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傅抱石 西山夜渡圖
(1904-1965)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四五年作
款識: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得法國杜安(Doan)先生屬書,寫後漢段熲大破東羗史畫,持以貽至戚安南段永順先生存念,蓋永順先生,熲之後世,居安南者也,值茲舉世欣祝和平之時,余能事此,曷勝寵幸。閒暢以來,余就隨身史籍及杜安先生咡示資料,擷啣枚夜上西山一節,營為是幀,而以熲為之主,至其服飾兵器,則參稽朝鮮出土壁畫暨山東畫象石成之也。永順先生精鑑賞,富收藏,中土載籍素半散失戰時,尤感不便,未審此傾心血之製,高評以為何如耳?

八月二十二日中元令節,中國陪都重慶西郊金剛坡下,江西新喻傅抱石并記。

永順先生鑑家教正。民國三十四年八月中元日傅抱石寫。

鈐印:
「傅」、「抱石」、「抱石大利」、「𨌰跡大化」、「往往醉後」、「新喻」、「上古衣冠」、「乙酉」。


177.8 by 57 cm. 70 by 22 3/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本幅乃畫家特為法籍越南人杜安之父而製

相關資料

歐洲重要私人珍藏:傅抱石〈西山夜渡圖〉

上款:「杜安」乃越南姓氏,中文轉音為「段」,「永順」則為越南名字之中文轉音。畫中上款「段永順」,即〈傅抱石年譜〉中所述及「法國駐華使館人員」杜安之父親。
段永順(1882-1946),法籍越南人,獲法學博士銜,曾服務於法國南錫市上訴法院。

註:杜安(1914-1978),生平未詳,僅據其自撰文字記述、親屬提供零碎資料,復對照傳世傅抱石贈其畫迹,勾劃其背景及抗戰期間駐華兩年之概況如下:

身世

其先祖於明室傾圯之際,避兵遷移越南,世代安居繁衍,其父永順娶法裔女子,故他乃越法混血兒。他生於越南,赴法國接受教育。歐戰爆發,法國陷敵,他投身戴高樂將軍領導之「自由法國」,奮起反抗,獲派赴北非之法屬阿爾及利亞,加入印支殖民地炮兵營,官階中尉。一九四三年,轉赴印度,接受空降訓練,策劃潛入當時軸心國成員日本佔領之越南,蓋其身份可資掩護,於敵後徐圖興復。一九四三年八月廿七日,國民政府與法蘭西民族解放委員會(即「自由法國」)建立關係,杜安一行身負秘密任務,同日自加爾各答飛抵昆明,轉赴重慶。

有稱其身份為「使館翻譯」,他初扺陪都時,尚未有使館之設,實際主理宣傳事務,在重慶電台設立法語廣播服務,與所謂「翻譯」一職毫無關係。又謂「懂中國話,帶有廣東口音」,他似不諳中文,與傅抱石見面時尚需翻譯陪同,關於中國文化歷史知識有賴身邊友人詳告,也許眾口轉述未確,或將他與所携之華人翻譯身份誤調,以至張冠李戴!

又據傅抱石在一九四四年五月寫有〈陽關圖〉,題曰「癸未九月廿一日,予所寫〈陽關圖〉為法國杜安先生藏去……」,所述日子乃公曆一九四三年十月十九日,即杜安間關千里抵渝,未及兩月,正值工作未得開展,同儕間人事紛擾之際,卻有閒暇心情賞畫購買,並結交傅氏,行逕倒令人嘖嘖稱奇。他口中頗有提及的名字,卻是軍統負責人戴笠、中美合作所副主任、美國海軍中校梅樂斯(Milton Miles)等,皆中美情報頭子,他攜返法國之多方印章,雖非名家鑴刻,卻有出於戴笠所屬而刻製者,從上述種種跡象推之,其真實身份模糊未辨。他自一九四三年八月廿七日抵昆明,逗留至一九四五年八月中旬抗戰勝利,約於年底離華返越,後再回法國。一九七八年歿於希臘。

畫緣

杜安具華人血統,留渝兩載,置身深厚中國文化傳統之氛圍中,耳濡目染,遂生追溯家族根源之意。他商諸翻譯,舖展中華文化發源地之黃河流域地圖,春秋時鄭國疆域即於此地,遂引鄭莊公弟叔段之故事,蓋其姓「杜安」之中文轉音即「段」,以此淵源,取〈左傳.鄭伯克段於鄢〉篇章為題,修函邀傅抱石以此入圖,寫成〈鄭莊公會母〉。

