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1
5001
前往
5001
前往

拍品詳情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

丁雄泉
布魯斯·拜倫肖像
款識:
Portrait of Brooks Barron Ting 60(右上)
The Protrait of Brooks Barron Ting 20 April 1960(畫背)
一九六○年作
油彩畫布
183.5 by 193.5 cm; 72 1/4 by 76 1/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布魯斯‧拜倫直接得自藝術家本人
現美國私人收藏家於1992年直接得自上述來源

相關資料

生氣蓬勃、熱情洋溢─丁雄泉
二十世紀六○、七○年代,丁雄泉是紐約最炙手可熱的藝術家之一,他的作品吸引著趣味相投的收藏者和畫商,他透過東方水墨與西方壓克力顏料反覆交融、揮灑,最終發展出高度表現化、生氣勃勃色彩明艷的風格。
五○年代,抽象表現主義得以於美國蓬勃發展,不僅是當地藝術家的努力推動,在五光十色、充滿不同民族的紐約,各國藝術家以個人的創造力不斷投入創作此一藝術運動,使抽象表現主義更為開放多元。1958年,丁雄泉從巴黎移居紐約,開始投入抽象表現繪畫,與薩姆.法蘭西斯和瓊•米切爾等抽象藝術佼佼者家過從甚密,當時行動繪畫、非定形繪畫及眼鏡蛇畫派對藝術家的影響,使藝術家開始嘗試自發性和表現的純粹性作畫,探索形式、色彩和速度的純美學聯繫。 《布魯斯‧拜倫肖像》(拍品編號5001)創作於一九六○年,大膽的黑色潑濺與造成的速度感,為丁雄泉為著名收藏家布魯斯‧拜倫所作,拜倫夫婦(佛羅倫斯‧拜倫與布魯斯‧拜倫)為活躍於五○至八○年代之重要藏家,並不富裕的夫婦二人,慧眼獨具的在早期收藏許多藝術作品,而成為美國最重要的現代藝術收藏家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在《布魯斯‧拜倫肖像》完成之際,拜倫夫婦同樣心思獨具的要求當時身在紐約的藝術家─安迪‧沃荷做了一幅肖像畫,而這件作品即是安迪‧沃荷的第一幅自畫像,開啟了這位紐約藝術鉅子未來的肖像畫之路;而丁雄泉的《布魯斯‧拜倫肖像》也標誌了藝術家早期創作的鮮明風格。
七○年代,藝術家以他豐沛的創作經歷與嫻熟的創作技巧完成了多幅以西方美女為題材之壓克力畫布作品。他所描繪的女性姿態撩人,而不同於西方裸女的豐腴性感,丁雄泉筆下的裸女在情色中亦透露出東方內斂纖細的仕女之感,融合中西對女體的想像,給予觀者十足的感官聲色。《枕邊語》(拍品編號5003)與《持扇仕女》(拍品編號5035)中對比鮮明的亮麗色彩,描繪裸女的橫臥姿態,身軀線條優雅而流暢,並覆以如波洛克行動繪畫般的奔放線條,生動且繽紛的寫出女體嫵媚、慵懶、自在、又隱現挑逗的身姿神態;油彩層層堆疊,形成不可預測的效果,這種鮮豔的滴彩處理和色彩堆疊成為丁雄泉獨特的技法,表現出丁氏好友皮埃爾.阿列欽斯基所寫:「(丁雄泉)鐘愛色彩飛濺,因為它們正是現實中的花朵。他畫法流動,其後無所留痕,除了花朵,事實上就是那些色彩飛濺的痕跡。」七○年代作品中,藝術家延續早期的抽象風格,揮灑顏料於畫面中,卻不給人刺眼或雜亂之感,他以直覺傾瀉心情,將活潑且豐沛的情感投射於畫布,彷如把自己的喜怒哀樂都寄託到畫中女體,藉由其大膽的肢體語言,抒發和解放其內心的慾望。《如魚得水》(拍品編號5034)是丁雄泉少見的巨幅作品,藝術家以渾圓飽滿的體型寫出生命的豐腴,卻又不失游魚的動態感,捕捉大自然中生意盎然的一幕,賦予傳統的主題現代的一面。丁雄泉筆下的魚,一方面隱喻著魚水之歡,同時也代表著自己,在他的自作詩中可見:「一同去大海抓魚,先看海,後看魚,等一下,魚不見,海不見,天也不見,自己也不見…我自己也像一條魚沉入海底。」隱喻著自己過著游魚一般自由自在、狂放不羈的生活。

現代亞洲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