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
1011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夢中的裸女,小雪
前往
1011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藤田嗣治
夢中的裸女,小雪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藤田嗣治
夢中的裸女,小雪
款識
嗣治 Foujita 1926 (左下)
一九二六年作
油畫畫布
50 by 73 cm; 19 5/8 by 28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Sylvie Buisson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本作將收錄於Sylvie Buisson即將出版之〈藤田嗣治全集─第四冊〉(作品編號D26.241.H)

來源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出版

〈藤田嗣治與他的蒙帕纳斯好友〉Sylvie Buisson著(Art en scene出版,巴黎,二○一○年),93頁

相關資料

藝術家與繆斯
藝術創作的誕生總伴隨有傳奇的故事、傳奇的人物。這在20世紀現代藝術轉折之時尤為明顯,不少作品背後牽涉到畫家與他的靈感繆斯。如1930年代畢加索遇上瑪莉-特麗莎.華特,從她古典莊嚴的臉部輪廊和肢體的圓融曲線找到靈感,發展出全新的肖像風格,產生出如《夢中少女》的重要作品。身處當時巴黎藝圈的藤田嗣治在創作生涯亦曾擁有他的繆斯,從她身上取得創新的靈感,當中尤以小雪和他的作品關係密切。1923年,藤田邂逅原名露西.芭社的小雪,「小雪」是藤田因其肌膚勝雪而為她取的昵稱。從當時的照片來看,也正好印證了這一點。兩人隨後相戀、結婚,直到1931年分手,近十年間正好重疊著藤田全力發展裸女、甚至是夢中裸女的時期,從中可以想見小雪作為藤田的模特和繆斯,對此系列的啟發不少。藤田曾經敏銳地察覺到在日本繪畫傳統裡,裸女畫題屈指可數,但這卻是西方藝術史裡的經典畫題,歌頌人體的美感、女性特質。立足於巴黎藝圈,身處現代藝術轉折變化的風潮下,藤田早已把裸體繪畫視為挑戰自我,革新、豐富東洋藝術的一個必要目標。結合了他對裸體畫題的企望及小雪帶給他的豐富靈感,使得他傾注更大的心血創作以「小雪」為題之作品,並視之為自我風格之代表。1924年,藝術家便曾創作了《小雪,雪之女神》,並入選同年的秋季沙龍展,輾轉進入日內瓦小皇宮典藏。創作稍後,1926年的《夢中的裸女,小雪》(拍品編號1011)是來自相同背景的另一代表作品。
顏料與觸感聯想
藤田嗣治研製獨特的繪畫顏料,呈現嶄新的色彩質感,不單勾勒小雪之形神,又兼而表達她肌膚的柔潤亮澤質感,在視覺以外,也帶動觀眾觸感的聯想。他一方面他以動物膠、鉛白及碳酸鈣掃上畫布作為基底,再以細砂紙打磨出平滑亮澤的表面,又呈現出帶有乳白、近於大理石的質感,以油彩強調了小雪輕清柔潤如雪的肌膚質感。藤田在油彩和日本墨料中混入滑石粉,使色彩流轉順滑,表現如釉彩般的肌膚光澤。以灰色油彩在身體背光處,各處點綴陰影,既反襯出肌膚上光暗之微妙對比,彷佛女體身上瀰漫了一層聖潔的光華,也傳達人物如大理石雕塑般的圓融立體量感,或是布幔的褶紋。色彩層之上,他以纖毫細線勾勒出小雪豐滿圓融的胴體,工筆、細膩流轉變化的線條,傳達了小雪身軀的嫵媚軟綿之態。
有別於1950年代以後著重故事情節、場景細節鉅細無遺的繪畫,藤田在1920年代的裸女畫題偏向確立一種簡約空靈的畫面感,《夢中的裸女,小雪》畫面上大面積的背景留白,只以乳白色彩滿塗,與日本黑墨線條形成黑與白的反差,純粹而又靜謐。白色油彩微微滲透乳、灰色調,混合而為豐厚之乳白色調,為裸女畫題注入了西方前所未見,東方之溫婉蘊藉女性情調。
空靈與情色:混合的裸女形象
注重明暗法、陰影對比、如大理石雕塑的色澤與質感,甚至於光照在裸體的暗示,莫不令人聯想到西洋宗教繪畫傳統;而工筆纖麗之線條、以線條自由漂浮、分劃畫面,則屬於東洋浮世繪的繪畫傳統,藝術家巧妙融合兩者,創造了屬於他個人繪畫裸女的獨特方法。在西方裸女畫題的發展史上,裸女形象隨時代變化,造就藝術史上每次的創作與突破:波蒂切利《維納斯的誕生》的裸女混合了神性與人性;莫奈《草地野餐》的裸女既聖潔而又世俗日常。藤田嗣治的裸女形象則豐腴富泰,而又聖潔空靈,虛空奇幻,成為裸女畫題上另一個創新的裸女形象。(文/鍾嘉賢)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