畫家復接此源流,焦點仍緊扣其姓氏「段」。若祖先上溯春秋鄭國之叔段,則東漢時軍事奇才段熲乃延續此追尋先賢之過程,蓋段熲祖先出自叔段,遂據段熲「夜破東羌」之歷史故實,現於筆下,此或同出於杜氏身旁翻譯之提議,兩者題旨貫串,歷史時序編排具先後之分,但皆源自段氏一脈,最後在畫中如何體現,則仰仗傅抱石之構思與筆下功夫了!

他按段熲之歷史題材,先後寫成〈西山夜渡圖〉及〈夜破東羗圖〉兩幅,取材如一,構圖、創作手法卻大異其趣。〈西山〉承襲傳統,風格寫實,偏重行軍列隊氣勢,處理手法上接明清時代之歷史畫卷;〈夜破〉則手法創新,構圖見虛實相應,以氣氛營造為主,畫面較具戲劇效果。

寫畢,與杜安碰面,展陳所攜畫卷,先出示已裝裱之本幅〈西山〉,其畫恰如杜安想像之中國傳統歷史圖卷之典型,參合傅氏獨特之筆墨風格,故甚感滿意。畫家復撿未付裝池之〈夜破〉,自謂醉後寫之,一同贈予。據傅抱石在題跋上稱,上古圖籍多有散佚,且時逢戰亂,引據資料,求之匪易,故以此為題,考證細節,一景一物,費煞思量,反覆斟酌,方可下筆,且一圖兩畫,手法迥異,難度之高,無疑屬畫家自我挑戰!

歷史

本幅取自范曄〈後漢書〉,內容乃東漢時段熲率兵平定東、西羗諸役中之一幕。段熲,甘肅武威人,活動於公元一世紀後半期,幼習騎射,通曉謀略,投軍旅,戍邊征戰十餘年,與羗人作戰先後百餘次,率平定東、西羗,以功封侯,食邑萬戶。圖中所記,正是建寧二年(169年),段熲調遣將領,分兵追擊東羗,軍士夜上西山,圖一舉殲敵。

傅氏實經仔細思量,取縱長畫面,透過窄長空間,營造於崇山峻嶺行軍之壓迫感,只見軍士荷戟,銜枚噤聲,側身低頭,隊伍如長蛇曲折般,穿插於密樹層岩中,依山勢,自上而下,緩緩而行,軍容井然有序,刻見紀律嚴明。行列中,一人繫冠披甲,於眾兵擁簇下,俯伏坐騎上,見其面頰方正,三綹長鬚,目光炯然,儀容威嚴,坐騎通體雪白,繫以朱色韁轡,在皂衣行列中格外矚目,旁有「段」字大幡展動,三軍主帥段熲赫然在目。圖中人物眾多,雖難逐一交待,除主角段熲外,畫家未有忽略其身傍隨扈,衣冠服飾,持旗執韁,以至面貌神情,皆有著墨。隱現山中之大隊,距離漸遠,容貌漸次模糊,僅見冠頂戟端,旌旗招展,於蜿蜒盤曲之山道魚貫而行,千軍萬馬,足堪想像!

畫家處理手法接近傳統,或借鑑於前人構圖,如〈明皇幸蜀圖〉,如〈出警入蹕圖〉,取其行伍結隊佈列,層層轉進於山林之景象,輔以其筆下典型之山水佈局,重巒積叠,林蔭密護,樹石縱橫交錯,深夜行軍之肅穆森嚴情境,於此畢現。畫家取擅長之散鋒擦染之法,敷以深沉色調,亟見山體之厚重感,赭墨交融,偶點以靛藍、石青,皂衣行列中醒以白馬紅纓,突出人物主次關係,更屬神來之筆。

畫上取完整之「中華民國」年號紀年,傅抱石應杜安囑寫之作,皆紀年如此,或因對方具外交官身份。又曰「中國陪都重慶」,兼署創作之具體日期,即日寇投降一周之後,自有慶賀抗戰勝利之意 ,亦屬畫家筆下僅見者。

參考資料:
〈鄭莊公會母〉及〈夜破東羗圖〉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一六年十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362 及1482

中國書畫

|
香港