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李曼峰
1913 - 1988年
《峇里巡遊隊伍》
款識:藝術家簽英文及中文名;藝術家鈴印兩方
油彩纖維板
90 x 180公分;35 1/2 x 70 4/5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佳士得,2013年11月23日星期六,拍品編號40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李曼峰不以同期民族主義藝術家的脈絡創作革新作品。他的創作定位並非僅以家鄉、根源為單一取向,他關注的不限於某個民族,而是透過匯集不斷演變,呈現過去及現在帶來的不同影響,表現對美的追求。他在畫中糅合自身繼承的中國傳統,以及主流西方藝術風格的影響,如同他的多重身份,創作跨越中西世界。國畫名師徐悲鴻對李曼峰影響深遠,他曾於1930年評道:「他的創作絕不落入舊有框架。他真誠地觀察周遭事物。」1

李氏生於廣州,兒時移居新加坡,成長於樸實家庭,早年暫擱藝術興趣,為弟妹供書教學,後期才重返藝術路途。他其後遷到巴達維亞(今為雅加達),並於峇里留居多時,技藝愈見精湛嫻熟,透過創作《峇里巡遊隊伍》,描繪峇里的日常生活與街上巡遊。

《峇里巡遊隊伍》充分反映李氏精心萃集的理想創作,以東西交融的方式捕捉地方的微妙神韻。藝術家巧妙運用「攔腰法」,透過單點透視及左方遠處消失點構圖,如同在路邊觀察場景。這種構圖技巧令人聯想到倫勃朗的《夜巡》,同樣捕捉強烈動感,李氏筆下的人物彷彿能步出畫作,立體逼真。他更著重塑造景深效果,前方人物如馬、犬及身穿藍色卡巴雅傳統服的女孩,均以深色線條描繪輪廓,而後方的人物則隨褐色背景漸淡消失,有如亨利·德 ·杜魯斯·洛特列克等後印象派畫家喜用的技巧。如此焦點綴以微小細節加強效果,如人物足部的陰影及犬足的遠近比例,令觀者集中注視畫作中心。

本作雖以《峇里巡遊隊伍》為題,畫中場景卻不只描繪巡遊盛況,而是峇里的日常生活。畫作右方八位人物未受巡遊影響,如常在市場交易,與孩子傾談。這種描繪手法帶來兩個重要意義:首先,此法繼承並革新國畫的悠久傳統,以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為例,以卷軸描繪中國城鎮的日常生活,不論撞船意外,以至街上食客,事無大小,皆盡入畫。其次,這種描繪方式脫離歐洲人的「美哉印地」藝術,當中如威廉·傑拉德·賀夫卡,以局外人的身份幻想峇里美景。從畫中戴烏丹頭巾、身穿黑白格紋禮儀服裝,或穿白色恤衫的男子,以至巡遊前排穿卡巴雅傳統服、頭頂獻禮貢品的女子,李氏希望捕捉真實全景,從不性別化或弱化形象,而是保留動態情景的緊密細節,傳喚瞬間時刻的超驗神韻。

本作最為著稱之處,莫過於畫中獨特奇異、朦朧迷幻的氣氛。李氏向觀者呈現眼中細節,彷彿令人置身其中,如臨一抹微風、一片落葉,一閃側瞥。如傳統寫意畫中,背景夢幻迷濛,筆觸揮灑強烈,色彩濃豔豐富,猶如晨光穿雲,畫面細緻剔透。除此之外,他以明亮白線勾勒人物形態,如光彩從內而發,懸於靜謐夢境之中。李氏致力捕捉地方氛圍與堅毅精神,如同藝術家所說:「畫幅是文化之花,它們無需文字傳遞信息,不受時間、國籍或語言規限,擁有自己的靈魂。」2

李氏活躍創作的時期,各派具象作品大多呈現社會政治視角,當中如其藝術同儕蘇佐佐諾,致力探索西方經典畫作中偉大不朽的意義。縱然《峇里巡遊隊伍》毫不激進猛烈,當中的細緻景象尤見扣人心弦,引領觀者沉浸於人、地與大自然的寧靜暖意之中。

1〈李曼峰:油畫作品第 II 冊〉(新加坡,Art Retreat 出版社,二〇〇五年)26頁
2〈印尼及新加坡先鋒藝術家:李曼峰油畫集〉Michelle Loh 著(新加坡,Beyond Colours 畫廊,二〇一四年)11頁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