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常玉
1901 - 1966年
雙裸女;盤踞裸女(雙面畫)
款識:
玉 Sanyu(右下)
四○年代作
墨、油彩纖維板
57 by 68 cm; 22 3/8 by 26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歐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7年11月25日,拍品編號219
法國,巴約,2010年7月4日,拍品編號120
現亞洲重要私人藏家直接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巴黎,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常玉-身體語言〉二○○四年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三日,146頁

出版

〈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衣淑凡編(台灣,台北,立青文教基金會出版,二○一一年),圖版263,70頁

相關資料

同代爭雄-常玉雙裸女
「裸女」的主題,一直為常玉所珍愛和重視,更可說是他整個藝術歷程的起始點。二〇年代初留學巴黎,近十年反覆研習素描,當中佔大多數的畫題是裸女。在1929年前後,當常玉開始投入油畫創作時,也是以裸女為主導題材,甚至於1929年挑選了《花毯上的側卧裸女》的圖片寄回中國,刊登於《上海畫報》,讓國內藝術圈了解他的最新創作。常玉以裸女畫題作為早期創作重心,或牽涉到他對自己藝術生涯的企望。二〇年初現代藝術正處於發展的關鏈點,各種思潮主義、繪畫風格風起雲湧,各國最為前衛、代表性的藝術家全匯聚在巴黎藝術圈,而肖像、裸女之畫題更是很多藝術家苦心鑽研之範疇,以此突破古典傳統,實現創新之路。同期創作的畢加索、蒙迪尼亞尼、馬蒂斯,甚至是同樣來自東方的藤田嗣治都著力開拓屬於自己的裸女形式。常玉早年的重要收藏家侯謝收藏、交友很多當時巴黎圈裡的藝術家,常玉也是屬於這個圈子之一員。值此時代風起雲湧、全球藝術觀念鉅變之時,常玉自然也會想及投入浪潮,在這個重要西方畫題上,獨樹一幟,同代爭雄。在2004年,巴黎吉美美術館為常玉舉辦了一場重要個展,聚焦於常玉的裸女主題,展覽因此取名為《常玉:身體語言》,可見從西方策展評論的角度理解也是首先針對常玉之裸女畫題,考察、欣賞他如何以東方精神處理之。
《雙裸女》(拍品編號1012)即來自上述宏觀之創作背景,以裸女為題創作,既建立常玉個人表現風格,也傳達了藝術家參與時代,同代爭雄之企望。作品一直收藏於法國私人藏家手上,在2004年應邀參展,才在吉美美術館常玉個展上重新出現於公眾眼前,輾轉進入現在亞洲重要私人藏家之典藏。創作之時,常玉已融入歐西之文化生活,甚至於與不少歐洲藝術家有深入交誼,還曾有記錄蒙帕拿斯的琪琪為他作繪畫模特兒。縱管如此,常玉卻沒有淹沒在強大的歐西傳統,《雙裸女》反而顯露強烈的個人繪畫風格,貫注了濃厚的東方文化精神,強調了中國藝術精準而純粹的用線傳統。與常玉其他裸女繪畫對比,此作之媒材及創作方式呈現非常強烈的東方情韻,更似乎是藝術家有意為之。首先,這是在現存著錄作品當中惟一一幅以墨混合油彩的裸女作品,以墨線白描勾勒了雙裸女憩睡柔美之態。墨材之使用,在油彩為主的常玉創作體系中,顯得極為特別。
此外,還有另一證據說明常玉特別於此作表現中國繪畫精神。藝術家曾以厚重油彩繪畫相同裸女圖象《黑白雙美》,以沉黑和粉紅油彩繪畫裸女身體之輪廓線,背後配合滿塗色彩背景,賦予畫面濃豔、綺麗、夢幻的情調。《雙裸女》卻採取相反的繪畫方式,以象牙白色油彩塗滿畫面,彷如中國畫的留白,虛白處反而更貼近中國畫特有的空靈澄明的情韻;再在其上以墨線、白描方式勾勒出相同的身體輪廓線。墨線纖細輕柔,簡約洗練,下筆處、婉延流動微彎處、都充份表達了常玉精準而純粹的運筆力量。觀賞作品之簡約線條,更能感受到裸女之間身體交錯親密、彷佛融洽無間的相處狀況,這種情緒感受較諸《黑白雙美》的油彩身體來得更為強烈。此作純以線條的流轉變化就表現出裸女身體的柔軟舒展、閒適從容意態。在油畫色面上勾勒白描墨線,成為常玉的創作標誌和代表性手法,相同方式甚至出現變奏,如《黑底馬》一作,在黑色油彩背照上勾勒出虛白線條,正好是《雙裸女》表現形式的對倒。《雙裸女》之墨色輪廊線,使裸女身體彷佛縷空,若隱若現,浮現於蒼茫虛白之中。從「色實」到「形虛」的轉換之中,觀者穿透線條看到背後的素白色彩及其中極為細膩微妙的深淺變化,畫面充滿奇特的視覺穿透感,展現一般歐西裸女畫裡少見的空靈澄明意境。「形虛」之表現方式更多來自中國傳統繪畫的精蘊法則,如南宋牧溪之《六柿圖》便以線條勾勒物體輪廓,表現玄虛恬淡之畫風,常玉是洞悉到這種表現傳統的,在《雙裸女》以油彩媒材重現之。無論是墨色、留白、白描及至線條輪廓,都是來自中國藝術的傳統表現形式;畫面之空靈、婉約、含蓄蘊藉之神韻更是中國文化的最精妙處,由常玉貫注於他的裸女畫題中。
論述至此,透視了《雙裸女》如何以東方的表現傳統表現西方裸女畫題;以黑墨、纖細線條卻同樣能表現了女體之豐潤柔美;使濃稠厚重的油彩傳達出如中國水墨畫的空靈澄明、或是石刻壁畫的古樸雅淡。常玉竟然能在單一作品把上述三組對立元素統合為一,藝思不得不說巧妙,呈現出來的畫面及繪畫筆意卻又顯得隨手拈來,線條天然而出,並無人工斧鑿之感,顯得從容泰然,這又成為常玉筆下裸女的獨特情態。
回到整個時代背景下,考察常玉之裸女畫題及其意義價值,《雙裸女》尤能成為一個突出示例。試想畢加索在三〇年代以折解、變形、幾何形體的形式繪畫裸女,突出了立體主義的風格理念;蒙迪尼亞尼的裸女則充滿表現主義的表現風格;常玉之處理裸女畫題,其野心不下於這些同輩,同樣在具象畫題中提煉出形式美感。他的裸女畫題便突出了精準洗練的線條形式和留白的構圖模式。畫下方有兩道宛轉起伏之線條,更代表常玉探索單純線條美感。在過去的裸女畫題中,畫面的橫線往往是空間座標,表現立體空間;或是帶有故事表意功能,代表裸女躺卧的地毯。〈雙裸女〉的雙線,表達的更多是自身起伏的美感;或是以雙線呼應了雙裸女,傳達一種視覺上的平衡均稱和諧感。線條不再依附於任何故事情境或是空間指標,以自身純粹之流轉變化,傳達最精純洗練的美感體悟。正是這種對線條形式的執意探索、對中國傳統藝術精神的滲透與重現,使得常玉的裸女畫題與西方同輩類作有著相同的探索層次及藝術史意義。
作品背後繪有另一裸女畫題,《裸女坐像》之草圖。(文/鍾嘉賢)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