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草間彌生
黃色網2號
一九六〇年作
款識
Yayoi Kusama,1960,《Net-No.2 Yellow》(作品背面)
油畫纖維板 鏡框
96.5 x 71 公分 ,38 x 2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Paula Cooper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此作品附設藝術家工作室所發之藝術品註冊卡

相關資料

無限的弧
草間彌生

「面對畫筆與畫布,在思考任何事情之前,我的雙手便會呼應回響,著力創作。當我完成作品,觀看創作成果,總令我感到驚喜萬分。」 -- 草間彌生

《網二號 黃》(拍品編號1039)創於一九六〇年,為草間彌生早期《無限網》系列中首現拍場的大型黃色網畫作,創作微妙精緻,令人心醉神迷。本傑作高近一米,尺幅恢宏,在一片黑色背景上,藝術家仔細繪滿無休止的黃色立體小弧形,綻放閃爍光芒,相較她在早期《無限網》系列常用的紅白色調,如此色彩配搭實是尤為鮮見。鮮黃其後成為藝術家最具代表性的經典色彩,遍佈她的南瓜作品,足見本作在其傳奇創作中的前瞻意義。廣闊龐大之網,無限起伏波動,洋溢生動韻律,扇弧形狀美妙雅致,無窮無盡,偶爾疊加厚塗顏料漩渦,紋理層次更見旖旎動人。本作來自草間彌生最著名的作品系列,正值其創作事業中最廣受青睞的時期,充分反映藝術家極具代表性的經典系列,奠定她在西方藝術界的地位。

草間彌生一九五九年於紐約首次展出《無限網》畫作。她僅以白色顏料與單一筆觸,呈現微妙重複的動作,創出的革新畫作強烈呼應傑克森·波拉克及威廉·德庫寧充滿情感與符號的筆觸。縱然草間彌生當時只是初試油畫,她已充分掌握壓克力顏料,更以大膽挑戰的姿態抽象風格重新定義油畫媒材,為剛勁的動勢注入纖巧美感,以迷戀與重複塑造細膩的女性美學。她以無止境的筆觸取代活潑豐富的表現手法,透過細緻入微的密集繪畫,將油畫創作推向極限。她的作品引起紐約藝壇的注意,藝評家更以浩瀚大海形容其作:尺幅「壯闊宏大」,更包涵「數之不盡的小圓弧」,如同滾滾波浪。1

草間彌生曾說:「這是我的史詩,總括我的一切。圓點的咒語與結網將我包裹於神秘無形力量的魔幻簾幕之中。」2 藝術家被診斷為強迫症患者,她不由自主地反覆描繪圓點及弧形,以藝術「自我隱沒」幻覺幻象。她的作品展現史詩式的壯麗盛景,流露出無限自我延續的力量,既像深陷旋渦,同時迷醉出神。她在一九六四年與戈登·布朗的對談中表示:「我的網不斷生長,走出我的身體,溢出我的畫布,蔓延至牆壁、天花板,最後覆蓋整個宇宙。在我內心對不斷增生和重複,我就是處於這種迷戀的中心。」3草間彌生的強迫性創作往往持續數天,當中極度密集的過程結集其著名《網》系列的重要意義:每一圓圈與弧形均代表她的生命。

草間彌生常被譽為極簡主義的先鋒人物,唐納德·賈德及法蘭克·史特拉等藝術家在年少時曾以她作為美學嚮導。此外,她的影響力亦遍及歐洲,以德國勒沃庫森市立博物館一九六〇年舉辦的單色畫重要展覽為例,參展藝術家除了包括盧齊歐·封塔納、伊夫·克萊因及皮耶羅·曼佐尼,草間彌生更與馬克·羅斯科成為展中僅有的兩位居美藝術家。儘管藝術家置身於後六十年代紐約藝術界的後抽象表現主義領域,她卻從不附屬於任何一個藝術運動。草間彌生拒絕被標籤或限制於任何藝術團體或意識形態,由始至今絕不隨波逐流,推進全面廣泛、浩瀚無垠的創作境界。

1 米尼翁·尼克遜,《無限政治》,載於《草間彌生》,Tate Publishing,倫敦,2012年,179頁
2 草間彌生,《無限網》,倫敦,2011年,23頁
3 草間彌生1964年與戈登·布朗的對談,載於:蘿拉·霍普特曼,《草間彌生》,2000年,103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