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3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丁衍庸
裸女J
款識:
Y.Y. Ting 1963 (正面)人體J (畫背)

一九六三年作
油彩木板
45.8 by 30.4 cm; 18 by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李克曼於六〇年代直接得自藝術家
李克曼「無用堂」舊藏

相關資料

丁衍庸:喜閱人間
丁衍庸的作品,不僅兼具東西藝術精華,更滿載樂觀積極的人生態度。1949年神州變天,藝術家因其地主背景,不得已永訣家人,從廣州隻身前往香港。饒是如此,丁公依然透過畫筆,寫下滿載喜悅的世間萬象,無論是眼前人物、抑或京劇角色,甚至俯仰所見的花鳥蟲魚,始終生機盎然、光彩照人,散播美好的人間祝願。1956年,丁公獲史學大師錢穆邀請,在香港新亞書院藝術專修科任教,不僅奠定今日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之基礎,亦延續了丁公早年在中國大陸致力推動的現代藝術教育。新亞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的刻苦浪漫精神,可謂躍然於丁公作品之上。本季現代亞洲藝術日拍呈獻一系列丁公精品,包括來自丁公故友、比利時漢學家李克曼博士(Dr. Pierre Ryckmans)舊藏之油畫精品《裸女J》(拍品編號5013),以及來自不同來源的《西遊記》(拍品編號5014)、《霸王別姬》(拍品編號5015)、《鍾馗;青蛙》(拍品編號5016)、《鴛鴦;芍藥》(拍品編號5017)等紙上傑作,一覽藝術家寓廣大於精微的繽紛世界。
《裸女J》:珍藏敍友情
《裸女J》出自李克曼(Dr. Pierre Ryckmans)博士「無用堂」舊藏。李氏乃比利時著名作家及漢學家,筆名西蒙.萊斯(Simon Leys),其生於布魯塞爾,五〇年代肄業於天主教魯汶大學,1955年隨青年訪華團首次踏足中國大陸,獲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接見,自此對中國文化藝術產生濃厚興趣;返國畢業之後,李克曼獲得獎學金到國立台灣大學進修,再赴新加坡南洋大學半工讀,並於六〇年代中期來港,在中文大學新亞書院進修與執教,與丁公結下深厚友誼,並在此時獲贈本作;其寓居香港時之斗室,命名為「無用堂」,亦成為日後收藏書畫之室號。
李克曼雅好中國書畫收藏,在台灣進修之時,即以石濤研究為博士論文題目,曾獲得溥心畬指導;其收藏以高劍父、傅抱石、黃賓虹、潘天壽等二十世紀中國名家作品為主,當中部份曾借予澳州博物館展出,亦刊載於其著作之中。香港蘇富比於2016年10 月4日的中國書畫拍賣即曾以專題推出「李克曼『無用堂』舊藏齊白石作品」,此幅珍貴可考的丁公油畫,則於本次現代亞洲藝術日場亮相。
彩墨薈萃:繽紛見人生
丁公的創作道路,以西方現代藝術為起點,其於盛年回歸筆墨,應視為西方藝術的「東方化」進程,同時也是傳統國畫「丹青」、「設色」的現代化演繹。在《西遊記》與《霸王別姬》之中,即可見丁公如何利用洋彩融彙國畫形式,將家喻戶曉的小說和京劇人物,呈現嶄新形象;其設色清新亮麗,漫筆點染紅、黃、藍橘諸色,與丁公水彩作品實同出一轍;《西遊記》題款上有「宇煌女弟」,應指丁公的台灣弟子鄭宇煌。鄭氏曾赴港習畫,後赴澳洲,丁公在此特題「圖來都是不凡材」,以示對弟子之寄望;《霸王別姬》中項羽持劍而立,形象威武而不失稚趣,「項王何必為天子」乃畫家自我調解之辭,不必執著於一時起伏。
丁公油畫不乏雙面作品,體現中國扇面、插屏兩面欣賞之趣,此次日拍的《鍾馗;青蛙》(拍品編號5016)、《鴛鴦;芍藥》(拍品編號5017)兩組更為罕見的雙面彩墨紙板作品,靈感與雙面油畫可謂如出一轍,畫中物象天真爛漫、筆力寫意,裝裱之後成為插屏,更便於陳設鑒賞,倍添文人清玩之雅趣。

油彩裡的篆刻精神
丁公的創作,集油畫、水墨、篆刻精華於一身,既得現代主義之開放前衛,又得書畫寫意之東方神韻,以及高古金石之厚重大氣,著名藝術史學家高美慶稱之為「一源三脈」。五〇年代,藝術家初到香港,在條件匱乏之下,主要專注於書畫創作;六〇年代以後,隨著生活漸趨安穩,丁公亦重拾對璽印、油畫的愛好,此時誕生的《裸女J》,即可見丁公引入篆刻靈感,以赭紅色主導畫面,氣質古樸渾厚,與丁公喜愛的秦漢印璽色彩互為呼應,可以推想藝術家在此返古出新,借現代油彩開拓高古藝術的滄桑美感;著色之際以乾筆塗抹,保存筆觸線條於畫面,體現書畫「飛白」精粹;裸女婀娜多姿,造型誇張幽默,輪廓線條以刮剔為之,充滿金石韻味,此誠丁公著名技法,深見其學養與創意。2016年4月3日香港蘇富比現當代亞洲藝術晚間拍賣中,丁公以同樣技法創作的《紅衣女郎》即以港幣6,680,000刷新其油畫紀錄,足見藏家對此系列之珍愛。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