包含的關注點已超越日本,結合幻想、預示和天真情懷,迥異的元素相交融,反應當下一刻」。1

村上隆最初曾學習傳統日本畫,而他的美學觀是全然屬於當代的,令他自如穿梭於藝術家、製作人、策展人、設計師、商人和名人的各種身份,成為國際文化界前所未有的奇才。他的作品取材甚廣,不論是動漫、佛教造像,或是普普藝術和抽象表現藝術,都是他參考的對象。而他的創作方式亦很有條理,複製現代商業的模式與安迪·沃荷的工作室「Factory」不無相通之處。村上隆多次與奢侈品牌合作,他多元化的藝術不僅把日本御宅族文化放在國際的視角下,更以其為憑證,體現當今全球不同文化碰撞的現象。作家威廉·吉布森曾寫道:「御宅族,熱情癡迷,是資訊年代的鑒賞家… 就像如今[西方]與日本文化自然交叉的產物。這十分『後民族主義』,更超越地域性。在後現代世界,不論我們想與不想,我們每個人其實都是策展人。」2

1 Arthur Lubow, "The Murakami Method", 紐約時代雜誌, 2005年
2 William Gibson, “Modern Boys and Mobile Girls,” The Observer, April 1, 2001 年, 8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