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2013
月滿千帆
款識:
無極ZAO(右下)
一九五二年作
油畫畫布
105 by 120 cm; 41 3/8 by 47 1/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紐約畢趣畫廊及日內瓦皮耶畫廊之標籤;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紐約,畢趣畫廊
美國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1980年1月18日
私人收藏
倫敦,蘇富比,2005年2月10日,拍品編號27
亞洲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09年5月24日,拍品編號530
歐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明尼蘇達,沃克藝術中心〈巴黎畫派〉一九五九年
巴黎,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趙無極〉二○○三年十月十四日至十二月七日,68頁

出版

〈趙無極〉Pierre Daix編(法國,巴黎, Ides et Calende出版,一九九四年),78頁
〈趙無極1935 - 2008〉多米尼克·德·維爾潘、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編(中國,香港,季豐美術出版社出版,二〇一〇年),87頁

相關資料

從圖象到意境 月滿千帆
在五〇年代初,趙無極開始遊歷歐洲各地,觀察旅途印象,巴黎聖母院、西班牙布爾高斯大教堂、威尼斯景觀都曾成為筆下的風景形象。趙無極在處理風景畫題,一如現代美術先行者們同時追求突破的繪畫形式和美學理念。莫內觀察朝暮晨昏的乾草堆,捕捉光影瞬息下的色彩變化;梵谷走遍河川鄉原,從自然提煉出筆觸的韻律。從風景畫題中,莫內突出的是色彩,開展他的印象派風格;梵高突出的是情緒的筆觸,啟發了表現主義的風潮;趙無極看到的卻是線條,與畫面煙霞雲霧所暗示的精神意境,建立了屬於他,體現東方文化精神的抽象風格,使他置身於當時全球抽象浪潮而能獨樹一幟。
線條之穿透律動
創作於1952年的《月滿千帆》(拍品編號1003),無論從畫題到形式,都完整體現上述的變化歷程,從風景景觀出發,而終結於抽象化的線條形式、煙霞雲霧所暗示的精神意境,這兩種元素都是中國傳統美學反覆強調的精神元素,藉由趙無極之筆,在現當代重新浮現。《月滿千帆》匯聚著四種不同的景觀:巍峨城堡、千帆並舉、堤岸對望、晴空月輪,全是中國詩詞中最具代表性的意境。尤其是月的主題,更是趙無極在五〇年代初所珍愛和經年探討的,受詩歌意境所啟發的畫題,組合出具故事感的情景。在故事風景裡,卻超越了寫實模擬的規範,突出了線條與色彩的純粹美感。其線條是從具象風景折解而來,也承續之前的銅板雕刻經驗,線條顯得纖幼輕清,律動流轉,輕靈婉約,這和1955年以後如雕刻甲骨文辭的沉鬱頓挫線條是截然不同的。藝術家在細膩變化的顏色層上以白描、簡約洗練的線條形式勾勒出物象的輪廊線,是五〇年初趙無極最具代表性的繪畫手法。景物和人物都彷佛縷空,若隱若現,浮現於蒼茫虛空的氤氳氣蘊之中。從「形虛」到「色實」的轉換之中,觀者穿透線條看到背後的色彩起伏遞轉,充滿奇特的視覺穿透感,展現一般西洋油畫材質少見的空靈澄明形態。這更多來自中國傳統繪畫的線條傳統的啟迪,彷如八大山人以粗幼變化的墨線勾勒游魚輪廓,更希望穿透實形,呈現宣紙的留白美感,進而使人聯想到流水之清澈空靈。趙無極無疑是洞悉這種表現傳統的,《月滿千帆》以線條穿透、分割畫面空間,觀者細意觀賞線條的流轉變化,不受前景後景的風景結構所規限,視點於畫面自由流轉,專注觀看線條之間的色彩濃淡變化。作品創造了一種嶄新獨特的空間形式,強調觀賞的節奏律動,可說是早期創作時期的重要成果。
色彩之空靈聚散
《月滿千帆》畫面以赤紅、棕灰和月白三種色彩主導,三種色調化衍出不同層次變化,色彩時而輕清、時而豐厚,展現中國水墨一入紙面化散開來的散聚、暈染、濃淡、枯潤的肌理美感。趙無極這階段作品的突破在於使厚重濃稠油畫表現出輕靈虛空,彷佛流動變幻著的視覺感受。又以此變化的形態模擬著中國傳統山水畫裡煙雲彌漫、山巒嵐氣湧動、晦冥變化或是水波豔瀲的景觀,甚至是飽滿月輪部份,淡雅月白色彩也是模擬著雲霞若聚若散,暉光渺渺之態。筆下風景不再是靜態固定,反顯得氣韻生動。
從圖象到意境
趙無極處理線條、色彩,使之脫離客觀景物而展現獨立的變化形態和美感,簡約而自由開放。色彩層的微妙變化牢牢抓著觀賞者注意力;線條之間更是互相交迭穿錯,層層牽引,彷佛充滿韻律節奏的變化,各自獨傳達抽象的美感,回應了當時盛行於歐美的抽象主義浪潮。至於線條、色彩的虛空靈動,則更多呼應著中國美學裡「氣韻生動」的藝術原則,同時也體現了中國藝術對繪畫自然的深刻洞見。中國藝術認為描模自然山川的客觀外形是不足夠的。山嵐間有晦冥時序的變化,也有氣霧的時刻律動,無定形無定相,所以應該捕捉自然的「變動」,顯現它的氣韻生動。刻劃景觀的氣韻生動以外,還要進一步從景觀發現自然真諦、人生理想、生命境界,或是能與畫者對應的精神感情。《月滿千帆》雖然是風景畫題,卻處處超越了客觀再現和空間邏輯,組合出充滿詩歌聯想的情景,甚至於線條、色彩的形態,全都指向一種空靈律動、澄明圓融的心境。趙無極把描繪風景的「圖象」轉變為表達心意與境界的「意境」,傾注了藝術家精神想像。他不是更真實表達外在景觀,而是要更真實表達心意精神,在這個轉變之間,同時釋放線條、色彩的表現力量和抽象美感,這都不正正就是20世紀以來現代藝術的宏旨追求,對此,《月滿千帆》提供了來自趙無極、來自東方文化的一種解答。正是從這角度來理解,才能深刻體會趙無極1950年代作品的價值及其對現代藝術發展的貢獻意義。(文/鍾嘉賢)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