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7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艾軒
B. 1947
西藏少女
款識:
Ai Xuan 艾軒 1989(左下)
一九八九年作
油彩畫布
98 by 79 cm; 38 1/2 by 31 1/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蓋伊‧尤倫斯和米莉恩‧尤倫斯夫人之重要珍藏

相關資料


《西藏女孩》呈現觀者眼前的,是一名孤身隻影的藏族女孩,站在靜謐的雪地遙望遠方。 畫家用上灰黑色調描繪女孩背後的荒蕪雪野,加上其身上樸素厚實的故衣,形造出歷盡風霜的質感。畫面大致由灰藍色的冷色調主導,唯一明亮部分落在女孩的面容以及其眼睛位置上方的背景,艾軒運用唯美的寫實技巧細緻地刻畫女孩沈實而炙熱的目光,在略帶滄桑的面容上, 與周遭蕭瑟冷洌的氛圍形成鮮明對比。

觀其畫如識其人,艾軒筆下的西藏女孩,總散發著一種孤寂空靈的攝人力量。蒼涼之中的絲絲溫存,源於畫家對人生意義的深刻體悟。 捷克著名作家米蘭 ·昆德拉在著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對生而為人的存在意義,作出了哲思辯證。 引以反觀艾軒本身, 年幼時與父母的屢次離合,加上成長中遭逢文革年代的動盪云云,使其從小便承受著生命中不同的重擔。崎嶇的人生路上,唯有創作賦予他生命意義。文革期間盛行的「紅光亮」式革命歷史畫縱非艾軒所追求的藝術型態,但亦讓他得以踏足改寫其藝術生涯的靈魂之地-西藏。

藏地裡最讓畫家醉心的是藏民與大自然的和諧共存,苛刻的生存環境在觀者看來也許是「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 。 然而,對活在簡樸寂寥之中的藏民來說, 自然環境所給予的殘酷考驗,反而成了生命中的唯一重量,亦是其最真切實在的生存意義。《西藏女孩》的寫實表象下,正正負載著畫家自身經歷沈澱而得的複雜情感,亦同時引發觀者反思-生命之輕重雖模稜難辨,但也許當人生輕若鴻毛,飄蕩浮沈如失根浮萍之時,那種無所寄託的空虛,才最沈重。 艾軒筆下的《西藏女孩》,剛而不罔,縱生命的重量遠超女孩所能承受,那雙彷彿看透人情世故的眼裡,卻是那麼淡然隨心。生命之輕於此,反而更像一種解脫。遙看遠方的女孩,正好為畫家自身靈魂的投射,兩人似乎都在平行時空下, 為各自疲憊的靈魂覓得一片寧靜的空間,頓悟的片刻。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