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

拍品詳情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920-2013
圓桌靜物
款識:
無極ZAO(右下)Nature morte sur une table ronde 53 ZAO WOU-KI(畫背)
一九五三年作
油畫畫布
60 by 81.5 cm; 23 5/8 by 3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東京富士電視台標籤兩張;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美國私人收藏
東京,富士電視台畫廊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福岡,福岡市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一年十月六日至二十一日,圖版2
東京,東急百貨店日本橋店〈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八日,圖版2
福井,福井縣立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十二日,圖版2
京都,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三月三十日至五月九日,圖版2
鎌倉,神奈川縣立近代美術館〈趙無極:油畫與水墨〉一九八二年五月十六日至六月二十日,圖版2
福岡,石橋美術館〈趙無極〉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至八月三十一日,圖版2
瑞士,Pierre Gianadda基金會〈趙無極〉二○一五年十二月四日至二○一六年六月十二日

相關資料

靜物「莊園」
趙無極從具象向抽象的跨越
在五〇年代初,趙無極開始遊歷歐洲各地,觀察旅途印象,巴黎聖母院、西班牙布爾高斯大教堂、威尼斯景觀都曾成為筆下的風景形象。趙無極在處理風景畫題,一如現代美術先行者們同時追求突破的繪畫形式和美學理念。莫內觀察朝暮晨昏的乾草堆,捕捉光影瞬息下的色彩變化;梵谷走遍河川鄉原,從自然提煉出筆觸的韻律。從風景畫題中,莫內突出的是色彩,開展他的印象派風格;梵高突出的是情緒的筆觸,啟發了表現主義的風潮;趙無極看到的卻是線條,與畫面煙霞雲霧所暗示的精神意境,建立了屬於他,體現東方文化精神的抽象風格,使他置身於當時全球抽象浪潮而能獨樹一幟。
《圓桌靜物》(拍品編號1001)創作於1953年,《莊園 07.52-05.06.55》(拍品編號1002)創作於1952-1995年,兩個作品創作時間相互重疊,曾經交錯,卻又顯出截然不同,正好鋪排出趙無極在五〇年代初圍繞相同的線條形式但能表現不同的主題及風格形式,兩者遞變之間見證趙無極完成了從具象向抽象的跨越演變。《圓桌靜物》立足、蛻變自靜物畫題,畫面佈局帶有這類作品的經典範式:以桌面建構立體三維的空間,在空間的延伸深進之中次第鋪陳各種靜物形體,表現對器物的強烈敘述意趣,是趙無極在1950年初期最為常見的繪畫樣式。作品裡的水果和酒杯都以相對厚重的油彩實色填密,強調立體量感。但若對比相類的西方靜物畫題,如塞尚或莫蘭迪的作品以濃稠油彩,強調物象的立體厚重量感,趙無極的《圓桌靜物》更偏向以線條白描形式勾勒出物體輪廓,排除了陰影立體感,物體若隱若現,容許觀者穿透線條看到背後的色彩起伏遞轉,奇特的視覺穿透感,展現一般西洋油畫材質少見的空靈澄明形態。透過線條形式,把觀看的重點從具象實形引導向色彩,又藉著線條的曲直轉折、穿錯組合,油彩的輕靈淡散變化,傳達明快活潑的意趣,生動靈敏的畫面氣氛。作品吸引力既來自靜物的故事情境,也同樣來自畫面的線條和色彩。藝術家於靜物具象畫題下隱藏了對抽象形式的追求,預示了往後向抽象繪畫的全面轉向。(文/鍾嘉賢)

現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