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
101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德群
雪之舞
前往
101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德群
雪之舞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朱德群
雪之舞
款識:
朱德群 Chu Teh-Chun 87(右下)
一九八七年作
綜合媒材紙本裱於畫布
55 by 75 cm; 21 5/8 by 29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朱德群工作室、董景昭女士開立及親簽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我作畫時,都是我平生壯遊的感覺,有些是當時不能抑制的衝動,有些則是過了很久,甚至以為遺忘了的記憶,而被畫布喚醒出來。所以畫布對我來說像是一片有機體一般。不管是被外在的美景,或內在的媒介所攪動,我只要面對畫布,感性就會飽滿起來
...」
朱德群
朱德群於1955年離開中國,猶如遵循著古人學習的精神,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帶著中華文化及歷史豐饒的東方美學,朝著其中國現代化藝術之路邁進,經過西貢、開羅,最後到巴黎定居。一向淡泊名利的朱德群,在繪畫上亦是忠實於自己,從來不為了沽名釣譽而改變畫風,而朱德群的畫作即是他在生活中、生命中的感動轉換成繪畫的一種表現。也正是吳大羽於杭州藝專,教導朱德群西畫時所提點他的:「繪畫即是畫家對自然的感受,亦是宇宙間一剎那的真實」。1985年發展出的「雪景系列」,靈感正是來自旅行途中所見,一趟從巴黎至瑞士的旅行,在火車前往日內瓦的途中,看見阿爾卑斯山上的皚皚白雪和綿綿濃霧,雖然都是白色,但其濃淡虛實的層次,轉變的出神入化,忽然觸發了朱德群的靈感。朱德群回憶那時心靈的悸動:「此時我心中只有雲霧在白地上移動的景象以及湧現的層次,心靈似乎也跟著那深淺濃淡的變動而若浮若沉,一下子浮現了很多唐詩的意向。」
東西融合不是東西拼凑,而是思想的融合。我是在中國受的教育,所以我的油畫是具有中國詩意的抽象畫。我比較傾向于唐宋时代的藝術意境。中國繪畫具有抽象意念,將人文思想蘊含其間。抽象原本就是中國的東西,它接近于中國的詩詞,無法用語言描述,卻正妙于此。
朱德群
朱德群來自於東方,借鑑西方的經驗,延伸中國繪畫精神,以唐宋美學思想為底蘊,畫出「無形」的畫。朱德群六○年代後的抽象繪畫,可視為東方文化中的山水畫,但並非傳統的山水國畫,是將傳統國畫山水推向另一個層次。早於1965年,朱德群已遊歷過阿爾卑斯山,其山頭的白雪皚皚,已令他內心產生許多悸動。在歷經逾二十年的對西方油彩與抽象形式語言的探索後,朱德群1985年至1989年創作的「雪景系列」作品令人驚艷,也將其藝術生涯推向另一個高峰。朱德群相信創新並不是無中生有,而是由傳統中借古開新。蘇富比於本次晚拍帶來《雪之舞》(拍品編號1014)完成於1987年。朱德群將中西的美學融會貫通之後,擷取東西藝術之長,以寫意取代寫實,亦成功表現出白雪皚皚的景緻和雪花飄零的感覺。
「我的畫作充滿光,而光與色是相關的,有了光就有了空間結構的色彩變化。我認為無光的畫面是平板的,沒有生氣。林布蘭畫中的光使他的畫更顯深刻、雄渾與結實。我認為他是最偉大的畫家之一,他是虔誠的教徒,其畫裡的光可為信仰之光。我則不同,我沒有宗教信仰,我畫的是我內心的光,也就是我的靈魂之光。」
朱德群
1987年冬,那年巴黎下著大雪,當時朱德群的畫室位於巴黎東邊巴紐爾(Bagnolet)一棟十八層樓的頂樓,由畫室的陽台向南望,即是萬桑森林(Bois de Vincennes),覆雪的巴黎盡收眼底。創作於1987年的《雪之舞》,朱德群採用了筆觸動式的方法,以抽象表現的形式,抒發音樂的感覺,在畫面中,筆畫的刷痕起落轉折、跳躍飛越,充滿情緒的感動,強調繪畫的感覺和音樂冥想如出一轍。朱德群在1987年創作的雪景與1985年創造的高山雪景不同,《 雪之舞》山水的表現亦結合了點、線、面的現代繪畫技巧,朱德群跳脫出傳統中國山水的構圖方式,如俯視構圖般,帶給觀者一種居高臨下,俯視群山的感覺。用色亦更加大膽鮮明,色彩交互堆疊,創造出視點的層次與深度,促使整體畫面更引人入勝。《 雪之舞》以黑、藍、白為基調描寫,以他最喜愛的藍色,及不同視角構圖,表達出白雪的律動感。畫面中的朱紅與寶藍色點,精確的錯落在上畫面,使整個雪景舞動起來。彩點的分布具有其實際意義,依觀者的角度,或許可解釋為戰爭、街市、燈光或其他宇宙元素等,如吳冠中所述:「朱德群在具象中發現、提煉出美感之抽象精英,(使觀者)從抽象中看到多樣具象。」朱德群賦予筆墨時代性與世界性,波濤翻滾中似見魚龍隱現,其線條的組合、空間的結構和色彩光線變化所造成的韻律表現,自然生動也保持著和諧,經典呈現出朱德群心中最完美的美學。朱德群以其獨特的繪畫語言,熱情的抒發,與觀者分享其心靈的感受。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